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三星堆博物馆驳:历史学界从来没有隐瞒三星堆研究!

大同思想网2019-01-10 16:09:31



本来堆主已经习惯了关于我堆的谣言如雨后韭菜般铲除不尽,但这次决定抽空驳斥一下这些死不要脸的谣言。话不多说,让我们下地割韭菜去。



首先,堆主baidu了一下文章标题,出来一大波也是吓坏堆主了。我点开一个时间比较早的,发现是一个博客,博主看起来似乎很“关心”三星堆的文物,尤其是“民间收藏”的三星堆文物,目前为止,堆主还未见到过任何一件“民间收藏”的三星堆文物是真品,大部分是为了骗人钱财的假玉器。



然后我们看到了这篇《中国文明的正源可能在三星堆》的文章,观其内容,与《为什么隐瞒三星堆研究一文》完全一致,时间又比前者早,推测是后者的原始版本。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三星堆假玉器的照片,相信关注堆主微博的朋友已经能分辨这些搔首弄姿、粗暴模仿三星堆青铜器的所谓“玉人”是假货了,而文章中每一幅配图都是这种画风,大家感受一下。



我美吗?




我俊吗?




颤抖吧,愚蠢的地球人!



我承认,我堆的文物在中国文物界是比较独特的,但是,我堆文物是以颜值高闻名于世,用这些不是道是什么鬼的鬼来玷污我堆,颜dogs们你们能忍吗?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然后我们来看文字部分。作者:高中三年级……也不知道是指学历还是笔名,要是学历倒还能理解,毕竟谁年幼无知时没有中二过?



这里提到了几个中国考古学文化的名称,它们都是新石器时代的文化,分布在不同的地域,延续的时间长短不一,仰韶文化距今约7000到5000年,河姆渡文化距今约6000年到7000年,红山文化距今约5000至6000年,良渚文化距今约5300年至4200年,半坡是属于仰韶文化,但并不是仰韶文化中最古老的,这篇文章将这些最基本的知识点都没搞清楚就跑来瞎掰。更可恨的是肆意贬低这些伟大的文化,仰韶的彩陶、河姆渡的农业、良渚和红山的玉器等都是青铜时代之前令人惊叹的文化成就。而这些文化时间都比三星堆文化繁荣期(距今约3000-4000年,已进入青铜时代)早了一千年以上,时间差相当于现代和宋代,这有什么好比的?



再说一遍,我堆目前为止没有发现文字!三星堆文化青铜器的出现在偏晚的阶段,相当于商代晚期(距今约3200-3000年),而中原地区早在二里头时期(始于距今约3700年)就已经出现青铜礼器,而稍后商王朝的高度成熟的文字体系、社会组织、青铜技术等,都是我堆所不及的。说道铸造工艺,中原的厚重、精细、规整,我堆的粗糙、轻薄,虽然创意无限但技术并没有中原的高超。


这阐释也是醉人,谁告诉你三星堆像就一定是写实的了?你觉得像穆巴拉克,他还觉得像外星人,好吧,事已至此我就承认我的外星籍贯吧,反正你们地球天天让我糟心也不想待了,母星很快就会派人来接我了。



这一段太可怕了,每一句的观点都是很多学者研究一辈子都没有结论的东西,而这位“高中三年级”却东拼西凑、信手拈来地写了这么一大通。关于人类起源和智人的迁徙一直是人类学和考古学争论的一大焦点,目前比较通行的是“现代人类晚近非洲起源说”或“源出非洲”假说(注意是“假说”,不是此文章中的“已经证明”),是说智人起源于非洲,在大约距今5万年到10万年间迁移出非洲大陆,取代了在亚洲和欧洲的其他人类,这一假说获得线粒体DNA与Y染色体DNA两项研究证据强力支持,但同时“现代人类多区域起源说”或“源起多地”假说也有不少的证据支撑。其他的那些迁徙路线啊、羌族的起源啊,堆主才疏学浅,不敢妄言。另外刚才不是还在说新石器时代的良渚、红山吗,怎么一下子跳跃到了20万年前?



这里提到了一个“布瓦遗址”,根据《四川汶川县布瓦遗址2009年调查简报》时间大约距今4800年,属于四川盆地新石器时代的本土文化,虽然海拔比较高,但是同时期四川盆地西部其他考古学文化所处的位置都有大约2000米的海拔,没有什么不可能。另外这个遗址的文化面貌和三星堆也没有太多联系,众所周知,和三星堆文化关系密切的是成都平原的宝墩文化。


令人作呕的假文物,毫无逻辑的论证过程,错误百出的知识点,得出的只能是荒谬绝伦的观点。三星堆研究没有什么要隐瞒的,我们三星堆研究还比较滞,关于三星堆文化的来源、流传、性质等等问题还存在诸多争议,但我们欢迎各种有理有据、出于学术目的的探讨,而不是这种信口雌黄、为买卖假文物保驾护航的无耻观点。


最后,想了解三星堆文化的大家,我们三星堆博物馆全年无休随时恭候您来参观,当然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官方微博和微信,里面随时会有三星堆文化的相关信息。

 

支持文化复兴,天下大同!欢迎赞赏






欢迎订购《非常稻》

作者:方志辉、陈默

邮寄+签名:60元/本

联系:李先生(加微信18670082891)

或登录大同思想网公众号链接的“大同书城”,在书城订购《非常稻》

非常稻

《非常稻》是继“袁隆平丛书”之一《稻可道》后的第二本。该丛书是首部反映和记录“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等科学家,把杂交水稻推向世界的“跨国奋斗史”的大型原创纪实文学,以“中国这头狮子已经醒了,但这是一只和平的、可亲的、文明的狮子”为精神线索,体现了中国人在传播杂交水稻的过程中是如何撒播“和平的种子”的。


《非常稻》主要体现“杂交水稻之子”张昭东在菲律宾推广杂交水稻的筚路蓝缕的开拓历史。为展现袁隆平的“杂交水稻覆盖全球”的粮食安全梦想,该书以“走出去”战略进程中的矛盾冲突为导向,反映了中菲人民的友谊,也从侧面反映中菲近年来的错综复杂的外交格局;着重描述袁隆平、张昭东、华商林育庆的三人关系,借助“一粒和平的种子”的精神和力量,塑造出袁隆平院士麾下的“一群和平的狮子”。





关注大同思想网


联系电话丨微信:

18670082891

欢迎向大同思想网公众号投稿:

datongsixiangwang@163.com

大同思想网:

http://www.dtsxw.org/

点赞的小手让我看见~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