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大国博弈,5G引发的战争!

京城投资财富2020-04-28 04:08:46

点击上方京城投资家 蓝色文字关注


“5G太热了,工信部要求我们谨慎对外。”近日,接近某通信企业高层的李靖(化名)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根据规划,我国最早2019年下半年部分城市就能用上5G,2020预计开始规模商用。

5G的来临,意味着三大运营商在技术上重新回到起跑点,有望重构市场竞争格局,而现状却并不如人意。多位业内人士对记者都表达了类似的观点,运营商面临5G建设资金压力。兴奋与忐忑笼罩着三大运营商,特别是市场份额落下一大截的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

“三大运营商面对5G建设态度暧昧,期待新技术的应用,同时担忧力不从心。怕被竞争对手赶超,同时投资压力太大,4G成本还没收回。”一位黑龙江运营商人士告诉记者。

一、4G仍在投入期 成本未收回

目前,我国已经在多个城市进行了5G规模试验。根据相应规划,我国有望在2019年实现部分地区5G预商用,2020年实现大规模正式商用。

而实际上,用户真的快要用上5G了吗?机构预测,类比4G用户增长速度,预计2022年5G渗透率将提升至60%。也就是说要到2022年,超过一半的用户才会用上5G手机。运营商作为通信网络建设、经营的主体,直接影响用户何时能用上新一代高速通信技术。

在此之前,三大运营商一直在追求4G网络在全国范围内的深度覆盖。从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财报中可以看出,4G网络优化建设仍然是运营商今年的重点。2018年,移动在4G上面的投入预计在500亿量级,去年联通混改的资金也有很大比例用在了4G网络上。

以中国移动为例,2013年末中国移动获得4G TD牌照,2014年起中国移动4G网络开启规模建设和商用。财报数据显示,2014年到2017年间,中国移动4G网络投入分别为806亿元、791亿元、830亿元和657亿元,2018年这一数字预测为585亿元,五年之间中国移动在4G网络上的投资超过3600亿元。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中国移动全国4G基站187万个,覆盖全国99%的人口。中国联通、中国电信4G基站总数同期分别为85万个、117万个。按此估算,加上其他配套设施费用,三大运营商在4G网络上的建设至少在8000亿规模。

李靖告诉记者,运营商4G建设要进偏远乡村,实现普遍服务,而这些地方的投入与产出是无法平衡的,从整体上来看,目前运营商4G的投入还尚未收回。“一方面要盈利,另一方面也要做好国家信息基础建设。运营商盈利空间越来越小。”李靖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此外,提速降费工作一再推进,也让三大运营商业绩压力增加不小。去年9月份取消长途、漫游费之后,今年7月份起运营商“流量漫游费”将消失。

二、5G需精准投资 寻低成本方案

中信建投通信行业分析部门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预计我国2019年起将正式开启5G建设,2020年起大规模建设。预计未来5G基站量将是4G的2倍,运营商5G建网主体投资可能将达1.23万亿元,较4G投资增长68%。

5G除了继续提高网速外,还将满足人与物、物与物通信需要的低时延、高可靠和高密度的性能,最终开启“万物互联”时代,这些都使得5G建设成本相较于4G时代陡增。

5G建设方式是选择独立组网还是非独立组网?三大运营商都没有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给出明确答复。一位运营商人士对记者表示,业界一般而言都是推荐独立组网,而这意味着更高的投入。

华为方面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同国家地区可能需要适用不同的策略,在中国,从非独立组网逐渐过渡到独立组网,升级更平滑,更适合国情。

考虑到现网资源兼容,运营商可能会在某些人员密集区域建设5G网络,其他地方使用4G网络,以实现4G网络和5G网络的互补。被问及是否出于“节约成本”考虑,上述运营商人士直接用了一个“穷”字来描述了运营商面临的尴尬,“不会全网都做,毕竟要考虑实际应用”。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凭借中国移动目前四千多亿的现金流,中国移动单独建设一张全国性5G网络是有可能的。

从现在的情况看,中国移动在5G建设方面最为积极,但也面临5G建设的成本压力。中国移动副总裁李正茂在2018年世界移动大会上表示,5G组网建设难度高、投资大,受商用频段高、新增站址困难等因素影响,即便使用中频段,实现网络连续覆盖也有很高的难度。成本方面,大规模天线使5G基站成本更高,还需新建或大规模改造核心网和传输网,各运营商均需探索低成本解决方案。

中国电信方面也表示,如何充分发挥5G技术优势、合理利用4G已有投资,在保证业务能力和用户感知的基础上实现网络投资与价值最大化,是全球运营商的重要课题。

“目前业界比较公认的观点是,5G应该精准投资,不应该全面铺开。网络虽然是运营商的核心竞争力,但是业务模式、服务也是可以推动信息社会前进的一个动力。”李靖表示。

三、5G引发的战争

过去几十年来,通信革命给人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这场革命仍未终止,且将越来越重要。随着汽车、家庭、工厂和公共基础设施等万物连网和海量数据涌现,这将对整个社会的经济带来深远影响。


