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日媒为东芝的前途忧心!也怕中国半导体厂商盯上东芝的技术人才?

我为科技狂Tech2019-01-16 05:00:51

世界半导体贸易统计组织(WSTS)之前预测过:从2017年起,到2019年,全球半导体销售额会维持在4000亿美元以上。其中,存储器(记忆体)、逻辑元件、微元件和类比元件的销售额之和不会少于3000亿美元,尤其存储器的销售额基本是在1000亿美元左右。感测器、光电元件和离散半导体的销售额之和充其量突破700亿美元。需要补充的是,全球三大主流存储器便是DRAM(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NAND闪存(NAND Flash)和NOR闪存(NOR Flash)。

人们有多离不开存储器?就拿苹果的iPhone X来说,每台iPhone X均包括硬件、软件和代工等成本,每台iPhone X的硬件成本大约为412美元。在每台iPhone X中都有:三星电子生产的DRAM存储器(市价24美元),东芝、海力士和美光生产的NAND闪存(市价45美元)。NAND闪存的市价比起苹果A11处理器的市价还高19美元。除了智能手机外,现实中还有各种各样的电子产品都要需要用到存储器。

一台iPhone X的硬件成本。

2017年7月上旬,《日经新闻》就报道:三星电子趁着东芝陷入一场旷日持久的乱局之时,宣布要分别向韩国平泽工厂和华城工厂,中国西安工厂投入巨资。平泽工厂生产NAND闪存,西安工厂则将扩产NAND闪存,至于华城工厂生产何种品类的半导体,至今仍未可知。当时,《日经新闻》引述一位日本业者的话称,虽然东芝在全球是仅次于三星电子的半导体厂商,但“通过量产技术,东芝比三星已落后了大约1年”。况且,三星还借着东芝处于乱局的难得良机,着力研制96层堆栈3D NAND闪存。

2017年9月15日,《日经新闻》又报道:由于东芝迟迟不能确定东芝存储子公司的“新归属”,所以东芝面临的危机日渐严重起来,或者说东芝依然不能从乱局中走出来。中国、美国和韩国现在都在大力培养本土半导体产业。作为东芝的竞争对手,三星、海力士和清华紫光等厂商也都在忙于增设生产设备。可是,东芝的技术人才反倒一个个地投奔其他半导体厂商。

《日经新闻》在报道中称:一方面,东芝之所以到现在都不能确定东芝存储子公司的“买家”,从表面上看,是因为东芝和西部数据之间的关系恶化。西部数据从自身利益角度出发,向来是反对东芝为达成自救之目的,进而把东芝存储子公司作高价出售给其他公司。另一方面,日本经济产业省最在意的“日本先进技术外流”事件,其实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日本经济产业省把“阻止日本先进技术外流”看作金科玉律,本质上不过就是一纸空谈。

《日经新闻》在报道中指出如下两点:

第一,正是因为东芝和西部数据在存储器的设计和研发上建立起合作关系后,都才有了和三星继续竞争的实力,但是,东芝和西部数据之间存在不和也是事实。

举例来说,东芝和闪迪(闪迪已被西部数据收购)在举行电话会议前,东芝一方首先就会问闪迪:“你们那边有西部数据的员工吗?”一旦闪迪一方回答东芝:“没有,我们这边只有闪迪的员工。”东芝和闪迪方可正式开启电话会议。真实的情况是,西部数据的员工往往借闪迪员工的名义,参加电话会议。对此,东芝很清楚。即便有西部数据的员工参加电话会议,东芝也就只能把西部数据的员工当成是闪迪的员工。

第二,从2017年初到今天,一到傍晚的时候,东芝四日市工厂的南门附近,就会出现许多可疑人的身影。这些可疑人其实是某些猎头公司的员工,主要是来挖角东芝四日市工厂的技术人才(工艺工程师)。有猎头公司的员工向《日经新闻》坦言:“在锁定目标前,通常是通过前同事的推荐和从发表过论文的作者名单中去寻找。一旦找定目标,就和他们见建立见面机会,从而游说他们跳槽。”个别猎头公司的负责人甚至向《日经新闻》透露,在半导体领域,技术人才向来是被各家厂商抢夺的目标,优秀的技术人才更是吃香。

在中国武汉,清华紫光耗费巨额资金建设大型存储器工厂,所需要的技术人才至少得是好几千人。清华紫光在美国硅谷建有研发基地,且在挖角当地半导体厂商的技术人才。同样地,清华紫光也该想挖角日本半导体厂商的技术人才。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