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恶魔索爱261-265章(免费)

恶魔索爱2020-03-25 16:15:55

点击面蓝色字体关注我哟

 很多读者反馈看完小说下次再看,就找不到公众号了,亲们可以点击上面蓝色字体并关注公众号,防止丢失!!



点击右边蓝色字体从头开始看全书-------点击免费阅读全篇小说


付子浚在沙发上坐着,看着金天虎,“义父,我不会忘的。|纯文字||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你别动滢滢。”

金艳走了过来,“子浚哥,你怎么还想着那个女人啊?你觉得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还会回过头来到你的身边吗?你别傻了。”

他不要她,却只要秦雅滢,而秦雅滢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他的存在的。

“艳儿,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和滢滢也不会到现在这个地步。”如果不是金艳的死缠烂打,如果不是金艳施计上床怀孕,那滢滢也不会主动将戒指还给他,然后跟他一刀两断。

“你现在这是在怪我吗?可是,你也知道,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如果你还想和我在一起,你最好早点回心转意。”金艳对付子浚,说不上来是感情,还是只是一种从小到大的眷恋和习惯而已,她有着太大的占有欲。

付子浚端起了面前的咖啡杯,苦涩的咖啡漫入喉间,他,现在什么也失去了,滢滢今天在帝皇娱乐会所里看看他的眼神,他知道他今天在那里的出现,也许就是断绝了他和滢滢之间所有的关系了。

可是,冷慕宸的话,他还是放在了心上了,冷慕宸不会是个敢做不敢当的人,可金天虎也是从他小的时候开始就一直把他带在身边,让他学会长大,学会面对一切。

可是事情发展到现在这样,已经完会脱离了原有的轨迹,他,只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他,要报仇。

“我去休息了,义父,我希望你答应过我的,不要食言。”付子浚始终还是放不下秦雅滢的,这也是他唯一的一个条件。

金天虎点了点头,“你也累了,去休息吧!秦小姐的事你放心好了。”

他答应了付子浚,而金艳的心里却还是不舒坦。

“爹地,您不会真的要放了秦雅滢那个女人吧?您明明答应过我,您一定会帮我出气,要把那个女人给杀了!如果不是她,我的孩子也不会没有了,一命赔一命!”金艳阴狠地说道。

秦雅滢不要落在她的手里,不然的话,她一定会让秦雅滢生不如死!

“女儿,放心吧!爹地一定会帮你报仇的,我也会让子浚心甘情愿地娶你的。”金天虎得到了所有的一切,而且,他不想他这么多年付出的心血就这样失去。

秦雅滢回到了公寓,可是,她的心里却还是没法平静。

冷慕宸看了看她,“怎么还坐着发呆,回房去吧!”

“你不打算去看看安娜吗?”秦雅滢没有想到,今天这场子砸的,竟然让安娜受了这么重的伤。

如果当时她在场,受伤的那一个会不会是她?

“你想去?”冷慕宸扔下了手中的外套,转头看着她。

“嗯。”秦雅滢点了点头,她是想要去看看,也许现在还在手术室里。

“明天!”冷慕宸不是心狠,而现在去了也没有办法,有凌以杰陪着,他很放心。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的?”秦雅滢看了一眼冷慕宸,“她受伤不是因为你吗?”

冷慕宸走到沙发上坐着,“那你是想让我去看安娜,还是你去?”

“你不想让我去。”秦雅滢知道冷慕宸的想法,而他不想让她去,所以他也不去。

“知道就好了。”冷慕宸知道现在的秦雅滢并不会太安全的,而且,金天虎不会放过她的。

秦雅滢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而冷慕宸也没有,两人看着窗外,各有心思。

付子浚说了给她三天时间,为什么又会突然反悔,而且还把事情闹得这么大,他是不是反悔了?