一场由5G、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融合而催生的技术革命正在重新定义游戏规则,全球企业大咖竞相投入、积极布局,甚至引爆了国家级大战。谁赢得了这场战争,谁就占据了未来几十年的主导地位。

1

一定要从日本电信市场说起,因为这个市场的故事太深刻,极具代表性。


今天的移动互联网空前繁荣,苹果ios生态系统玩得风生水起,但可能你不知道,日本运营商早在1999年就开始这么玩了。


早在1997年,日本运营商NTT DOCOMO就推出了 DoPa (DoCoMo Packet Transmission) 分组交换服务。


1999年2月,NTT DOCOMO随之推出影响了全球移动互联网的i-mode服务模式。i-mode采用分组交换技术,开发了一种简化版的HTML,让用户可以轻松访问手机上的移动网页。



简而言之,i-mode革命性地将手机的功能由单纯的通话进化为“智能手机”,i-mode与各大网站合作,用户通过手机上的i-mode按键即可享受收发邮件、浏览新闻、听音乐、网上购物等上网服务。


这比苹果发布第一代iPhone提前了8年。这个时候Google的办公室才刚从车库里搬出来。


i-mode与iOS一样,是一个封闭系统,它创造了移动互联时代全球首个以运营商为中心的生态系统。


随后,i-mode模式拉动了日本移动市场长达10年的强劲增长,日本的手机普及率空前上涨,在1996年至2008年间,从11%上升到84%,成为全球手机普及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当时的NTT DOCOMO如日中天,据说每天要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参观者,成为全世界争相顶礼膜拜的对象,其辉煌程度绝不逊于今天的苹果。


但i-mode模式最终还是失败了。


i-mode未能像日本的汽车工业一样走出国门,发展成为全球模式。在2008年软银引入iPhone后,日本手机产业日渐式微,i-mode模式逐渐被边缘化,渐渐退出历史舞台。


i-mode的失败也标志着日本整个通讯产业链的全线败退。


十年后,NEC、东芝、三洋已退出手机领域,索尼、夏普、京瓷、松下等企业的全球手机市场占用率至少下滑70%。在无线接入网设备领域,在来自中国的华为和中兴强劲增长的势头下,留给NEC和富士通的也只是极少的市场份额。


日本通讯界还未来得及舔伤口,一把盐又撒了过来。


日本人口过早进入老龄化,人口红利消失殆尽。据预测,目前日本60岁以上的人口占比高达31%,而中国和美国分别仅为13%和18%。运营商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


这就意味着,在经历了10年高速发展和i-mode模式失败教训之后,随着日本国内电信市场饱和和人口数量逐年下滑,日本运营商的目光必将瞄向5G物联网新兴领域和全球市场扩展。


为此,日本运营商提出了5G+人工智能的未来定位,早早吹响了向垂直领域扩展,向B2B和B2B2C商业模式转型的口号。

2

如上所述,日本通讯业太具代表性,简直就是全球通讯业可资借鉴的模板,就像一个年轻人看到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的背影,不由感叹自己老去时也是这个样子吧。


日本通讯业需要5G来舔愈伤口,全球又何尝不是如此?在运营商集体失落十年之后,在全球手机销售量已趋下滑之时,在智能手机创新乏力之时,整个通讯产业链都在寻找新窗口,寄希望于5G找到新出路。


在今年的MWC上,智能手机不再是主角。开展前一天才发布的三星S9略显尴尬,少有人谈论。华为手机保持低调。


而走进MWC展会大厅,铺天盖地的5G宣传迎面而来。中国移动的展台上的5G机器手臂来回忙个不停,NTT DOCOMO让安保人员戴上5G摄像机,利用人脸识别技术筛选可疑人物,用5G+AI将安保人员摇身一变为“机器战警”。除了中国移动和NTT,Vodafone、Telefonica等全球顶级运营商的摊位里没有任何一家缺席5G。


设备商的展台更不必说,华为VR太空漫步和无线智能工厂演示现场挤得水泄不通,爱立信展台门口一个远程连接高清实时视频的机器人正在找人唠嗑。


华为发布了5G CPE芯片,但告诉我们5G手机要等到2019年。高通尽管联合了19家手机制造商,但他们还是说配备高通5G芯片的手机要等到2019年。


没有5G手机的5G还算5G吗?


