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开会一言不合,夹上笔记本走人,法制人就这样无理!

法律学堂2018-12-10 09:58:48

最近连续写了几篇关于法制办的文章,不只是对一个县科级的法制办主任职位念念不忘,只不过是对自己法制办11年经历的一种追忆。毕竟这个单位很快就会成为过去式,它有过,它存在,它走了,它消亡,作为一个政府内设的法律幕僚机构,我相信没有几个人知道它,大约过不了几年也许没有人会知道曾经存在着一个叫法制办的单位。

但我仍然伤心,我估计这次改革对我们这些法制人来说没有10年时间,这种疼痛的心情是不可能恢复平静的。我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法制办干着干着就没了,队伍走着走着就没了,法制说着说着就散了(成了政府法治)。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儿?

每篇文章的留言我都认真看了,我看到了许多和我一样伤心的法制人(当然还包括批评的声音,这对我来说是提醒和帮助),我写出的不只是我们而且有他们的心声。我一直想记录下来,为我们的法制事业,为我们这一代法制人,为我们的未来留下点纪念。毕竟我们来过,我们努力,我们在反思。

留言中一位法制人开会一言不合,夹上笔记本走人”,让我忍俊不禁,我们的法制人就这样无理!

相信不是干过法制的人一定会不理解,你们也不过是个普通公务员,你们不过就是学习了几天法律,你们怎么就这么牛气?好像了不起的样子。

不能怪我们法制人。

有句哲理说:这个世界并非非黑即白还有灰色。对我们法律人来说,可能不是这样。因为你复议决定书一出,可能就是非黑即白,一方获胜一方败诉。钱财是一方面,你更怕的是因为裁决颠倒是非,导致公众对法律的不信任,甚至于影响当事人的一生命运。这责任重不重?须知对同一理论,学者观点不一属正常,但最高司法机关的不同审判庭甚至同一庭的审判人员观点又不同,而且哪个都有道理,你何去何从?或许这样说,大家不理解。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现在网上经常有一些涉二奶的民事案件。往往是有钱的男方与未婚的年轻女性同居,然后给女方买房买车。过了几年,或许是男方心疼钱财,或许是女方要从“在野党”逼位当“执政党”,或许是男方“金盆洗手”,总之男方是“翻然醒悟”,于是怂恿鼓动妻子将自己和小三一起告上法庭,理由是“夫妻共同财产个人单独处分无效”。

这样案件判决结果往往有三:一是全案照准的,理由同上;一是部分支持的,理由是丈夫处分妻子的共有部分属于无权处分;一是全案驳回的,理由是丈夫的处分无效并不影响善意第三人,丈夫的侵权与第三者无关。目前,全国法院系统就这三种判决方法都有。哪个更正确一些?不可能三种全正确吧?没有人告诉你。当法官,当然知道第三者的不道德性,那与男方虚度几年大好时光然后分文不得的结果,怎么配得上女方“明明白白的青春”?须知二奶也是人啊!你的能力能够担当此重任么?

原谅我,为了让大家更多看明白,也是出于职业道德的要求,没有用我们真实的案件。事实上,我们行政复议机关强制收容教育(失足妇女和花心男人),强制隔离戒毒(吸食毒品人员),也往往面临着艰难的选择,你是替好人还是坏人说话?

法制人的无理,除了这种业务的要求非黑即白外,还有一个架构上的问题。

我们经常说法制办的主任当科长、科员用,当然反过来也可以说法制办的科员、科长可以当主任用,没办法,只有几丁人的法制办自然是不能套用行政机关常见的级别来对等。

想起了大约10年前的一件事,有一次我去参加一个政府的协调会,那时我还刚刚担任科长。出席会议的副区长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或许是他心情不爽,其实后来我们多年是好友,他人品非常好,现在我们也经常有交往),他竟然说,“开个会,要求分管领导参加,结果来了一些科长”。当时我虽然年轻,但脾气好像比今天还好,也没有回应。反正又不只是我参加会议,还有几个单位的科长来参加会议。没成想,这位副区长竟然又来了一次,“说的是副局长参加会议,怎么能派科长来?这种违反会议纪律的事不能容忍”。我不知道怎么突然间很不满意,这不是看不起我们科长吗?再说机关里的人都知道,谁愿意参加会议啊?于是我说话了,“领导,您有所不知,我们单位有个分工,书记、区长的会议由局长参加,其他会议由我参加”。我的用意很明确,谁让您老人家不是区长而是副区长呢?那边主持会议的副秘书长开始打圆场,“X区,您不知道法制局的情况,他们局就是王科负责全部业务,他来了我们的会议就有保障了”。也不能说副秘书长说的不对,当时我们局全力配合一个大项目,局长在这个项目任3人指挥部常务副总指挥,副局长全脱产抽调到该项目工作,于是只剩下我和一个妹妹协调日常事务。自然,男主外女主内,开会等工作都是我在负责。这就是著名的王科长的由来,我大约当了6年科长,今天许多不熟悉的人仍然称呼我王科长,原因在此。

当然,我把一个科长也充分发挥到了极限,把科长硬当成局长水平,这不只是我的飞扬拔扈,更我是法制办的特殊情况。

我相信全国的基层法制办基本上都是这种情况。今天,开会一言不合就夹上笔记本走人的法制办终于不复存在了,就这样无理的法制人或许有一天也会不存在?!

但我们这样无理的法制人曾经存在过,或许有一天也会有那么一批司法人:开会一言不合就夹上笔记本走人?

今天的歌曲是《数人玩》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