就算她不会跟着付子浚一起离开,那他也不能这个样子,他知不知道现在的付子浚比冷慕宸还要冷血无情,还要残忍。

他的利用,他的欺骗,她很恨,她原本以为自己和付子浚是可以交心的朋友,可是,事实上呢,却不是的,是她错了。

付子浚站在酒店的落地窗前,一旁的酒瓶已经空了,他在看到秦雅滢的时候,他的心里到底是什么想法,他自己也不知道了,他一直告诉自己,有些事情不会这么巧,有些事情不会因为秦雅滢的出现而改变的,可是,确确实实的,她在出现的时候,她的眼神已经让他觉得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崩溃。

他如果知道秦雅滢也在会所里,他是不是会改变主意?只是,他也有他的不得已,不是吗?就算今天他不出现,而秦雅滢也是一直都怀疑冷慕宸的事是他做的。

而冷慕宸说的那句话,他也放在了心上,他们付家当年出了这么大的事,到底是谁做的?

付子浚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拿了一件外套就离开了酒店,即使已经快到半夜了,可是,于家的别墅还是亮着灯,于晴沫自从出院后,就有点变得神经过敏了,心理医生给她做了检查,是得了抑郁症,而想要治好的话,心药也有,物理药物治疗也不可少。

易峰在这个时候就算是想要离开,也是有心无力,他只能留下。

付子浚的突然出现,倒让他们有些意外,“于伯伯,我来找你有点事。”

随后,两个人就进了书房,“子浚,这么久都不来,这次你回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付子浚这个人一向是稳重的,没有什么事会让他这么的焦虑不安,也让于宏城有些意外。

“于伯伯,我想知道当年我家里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到底是谁做的?”付子浚一直都没有问过,今天突然问起,于宏城也觉得应该是出了什么事。

于宏城想着十多年前,付氏企业一夜之间倒闭,也传出a市的大企业付氏企业竟然只是个空壳公司,资产早已经被掏空,而没有人知道是谁在背后搞的鬼,在公司宣布破产的时候,付子浚的父亲便选择了跳楼,而且没有任何的交代,当付家一无所有的时候,付子浚的母亲没多久也死了,最后只留下了付子浚一个人。

“子浚,这件事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你怎么又突然问起,都已经十多年了,当年都没有查出来,现在,就更不知道从何查起了。”于宏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于伯伯,那么那些事情就没有办法查了吗?一点点的线索也没有吗?”付子浚总觉得于宏城有些话在瞒着他,好像难以启齿的样子。//

“子浚,你现在这样就挺好的,学校里的副校长职位如果你想要回去,我可以再帮你安排,别的,我也确实帮不了你。”于宏城也只是个安安分分的企业家,有些人,他是得罪不起的,当年一样,现在也一样,可是,付子浚和那个人的关系,他也听说了,所以,他现在就更不能说了,更何况,他没有证据,他也只是猜测而已。

付子浚在于宏城的身上问不出什么来,他知道十多年前的那些事并不简单,但是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不是吗?

“于伯伯,沫沫她现在怎么这样了?很严重吗?”付子浚刚刚也看到了于晴沫,她刚刚看到他的时候,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热络了,反而生疏的很,甚至连一个笑容也没有。

于宏城叹了一口气,“沫沫她自从车祸流产之后,就变成这样了,虽然医生说可以治好,不过,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

于晴沫是他唯一的女儿,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他也会心痛,只是,那件事根本就不能怪秦雅滢,反倒是秦雅滢没有计较已经算是好事了。

“于伯伯,会没事的。”付子浚当然也知道易峰对于秦雅滢的感情,其实,有些事,都是败在没有爱情的婚姻里。

他又何尝不是一样?他爱着秦雅滢,而秦雅滢的心里始终没有他,而他是个失败者,输得一败涂地。

付子浚离开了于家的别墅后,没有直接回酒店,而是开着车在a市的市区里绕了好几圈,他现在除了回到最初,就没有别的选择了,也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

秦雅滢早早地醒来,佣人已经在准备早餐了,“秦小姐,您怎么这么早起来?你是有什么特别的吩咐吗?”

