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西伯利亚黑拳训练集中营——地狱写真

自卫转生术2018-12-05 16:28:12

  “我养了一只猫,它喜欢趴在沙发上。有一天,我用手指般粗细的绳子把拴在栏杆上,等我回来的时候,它又趴在沙发上了。绳子已经被它弄断,就连猫这样小的动物也有很大的潜力。”

  亚力山大·彼得罗夫最喜欢用这个故事作为他讲话的开场白。亚力山大·彼得罗夫在西伯利亚黑拳训练集中营做了8年教练,后被控“组织恐怖活动”入狱,刚刚获得自由不久。他从来不承认自己是格斗教练,用他的话讲是研究“生存”。“生存是任何生命最为基本的需要。生存受到威胁时,它就能够发挥出巨大的潜力。把青蛙扔到油锅里,它会立即跳出来,老虎狮子在笼子呆的时间久了,再放出来时它们就失去了大部分的生存能力。天赋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随时随地处在生存的压力当中,这样才能把自身最大潜力发挥出来。”彼得罗夫认为黑市拳手令人恐怖的杀伤力并不是缘于他们的天赋多么出众,黑市拳赛本身决定了它只能吸引天赋一般的拳手参与,只有训练才具有决定性。

  西伯利亚黑拳训练集中营的拳手来源复杂,有桀骜不驯的格斗运动员,有臭名昭著的街头打手。然而,他们一旦踏入训练营,就能够成为黑市拳台上的杀人机器。训练营周围布满了电网、地雷,更有荷枪实弹的警卫在外巡逻,拳手稍有反抗就会招致杀身大祸。老板高薪聘请了许多资深黑市拳教练、原克格勃教官及其他格斗项目的高手来训练拳手。从第一天起,这些黑市拳手就要面临着生与死的选择。教练的要求苛刻得令人咋舌。2小时内完成600个100公斤深蹲,4小时内踢断30英寸的木桩,徒手与6只狼狗独室搏斗,徒手与两名手持棍棒的教练对搏。很多人在训练中受伤,死了的与重伤难以医治的全部被埋掉,拒绝训练的人会被当场处死。彼得罗夫称这种地狱般训练为“自然选择”。“在训练中总会有人死掉,这是无关紧要的。只要1/3的人活下来,就说明训练是成功的。实际上自然界的一切事情都是这样——适应的活下来,不适应的淘汰掉。做任何事情都必须积极向上,没有高度的积极性,就不能成为最棒的!外面那些可笑的格斗,拳手有规则、教练与裁判的保护,实在不行还可自动弃权,这又如何能够叫拳手全身心地投入训练与比赛?必须随时随地使拳手处在死亡的威胁之下,这样才能把最大的潜力发挥出来。当然,会有人精神崩溃,有人力所不及。但总有人能活下来。”

  西伯利亚黑拳训练集中营的拳手时刻处于高度紧张的精神状态之中。在这里最不可思议的要求也被认为是正当的。拳手只是这里训练的产品,不合格的要销毁。90公斤以上的拳手必须达到400公斤以上的深蹲成绩,一脚踢断直径20英寸的木桩,限期不达标的会全部被处死。教练经常在夜深人静之时溜进拳手的宿舍,用鞭子对其进行抽打,后来拳手都养成了一种稍有响动就会醒来并迅速做出反应的技能。拳手有时围着400米的训练场跑2小时,然后再回爬100多层的楼梯,不达标的轻则被毒打,重则会被当场处死。有时犯错误的拳手还会得到一个宽大处理的“机会”,与灰熊关在一起20分钟,有受重伤走出来的人就会被宽恕。

  黑市拳教练所传授 的技术是相当简单的。虽然所有的徒手格斗术的内容都要涉猎,但核心训练内容不会超过10种。黑市拳要求一切训练内容都要以最快、最狠地击毙对手为目标。拳法威力有限,不可能作为训练的重点。最受推崇的技术扫踢、侧踢。其次是肘膝与反关节技法。训练营要求拳手的腿脚如同钢铁一样坚硬,许多拳手都能踢断铁棍、木桩与石块。在黑市拳赛当中,很多人都是一踢致命的,颅骨被踢裂造成当场死亡。那些被踢断四肢、踢伤内脏的情况则更不在话下。黑市拳手平时要进行大强度的深蹲与跑步练习,以造就超人的力量与体能。从西伯利亚黑拳训练集中营走出来的拳手,一个个丧失了常人的感情。他们残忍而镇定,不放过任何击毙对手机会。在世界各地黑市拳赛当中,西伯利亚来的拳手让人闻风丧胆。

  彼得罗夫年近80岁了,头发已经全白。他在谈及这些可怕的过去时,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流露,甚至会对你说:“如果你在那里训练,说不定也会成为拳王的。”

 

