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别了~雨巷 清欢煮禅,心仪一朵

鸢尾花开2019-01-15 17:53:24

作者:别了~雨巷


    

一直觉得,清欢是一个令人青睐又极具禅意的字眼。而禅又是什么?不论胡兰成还是 林清玄的解读,终不如一首歌词诠释的生动又传神,“禅是一枝花,禅是一粒果,禅是你和我” 。                                                                                                                   
       倘若,莲荷是夏天最美的韵脚,那么请允许我,禅译清欢,亦或清欢煮禅,为心仪的那朵,填一首不成谱的词阙。                                    

 ------题记 


禅是一枝花


      之所以花与禅有缘,我想,无非是花满足了世人三大愿望,赏心,怡情,明志。而享有“花中仙子”美誉的莲荷,自然也就成为历来文人墨客吟颂的对象。

        尽管咏荷之作不胜枚举,但若,以品味而论,却是少之又少。

       

     “最怜红粉几条痕, 水外桥边小竹门;照影自惊还自惜, 西施原住苎萝村” 。在这首诗里,郑板桥独辟蹊径,巧借村姑桥边以水为镜时的顾影自怜,使水中荷花妩媚动人、娇嗔可掬的仪态跃然纸上。西施,众所周知,四大美女之一,然而小小苎萝村怎会有她的倩影呢?原来作者故降低西施的出身,实为赞美它的神似,美而不俗,素雅低调尽在不言之中。而郑板桥的赏心品味,在此亦可窥见一斑;难怪他一生“兰气泼墨,成竹在胸”。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徐志摩采取意象派表现手法,将花与人妥贴重叠,只三言两句便成功地突出了朦胧诗的美感,从而将一份水样的柔情表达的淋漓尽致。不要从他的诗里找谁的影子,他的情的确有点“泛滥”,但,“滥”的美丽,“滥”的苦涩,“滥”的令人回味。不是吗?不论哪位出现在他世界的女人,都只是凄美了他的诗行,都只贪恋他孩子般的笑声;而多情却薄命的他,除了留给后人一首首惊艳情诗,和被后人津津乐道的风月佳话,终未得到“双影共分红,况复两心同”的垂青。


     “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大家耳熟能详的【爱莲说】列为明志佳作当之无愧。莲的生长坏境,外形芬芳,气质品性,周敦颐做了全面的挖掘。其实,它的影响又何至励志呢?其中“亭亭净植,香远益清”一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亭亭玉立”,很容易让人联想出脱得仪态端庄,散发着青春气息的女子。教材主编也真别出心裁,把它放在中学读本,让不全一饱眼福赏过莲荷的我们,让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也就在那时,便将一朵莲花植种心田,恰如初恋,虽未有意中人,但却懵懵懂懂有了心仪的轮廓。


       然而,无论赏心,怡情,明志,一句“莲之爱,同予者何人”?却道破清欢之真谛。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禅是一粒果


        花开有果无果,终要谈果。正如,荷为茎,莲为果,笼统称之为莲荷。不论人们赋予荷花多少赞誉,莲子的苦,也真真切切。有诗为证“新收千百秋莲菂,剥尽红衣捣玉霜。 不假参同成气味,跳珠椀里绿荷香”。

       歌词的下句是“一粒多情的果”,毫无疑问,隐喻爱情。这里要涉及的,恰如其分的人,便是一代情圣仓央嘉措。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的手里,不舍不弃...”
 

       事实上, 若没有“仁珍旺姆、达瓦卓玛、于琼卓噶”三位名莲,他又怎会吟出如此痴情、又净化心灵的隽永诗句?又怎能与红尘之外修成正果?

       我们期盼爱情,甚至不惜生命,不惜,在佛前苦求五百年、一千年。但,不是你错过花开的时间,就是,在你明白爱的时候,爱情却与你擦肩。抑或,如【一朵开花的树】,凋零的是心,而不是花瓣……
      
       但这些又如何?我们肉体凡胎,赤裸裸的来到这个世界,又怎赤裸裸地离开?爱情不全是生命的全部,但生命的每一步,却是一次爱的历程。为情而忘乎一切的世人,谁又在乎、谁又能左右或预知结果?

       看来,真正的爱情,无所谓是否拥有,无所谓在一起短暂亦或长久,而在于灵魂阪依和精神支撑的浅与深。你,在与不在,我,唯你是爱。

       其实,所谓的情深,不过是无怨无悔,心甘情愿的付出,不给自己留任何退路;所谓的缘浅,无非是莫之奈何,自我安慰的籍口。

        而如鱼饮水,冷暖自知的个中滋味,又何尝不是一种别样清欢?


  

禅是你和我


          半入淤泥半吐芳,半份明媚半忧伤。

         日照嫣红羞俗妆,月映碧翠凝暗香。
         晓风骤,宿雨狂,阿紫落凡小河塘。

         眷眷柔情水思量,幽幽痴梦谁参详?
 

       一次不经意的遇见,可能会成就一份两心相悦的爱恋。就像你和我。
 
       一首【一剪梅】,连起长长的红线,殷勤的青鸟衔着一封封“信函”飞来飞还,丝丝缕缕的心动与点点滴滴的感动,及坎坎坷坷的情路,成就了一场心有灵犀,难舍难分的姻缘,于是,烟水之湄,我的心埂,也开出娉婷一朵。
      
       她是有莲荷一样的颜色,或白,或红,或鹅黄,都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容貌。

       她是有莲荷一样的芬芳,是张小娴笔下的雨荷,几经催打却傲立坚强;是徐志摩心目的风荷,莫名的让人心生疼惜。

       她是有莲荷一样的品性,善良纯真,逸尘脱俗,洁身自好。试问,物欲横流的俗世,有几多墨迹不沾的纸张?!

       若把莲荷比仙女,浓描淡写总心仪。

        而我的清欢,恰是,与你在同一个世界,安暖相陪,寂静欢喜。

      我的清欢,是淅淅沥沥下起了雨,那把花伞下的背影最像你;是你工作累了,想为你桌上偷偷放一杯水;是午夜失眠听着音乐,突然想起你有没有入睡;是凌晨悄悄去看你,生怕打扰了你的梦呓……

      若你愿,请允我,不做那蜻蜓俯巡其上,只为流连花香;亦不做那片行云飘忽不定,只为偷窥你娇美模样。在你的池塘,我甘愿是一泓碧波,让你的婀娜倩影,在我的心头荡漾;在属于我们的天地,一起快乐徜徉;在月上柳梢的子夜,静静分担你的落寞和忧伤。
      
      如你说,我们不说永远,只为自己一个在乎,只给对方一份呵护。

      假如有天,我不得已离开这里了,记得不要“还我明珠”,亦不要“记得那人同坐”;更不要求佛问果,就当,就当一切是莲荷惹的祸!

       我都已想好,待到那时,我便置一田地,傍水而卧,于那个与你初见的季节,丢落一把莲子,来世,是否会莲荷满塘?若可,让我们再度相逢,花开并蒂,续完这一支紫陌红尘,遗憾绝唱!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