“你炖点鸡汤吧!”秦雅滢想也知道,安娜一个人在医院里,应该不会有人可以想到这些吧!而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

秦雅滢还准备了保温壶,是准备盛汤的,她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心绪却有些不平静,而这个时候,手机响起,看着这个陌生的号码,其实,她犹豫过不想接的。

“喂,你好。”秦雅滢最后还是接起了电话。

“滢滢,是我。”付子浚的声音哑哑的,是一个晚上喝了太多的酒,又受了凉才会这样的。

秦雅滢也听出了他的声音,“你这么早就给我打电话,你有事吗?”她的声音淡漠疏离,听上去就是不是很高兴。

“滢滢,昨天晚上的事,你一定是很恨我吧?可是,我是不得已的。”付子浚想要开口解释的,可是,他发现自己不管说什么,都是为自己在找理由找借口,他也知道秦雅滢不会相信。

“过去的事,我不想听你的任何解释,你如果想要解释,你早就可以跟我解释了的,不是吗?”秦雅滢怎么会不懂,她,只不过是付子浚利用的棋子,是他想要报复的工具,所以,她和他的关系早就该断了。

付子浚微微叹气,“滢滢,我知道我不管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的,可是我说的都是真的。”他想要的结果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的,而是金天虎硬生生地将他推到了这一步。

“你明知道我不会相信,你就不用说了,我也不想再听你说什么,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挂了吧,以后,我们不要再联系了。”断了吧!所有的一切断了才好,不然,她的心里始终会有着一股歉疚感,让她无法自拔,而这样断了反而挺好的。

“滢滢,你先别挂。”付子浚开口急急地阻止她,“滢滢,你听我说,如果你愿意的话,我那天说的话,一直有效,你只有跟在我的身边,你才会安全,而冷慕宸也会安全。”

“付先生,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吗?你不是说给我三天的时间吗?如果我跟你离开,你就会放手的,不是吗?可是却是你自己先反悔了。”秦雅滢只是不想将事情闹

成现在这样,也不想再和付子浚在这个问题上来来回回。

付子浚的反悔,确实断了所有的一切,而他也无话可说,所以,他现在能做的只有等,不是吗?

秦雅滢挂断了手机,将手机扔在了一旁,一个扭头,却看到了站在离她不远处的冷慕宸,他的脸色很吓人,阴沉的让人透不过气来,他,刚刚都听到了什么?

“那个,你,醒来了。”秦雅滢勉强地挤出一抹笑,可她的心底里却是十万分的心虚,虽然她也没有答应付子浚,也没有想要离开,只怕冷慕宸听到她这样的话,会对她有误解。

“你刚刚在跟谁讲电话?”冷慕宸想要听到她说实话,真真实实的实话,他也知道秦雅滢的心里一直都有想法,都想要跟付子浚从他的身边离开,可是,亲耳听到她从嘴里说出来,他却觉得不敢置信,他更觉得,自己是个傻瓜一样,宁愿付出所有的一切,来换得她,原来,她是这么的不屑一顾。

秦雅滢愣了愣,心底里在挣扎着,她知道自己不能跟冷慕宸说实话,一旦说出口了,那他们之间就会有一道永远也解不开的心结了。

可她如果说了假话,冷慕宸会相信吗?更何况,昨天晚上还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她的迟疑和犹豫让冷慕宸的心头浮上了不悦感,这个女人,难道就连一句实话也不愿意跟他说吗?

难道自始至终,她都将他当成是个外人,无法分享两个人之间的问题。

“为什么不说话?是说不出口,还是不想要让我知道?”冷慕宸走了过来,一条长臂圈着她的腰,用力地扣着,整个脸凑上前,像秦雅滢只能向后仰去,躲开他。

可是,腰间的那条长臂像是要硬生生地把她的腰给折断一样,她,到底要怎么做?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他相信自己?


秦雅滢的双手抵着他的坚实胸膛,隔着一层布料,她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

“我,我刚刚,那个电话是打错了的。”秦雅滢最终还是选择了不说出事实的真相。

冷慕宸看着她,“我要听实话!”这个女人到底怎么样,才可以跟他说一句实话,哪怕是伤害他的话,他也觉得心里舒坦,而秦雅滢越是瞒他,越让他觉得,在秦雅滢的心中,他是那么的不可信,不可靠,她的话宁愿藏在心里,有些事,她宁愿自己一个承受,也不愿意屈服一点点。

秦雅滢的手腕被冷慕宸紧紧地扣住,疼痛席卷了她的全身,他在逼她,逼她说出真话,包括,那一天和付子浚的单独见面。

“冷少,别逼我了,我说没有就是没有。”秦雅滢确实是不想要让他不高兴,因为她知道就算是她说了实话,他也会不高兴的,也许还会发更大的火。

“那是不是需要我来告诉你?三天前,你和付子浚见了面,甚至,还亲密过,对吗?”冷慕宸不紧不慢地开口,可是,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几乎都是咬牙切齿一般的,无一不透露着他心中的恨。