世界上KO率最高的格斗比赛是什么?是泰拳比赛,是自由搏击比赛,是无限制格斗比赛,还是终极格斗比赛?的确这些比赛的KO率很高,但其与黑市拳赛比较而言则是小巫见大巫,因为黑市斗拳的世界大赛的KO率几乎就是100%。

丰厚报酬吸引人走上残忍刺激的黑市拳台 

  拳台之上,一方被另一方的高位扫踢击中要害之后,便如同大树被伐一样——轰然倒地,而台下观众则欢呼雀跃。未几,败者因伤势严重而丧命。这不是人类文明的公开格斗竞技比赛,而是很多人拒绝承认的黑市拳赛。由于这种比赛形式游离于正统的格斗道德之外,故而为众多的武人所不耻,然而其存在性则是不可否认的——其历史就如同格斗技自身一样悠久,从美洲到非洲,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几乎都有它的影子。

  何为黑市拳赛?它有两大特点。其一,报酬丰厚。黑市拳赛的总奖金要比同级别的市面公开的任何格斗比赛都高得多,而且也无须向政府纳税及交纳其他的费用。由于黑市拳赛场面残忍刺激,所以很多富人愿意出高价支付门票。更重要的一点是,黑市拳赛允许各种形式的赌博,尽管在西方大多数商业比赛均附有博彩的内容,但比较而言,黑市拳赛却更具彻底性,即没有任何限制。其二,打斗的任意性。黑市拳赛是真正“无规则、无限制”的格斗比赛,除了禁用武器外,参赛拳手可以用任意方式攻击对手。手段越是残忍就越受到鼓励,正因为这样,黑市拳赛才能满足人们渴望刺激的欲望。

  黑市拳赛的伤亡情况较为普遍。尤其是在一些顶级赛事当中,几乎每场比赛都会有人受重伤,死亡率一直居高不下。黑市拳手一旦走拳台,即面临着两种选择。或是打残打死对手,或是被对手打残打死。所以说走上黑市拳台,就等于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既然这样,为什么还有人参加如此拳赛呢?高额回报是拳手参加黑市参赛的原动力,黑市拳赛没有复杂的赛制。只要能连续几场获胜,拳手就能够暴富。黑市拳赛要求参加者掌握纯粹的杀人技能,单纯依靠技术取胜、缺乏杀手锏的拳手是无法生存于黑市拳台之上的,由于受到规则的限制往往成绩平平,而在黑拳比赛中却有绝佳表现。黑市拳赛选手有着类似财徒般的心理,尽管其中的大多数人并不想长期从事这种杀人不偿命的职业,可是他总是相信自己会赢到最后。然而幸运的只有为数很少的一些人,他们适时地离开了黑市拳台,而绝大部分拳手却永远倒在了黑市拳台上。

  拳王说:“必须做的是疯狂训练,把自己变成一台杀人机器。”
黑市拳台是所有格斗技术的试金石。这种残忍的赛事至少有一点是其他市面上公开格斗比赛想做却永远不及的,即选择最为实用的格斗技术,任何不合实际的打斗技都会在这种用生命做赌注的较量被暴露无疑的,黑市拳赛有一句老话叫:“任何人都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正统的格斗界最不愿意承认的一点就是:黑市拳手的格斗水平的确很高。因为只有这些人才是真正依靠自己拳脚来摆脱死亡威胁的!米特·卡内拉曾是美国的黑市拳王,和所有的黑市拳手一样,他也希望在赚足金钱后能全身而退。可惜他在自己的最后一场黑市拳赛中却断送了前程,被对手踢中头部落败,老板认为奄奄一息的他再没有利用的价值了,就决定把他杀死。适逢警察抓捕,才拣得一条性命。警方希望以卡内拉为突破口来斩断黑市拳赛组织这张大网,可惜狡猾的黑拳组织者从来不让参赛拳手知道过多的内情,最后警方只破解了网边的几个小结罢了。“我们只关心两件事:金钱与生命。”卡内拉说,“黑市拳手在圈外都没有什么名气,另外黑市拳赛组织也要求我们生活在社会的边缘。但话又说回来,我们对那些所谓的荣誉也不感兴趣,什么拳王、泰拳王、自由搏击冠军在黑市拳台上走不了几分钟就会被干掉的。没死亡的威胁,你就不可能掌握全面的技术。必须做的是疯狂训练,把自己变成一台杀人机器。任何的训练不足与比赛疏忽只能导致一种结果,那就是死亡。”黑市拳手必须对包括掏裆、挖眼、咬喉、折手在内的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形都有预见。“全面的技术是对黑市拳手最为基本的要求,只有绝招而技术不完备是不行的,在拳台上,对手总是能找到你的弱点的,那一刻就是你的死期!”卡内拉说,“但没有绝招又不行,对手会在几分钟内把你杀死。”与大多数人想象不同的是,黑市拳赛多数并非以贴身肉搏结束打斗的。相反,这些拳手更倾向于与对方保持适当距离,然而用腿法解决对手。这是因为黑市拳手技术全面,如果进行内围纠缠的话,往往会落个两败俱伤。”