要知道,在十年前的MWC上,正值4G标准制定之时,手机可是最炙热的话题,各大手机制造商纷纷拿出最得意的产品围剿刚发布一年的iPhone啊。


时过境迁,在5G时代来临之际,手机也受到冷落了,整个通讯业正在寻找下一个增长点。

3

寻找下一个增长点的不止是通讯业,在万物互联时代,通往5G的路非常拥挤。


在本次MWC上,我们还看到了丰田、BOSCH和阿里巴巴等巨头,他们不是闲着无事来逛展的。


丰田认为,5G是他们布局自动驾驶和车联网的关键技术。他们要用5G连接汽车,以获取海量数据,从而彻底颠覆汽车行业从设计、生产到售后服务整个流程。他们还需要5G网络收集海量路况信息、视频影像等到云端,并通过人工智能不断学习和训练,最终实现辅助驾驶和自动驾驶。


阿里巴巴认为,5G网络与人工智能融合将打造未来新型的即时服务和个性化服务,比如打通线上线下的新零售服务,5G与大量商品连接,当消费者走进实体店,还未来得及挑选商品,系统就可精准的为消费者推荐他们喜好的商品。事实上,按照阿里的逻辑,未来的金融、能源等各行各业都离不开5G和人工智能。


5G的商业模式已经可见,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5G将会孵化出类似i-mode模式的生态系统,不,它应该是类似于ios和安卓的全球生态系统。这大概就是5G路上拥挤的原因,全行业都瞄准了新的商业机会。


正是因为这些可以预见的未来机会,谁领先5G,谁就站在了未来经济的制高点,所以各国政府将5G基础设施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其背后的想法无非是——


不管了,先把路修好,路修好了车自然会来,还可以刺激内需。


一场关于5G的国家级大战一触即发。

4


在5G战略上,美国多次在不同场合表示他们要做5G领导者,我们就来看看川普政府到底打的什么牌?


先从2017年11月川普政府废止网络中立原则说起。


所谓网络中立,指运营商要对所有内容提供商一视同仁,平等对待所有流量数据和应用。


在运营商看来,网络中立是不公平的,像Netflix、油管这样的视频平台,海量的数据流量几乎压垮了运营商的网络,但他们完全不用多缴纳一丁点费用来分担运营商的网络建设和维护成本。同时,由于运营商这几年日子都不好过,也在从管道向内容扩展,比如AT&T推出DirecTV视频。


废除网络中立可以帮助运营商更好的经营内容,增加收入来源。


运营商有钱赚了,才有动力去投资建设5G网络。这是川普政府打的第一张牌。


但显然这还不够。尽管美国运营商5G口号喊得响,但在网络上想快速超越中国并不容易。


下面是一张美国四大移动运营商的宏基站数量对比图,



5G基站部署一定是基于现有网络的基站基础设施的,然而,偌大一个美国,四家移动运营商现有的宏基站数量才24万,而中国铁塔拥有的铁塔数量大概是170万座,我国移动基站总数超过600万。


再看看美国四大移动运营商的5G部署计划。Verizon在28GHz上试验5G,频段太高,无法保证全国性覆盖;Sprint采用2.5GHz中频段,但带宽只有100MHz,保证了覆盖却保证不了网络速率;T-Mobile打算在600MHz上建5G网络,只有20MHz带宽,根本满足不了5G高速率;至于AT&T,他们大概是在忙着铺光纤和布局边缘计算,毕竟他们没有像中国电信那样的全光网网络。


所以,有人就给川普政府出了个主意——将5G网络国有化,统一在3.7-4.2GHz中频段上建设一张全国性的5G物理网络,以利用四家移动运营商现有的基站基础设施快速实现5G全覆盖和高速率,阻止中国引领5G,夺取5G领导地位。


这个主意馊不馊,不好说,但引来美国国内一片哗然是事实。


好吧,劳资网络干不赢你,芯片领域总不能输吧。


就在博通恶意收购高通一案闹得沸沸扬扬之时,3月7日,一封来自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信件曝光。这封信件指出,如果博通收购高通成功,将可能威胁美国在无线通信标准、专利和产品方面的地位,而中国将扩大其在5G标准制定过程中的影响力。


好吧,既然这事威胁了美国5G地位,Intel就出来了,那干脆我把博通收购了吧,这下不必担心了。(3月10日,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英特尔正考虑一系列的收购方案来应对博通对高通的恶意收购,而后两者的并购如果一旦成功,英特尔可能会向博通提供报价。)


Intel is trying to buy Broadcom who is trying to buy Qualcomm which in turn is trying to buy NXP semiconductors.



我和同事今天看到这段英文当时就笑了好半天,这剧情实在是太喜感了。


我们不知道这场闹剧将如何结束,更不知道5G要将我们带到哪里,但种种迹象表明,在我们真正进入5G时代之前,一场全球范围内的5G战争已经打响。


对那些需要战争的人来说,战争是正义的;对那些失去一切希望的人来说,战争是合理的。


提示:以上内容为个人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交易需谨慎!

注意:最近审核越来越严,为避免失联,公布目前旗下自媒体系列账号,欢迎大家全部关注下,分别是京城投资家(yhzq18888)\京城投资财富(yhzq188888)\京城投资内参(jcnc8888),欢迎大家关注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