秦雅滢整个人一僵,他怎么会知道?可是,她和付子浚真的没有什么,付子浚没有碰她。

“我没有,真的没有。”她没有和付子浚发生什么关系,一点点也没有亲密的关系。

“我一直都选择相信你,秦雅滢,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你非要脚踏着几只船,你才满意吗?那天你身上的吻痕,你别告诉我,是你自己留下的。”冷慕宸的心里就算再大方,他也没有办法容许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有过亲密的关系,而且,她还不承认。

秦雅滢现在怕是连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了,那天,付子浚确实是故意的,他甚至还咬破了她的唇,所以,她是百口莫辩的,她那一天都没有开口解释,现在的解释就更是多余了。

“秦雅滢,我已经容许你一再地任性,由着你任性妄为,你为什么还想要离开我?付子浚到底是哪里好?他对你只是利用,你只不过是他的棋子而已,你对他不过是两年的时间,就真的有这么多的感情吗?”冷慕宸一点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扣着她手腕的大掌越来越用力了。

“冷少,你误会了,真的不这样的,不是。”秦雅滢摇头否认。

“那我刚才听到的又是什么?你是早就和付子浚商量好了,要一起远走高飞的,对吗?昨天晚上,你也是怕付子浚付出事,才会想方设法地离开包厢去看看他是不是还好好的,是这样的吗?”冷慕宸还以为昨天晚上她是在关心他,原来,这一切,不过,都是他的自作多情而已。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和他早已经没有关系了。”秦雅滢如果现在说,她和付子浚所谈的一切也是为了他冷慕宸,他也不会信了吧?

冷慕宸一把拉住了她,将她重重地甩向了沙发,再拿起了她的手机,“这是你的手机,你告诉我,你刚才通话的人不是付子浚吗?需要对质一下吗?”

她骗他!每一次,他给她机会,他相信她的时候,她都选择欺骗,这个女人,为什么对他就一点点也没有感情?那她主动留在自己的身边,又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帮付子浚吗?

“冷少,你再相信我一次,别问我为什么,可以吗?”秦雅滢刚刚头撞在了矮几上,疼得她晕晕的,可是,她却还是想要解释,她想要让他再相信她一次。

她并不是他所想的那种人,她留在他的身边,是心甘情愿的,并没有什么目的,她留在他的身边,是感觉到幸福的,就算这种感觉很短暂,就算她不能太奢望,她也觉得她的幸福来得太快,去的也太快,让她就觉得像是做梦一般。

“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吗?我给你机会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冷慕宸的心已经再也给不起她想要的机会了,他不会再给她机会了。

“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而已,你相信我,好不好?这一次,不要像上次一样,不要推开我,不然,你会后悔的。”秦雅滢当时离开的时候,她是没有任何的眷恋,因为孩子死了,她的心也死了,可是,这一次,她不想这样放弃的,明明是一场误会,可是却又怎么也说不清?

冷慕宸看着她,“上一次让你离开,我也没有后悔!”他是个硬心肠的人,他不会后悔!绝对不会!上次不会,这次也不会!

“冷少,你是想又要赶我离开吗?”秦雅滢整个人几乎都在颤抖着,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误会都是因为付子浚,看来,有太多的事都是命中早已注定的,她苦涩地一笑。

“就算我不赶你走,你也会和付子浚离开的。”冷慕宸现在已经听不进去她的任何一句话,他,再也不会听她的任何一句解释。

“你不是昨天晚上就想让我去医院看安娜,你才好离开,不是吗?我给你机会,让你光明正大地离开,当然,如果你想要开出什么条件,看在你陪我睡了这么多天的份上,只要你说的出口,不管多少钱,我都会给你。”金钱补偿,是他唯一能给她的。

冷慕宸赶她走,他的心里又何曾好受?如果不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如果不是因为刚才付子浚的那通电话,他,真的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当成没有发生过一样。

“不用了,我不需要钱。”秦雅滢仰头看着他,“陪你睡,是我心甘情愿的,我不出卖自己的身体。”

她和他在一起,是因为感情,是因为爱,而他却当成是一宗买卖,那她也不会接受,这样的交易在她的心里从来不会发生的。

离开?又是她唯一而又迫不得已的选择吗?她,好不甘心!她不想这样子离开的,她的心痛得像被刀割着,可是,当她伸手想要拉住冷慕宸的时候,他却避开了,“不要碰我!赶紧离开!在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

他能改变主意吗?他会将她留下来吗?即使为了解恨。


秦雅滢看着他,“那你会改变主意吗?”她是巴不得他改变主意,不过,她傻傻开口反问他,却让冷慕宸的脸色微微一变。//

这个女人,是想要气死他吧?竟然还敢这么问,她不是想要离开吗?那她就离开好了,难道还想要留下来吗?就算不愿意留下,她也不需要这么假惺惺!

“你反悔了?”秦雅滢看着他微变的脸色,她知道他很不高兴,可是,她不自己这一次是这样离开的。

冷慕宸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下一秒,他就转身,不到两分钟,他换好了衣服,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也不看秦雅滢一眼,大步地走出了公寓,传入秦雅滢耳中的声音只是公寓的大门关上的声音。

秦雅滢无力地瘫坐在了沙发上,他,这一次又像上次一样,无情地赶她走吗?那她是不是没有再留下来的理由了?

她呆愣在了沙发上,很久,她都忘了是什么时候了,直到佣人从厨房里走出来,“秦小姐,鸡汤已经炖好了,我也已经装到保温壶里了。”识相的佣人不会多话,她只要做好她该做的事就好了。

秦雅滢点了点头,“哦,好的,你先放着,我等会出去。”就算她不想离开,也不得不离开了吧?

她回了房间,看了一眼有些凌乱的床,曾经缠绵过的痕迹,总会消失的,她第一次有时间在家里收拾着房间,当她整理得干干净净的时候,心头却是一阵委屈,两行泪无声地滑落,可是,现在她流泪又有什么用?

冷慕宸都不要她了,那她就算掉再多的眼泪,他也不会在乎的。

秦雅滢抹了抹眼泪,拿出了一只小行李袋,只收拾几件简单的贴身衣物,他给她的衣服都是价值不菲的,鞋子也很名贵,包括那些首饰,她都不需要,她跟他在一起,并不是为了钱,为了这些用金钱买来的东西。

她提着小行李箱,又到厨房里拿了那只保温壶,就离开了,公寓的钥匙,她放在了门口的玄关处,她什么也不带走,什么也带不走。

秦雅滢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到了医院,可是,她又不能上去,只能给凌以杰打手机,不到一会儿,凌以杰就下了楼,“秦小姐,你找我有什么事?冷哥在楼上。”

他看到了秦雅滢的脚边是一只小行李袋,而冷慕宸从出现在医院里开始,脸色就一直没好过,原来是和秦雅滢闹别扭了。

“安娜小姐没事吧?”秦雅滢当成自己没有听到凌以杰说的最后一句话。

“她还在昏迷。”凌以杰淡淡地开口。

秦雅滢递上了保温壶,“你让冷少多陪陪她吧!毕竟她是为了他才受伤的。”

“那秦小姐,你呢?我不会是因为安娜而要离开吧?”凌以杰也觉得秦雅滢不是这种人。

“当然不是,是他要赶我走的,我和付子浚真的没有什么,可是,他不听解释,我想,也好,反正我最近也有事要做,如果我想要你的帮忙,你会帮我吗?”秦雅滢知道凌以杰和冷慕宸的关系是很好的,而和她熟一点的,也只有他,还有温衡,温衡去了美国,她如果想要帮助,能找的,也只有凌以杰了。

凌以杰愣了一下,“如果我可以做的到的,我会帮忙。”

“那我先谢谢你了。”秦雅滢微微一笑,“这是我让佣人炖的鸡汤。”

说完话后,她就提起了行李袋,转身站在路旁,拦了一辆出租车就离开了。

凌以杰回到了病房,将保温壶放在了茶几上,看向了站在窗前的冷慕宸,也许,他刚才看到了秦雅滢了。

“冷哥,秦小姐离开了。”凌以杰还是开了口。

“她连这个也跟你说?”冷慕宸虽然嘴硬,可是,他不想让自己陷进这种情感里,他一点也不想让自己处于被动的地步。

“我看到她的行李了,冷哥,其实,你也不用这么做的,秦小姐还是希望留在你身边的。”凌以杰一想到他们两个人分开,谁也不愉快,还真的是没有必要弄成现在这样。

冷慕宸看着他,“你是来帮她当说客的吗?我现在不想听有关她的事。”

凌以杰马上摇头,还是乖乖地闭了嘴,其实,冷慕宸的个性,他太了解了,他决定的事,恐怕是很难改变了,但是,他始终觉得秦雅滢是个例外的。

秦雅滢上了出租车,直接去了医院,她想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动手术,当年,她自己断了自己当母亲的权利,现在,她改变主意了,失去的,她想要从冷慕宸的身上拿回来。

“秦小姐,你的体质偏弱,您需要好好地调理。”医生对她交代着。

秦雅滢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医生,我希望我的资料保密,可以吗?”其实,她不怕别的,她怕的是冷慕宸会知道。

“放心吧!秦小姐,这些资料我们会为病人保密的。”医生点头,就算医生说这样的话,可是,秦雅滢知道的,在权势面前,这些原则就什么都不是了。

秦雅滢在市区找了一间小公寓,单身公寓,她一个住刚刚好,虽然房租贵了一点,不过,她拎着包就能入住,在市区,也挺方便。

冷慕宸最后还是派人去找了秦雅滢,看到她住进了一套单身公寓,他才放心,看来,这一次,秦雅滢不会像两年多前一样了。

“冷哥,如果你担心她,你可以把她接回来了,她一个人住的话,我怕金天虎会对她不利。”凌以杰很不放心。

冷慕宸抽了一口烟,“如果秦雅滢对我来说,不是特别的那一个,金天虎就会放手了的。”

也许,他放了手,也会对秦雅滢有好处,秦雅滢本来就不该卷入到他的混乱生活中。

“那你也还是为了她。”凌以杰无奈地摇头,可是,他却同样什么也做不了。

“她有没有去公司上班?”冷慕宸就是不想碰见她,才会一直不去公司,可是,他听说那个女人也没有去上班,他让她离开公寓,她是打算辞职了吗?

那她打算拿什么来养活自己?她也不开口跟他要一分钱,他送给她值钱的东西,她也是一样也没有带走,她是决定要和他分得很清楚了。


秦雅滢自从住进了单身公寓之后,就一直在休养身体,她曾经缺失的,现在想要弥补回来,而她也没有办法现在去找冷慕宸,那个男人应该是不想要她了,是她早该解释,是她应该要早点说明白的,不然也不会到现在这步田地。//

冷慕宸站在病房内,安娜因为失血过多,一直昏迷不醒,他欠她的,是无法弥补的。而床上的人儿突然低低的嘤咛一声,安娜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安娜,你醒了。”冷慕宸走到了床边,看着她,昏迷了三天,终于醒来了。

“冷哥,我怎么会在这里?”安娜看着眼底的一片白色,她是在医院里,那天晚上的情景一下子就变得清晰了。

“好了,别的不用想太多,我叫医生来给你检查一下身体。”冷慕宸这几天也一直在医院里,他原本还以为安娜不会醒过来了,医生虽然说她会没事,可他还是担心的,安娜也是为了替他挡那一刀,只是,当时发生的太突然。

医生在给安娜检查了一番之后,才确定她只需要好好休养就没事了。

凌以杰走进了病房,“冷哥,安娜醒了?”

“嗯。你在这里陪她,我去一下公司。”冷慕宸看到安娜醒来了,他应该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凌以杰快步地跟了出去,“冷哥,秦小姐那边,她已经递交了辞职报告了。我放在你的办公桌上了。”

“什么时候送过来的?”冷慕宸听到了她交了辞职报告,他的心在那一瞬间觉得空一块。

“她不是亲自送过来的,而是找了快件公司送来的。看样子,这一次,她也打算彻底和冷氏企业断了所有的关系了。”工作和感情不冲突吗?其实有时候还是冲突的,是因为心底里想见却又不敢见的那一个人。

秦雅滢有她自己的打算,所以,她必须要让自己先断了和他的全部联系,工作,她也不需要了。

“我知道了。”冷慕宸的神情里却带着一丝的不舍和无奈。

他的车子没有驶向了公司,反而到了秦雅漠视的新公寓,招摇又骚包的玛莎拉蒂停在公寓楼下,难免会引起一些人的注目,而冷慕宸却是毫不在意,他看着六楼的那间小公寓,落地窗也关得紧紧的,就连窗帘也没有透出一点点的缝隙,如果不是他知道她就住在那里,知道她没有出门过,也许,他会以为她不在。

他就在楼下呆愣了有一个多小时,抽完了一根又一根的烟,才重新发动车子,朝着冷氏的办公大楼疾驰而去。

他回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下班时间了,整个办公大楼里的员工都已经下班了,他按下了设计部的楼层,却发现灯还亮着,他最近也确实没有太多顾到公司的事情了,一直让温衡处理着,现在温衡去了美国,他还是需要自己来处理的。

何蓉正巧从茶水间出来,就看到了冷慕宸,“冷总裁,您这个时候怎么来了?”她的手中拿着一杯咖啡,正散发着浓郁的醇香。

“你怎么还没有下班?”冷慕宸以为这个时候,设计部早已经没有人了,以前,留下来加班的都是秦雅滢,而现在呢?就算是再晚,也不会看到那个熟悉又任性的身影了。

“我,还有点没处理完,少了滢滢帮我,工作效率也差了不少呢!”何蓉其实知道的,秦雅滢这样的才能,当一个设计助理,是屈才了,只不过,她也没有什么权利开口,而现在秦雅滢也已经好几天没来了,应该是出事了,或者就是和冷慕宸出了什么问题了,不然,秦雅滢绝对不会无缘无故不来的。

“冷总裁,滢滢不会来公司了,是吗?”何蓉也很直接地问道,毕竟,她也算得上是秦雅滢的上司,她也是有权利过问的。

冷慕宸走到沙发上坐着,“她,你可以去看看她的,她已经辞职了。”他就算不需要看到辞职报告,他也知道,这一次,他连挽留她的机会也没有,刚才,他甚至想要上楼看看她的勇气也没有。

何蓉听到了冷慕宸的话,随后点了点头,“我会去看她的。”就算不是同事,至少,也可以是朋友的。

冷慕宸回到了办公室,看着桌上的那份辞职报告,不是电脑打印的,而是手写的,娟秀的清丽字体,简短的几行字,在右下角签着她的名字。

现在,到底是谁对谁错?或者说,谁也没有对,谁也没有错,而是他们之间的感情就这样断了,不会再有交集了,可是,如果秦雅滢再找上门来,他会用什么态度来对待?

这个问题,连冷慕宸自己也没有想过,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要不要将秦雅滢留在自己的身边。

可他还是将她的辞职报告收进了抽屉里,她要断的彻底,那就断了吧!

金艳走进了付子浚的房间,“子浚哥,你已经关在房间里两天了,怎么?你准备就这样一直喝酒买醉吗?你觉得你这个样子,秦雅滢就会原谅你了吗?如果她要原谅你的话,她在离开冷慕宸的时候,就会来找你了,可是,她没有,不是吗?”

“你说什么?!”付子浚刚才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滢滢离开冷慕宸了?那她去了哪里?”

他的手紧紧地扣着金艳的双肩,几乎要咯断她的骨头,金艳将他推开,“子浚哥,你疯了,你弄疼我了。”

“对不起,”付子浚刚刚确实是激动了点。

“我要的又不是一句对不起,为了秦雅滢,你就这么地费心吗?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反正她已经被冷慕宸赶走了,连冷氏企业的工作也辞职了,这样的话,她也就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但是如果她敢再来勾引你的话,我就会让她没有好日子过的!”金艳是不想放过秦雅滢的。

而秦雅滢如果识相地话,离付子浚越远越好,这样子,她也才能放心。她也可以有机会和付子浚重新开始。

“她是被冷慕宸赶走的吗?”付子浚低喃着,这原来不就是他想要的结果吗?可是现在,他却觉得失望了。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长按下图,识别并关注,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点这里~~抢先阅读《恶魔索爱》后续精彩章节,保证让你爽不停!!


亲爱的读者们,小编每天辛苦更新小说,希望大家能在读后给本文点个“赞”再离开,这也会成为小编的最大动力,谢谢!!


我们开通了留言功能,大家可以在右下角留言交流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