  虽然黑市拳手要对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形做准备。但长期的比赛证明,规律的存在是一定的,每个人都会使用最有利的技法进行生死格斗。在这些技术当中用到最多且最有杀伤力就是扫踢,其次是膝撞。

  "几乎所有搏击者都宣称自己拥有世界上最强劲的腿法",黑市拳手卡尔·帕切克说,"他们的踢技实际上根本不能与我们相提并论。据说在中国有人能踢断直径27英寸的钢柱,其力确实很大,然而如果不能用于格斗当中,则没有一丝一毫的用处。安东尼也能做到这点,但他不是为了炫耀,而是为了获得最可怕的攻击威力。"安东尼在他168场黑市拳赛中仅失利1场,而他167胜中的114胜是用其霸道无比的铁腿当场击毙对手的。没有人测量过他的铁腿威力到底有多大,黑市拳手也不关心,力量本身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只有胜利才是重要的。

黑拳训练集中营令受训者如同生活在地狱中 

  为了把自己锻造成一台杀人机器,黑市拳手必须进行艰苦卓绝的训练,没有一个人敢偷懒,因为这是要用生命作为代价来补偿的。西伯利亚黑拳训练集中营是1998年被捣毁的。在那里,训练的残酷程度简直叫受训拳手如同生活在地狱中,他们每天要和野兽进行对搏,要用树干、石头甚至钢铁来磨炼踢技。不过,其训练的效果却非常显著,从这个训练营走出的黑市拳手好像丧尽了一切感情,在拳台上真的成了一台台杀人机器,令对手不寒而栗。

  人们在西伯利亚黑拳训练集中营甚至还发现了十几岁的孩子。这些小街头霸王认为打黑拳是他们最好的发财之路。其中一个孩子握紧拳头,双眼投射出冷酷的目光说:“等赚足了钱,我在莫斯科买一幢别墅,就是不成为拳王,别人也不敢惹我。”

  除了双人对打比赛外,黑市拳赛还有其他刺激的项目:以一对多。高水平的黑市拳手有时会同时面对多名拳手,以展示他的超强实力。有时多人方可以使用棍棒,但单人不可以。安东尼就曾徒手战胜过3名手持铁棍的拳手,其中两人当场被击毙。卡内拉说:“优秀的黑市拳手的腿脚挥动起来就如同疾速运动的铁棍一样无人能敌。”此外还有人与野兽的搏斗及群殴。这些项目简直就是对生命的嘲弄,许多正统的格斗界人士对此真可谓深恶痛绝,认为其残酷程度比古罗马时代的角斗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常人心中黑市拳手不是英雄,更像是怪物,他们生活在社会的边缘。人们试图使自己相信:世界上不存在这样的一类人和这样可怕的徒手格斗术。然而,这却是事与愿违的。在许多国家,黑拳比赛都被列为非法活动,虽然屡禁却不止。巨大的经济利益的驱使及人类残忍本性的再现与发泄可能就是其存在的源泉。黑暗的拳台上永远都少不了拳手的浴血奋战,今天的胜利者明天或许就变成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用血腥死亡创造纪录——黑拳比赛世界之最 

  参赛场次最多的拳手——格林威尔·张(1907年~1971年),有记载的战绩是476战全胜,其中241场击毙对手。张出生在中国,身高1.82,体重86公斤,卧推110公斤,深蹲550公斤。技术细腻,滴水不漏,腿法攻击路线丰富。1946年以不败战绩全身退出黑市拳赛,创造了黑拳比赛历史上的神话。

击毙率最高的拳手——弗兰克·陈(1951年~1979年),97战96胜1负,其中95场击毙对手。陈出生于台湾,身高1.81米,体重94公斤,卧推125公斤,深蹲585公斤。对于同时代的黑市拳手来说,陈简直就是一场噩梦,被其击败的拳手只有一人活着走出了拳台。虽然陈只是个短命拳王,但其“大斧”——夺人性命的双腿却被公认为黑市拳击史上最令人恐怖的武器。

最快击毙对手的纪录——阿格拉·肯特在1964年的一场黑市拳赛中以2秒击毙对手。比赛一开始肯特第一腿就击中对手的头部,将其击杀在地。黑市拳赛中确有许多实力相差悬殊的双方对阵,但如此迅捷地结束比赛的情形也实为少见。

最漫长的黑市拳赛——低水平拳赛中的“泡蘑菇”场面。1985年在美国进行的一场黑市拳赛竟然持续了84分钟。打斗双方浑身是血,无奈实力所限,使出全身解数也不能结果对手。最终由于一方体力不支而结束比赛,此时观众席上已空空如也。

力量最大的拳手——拳手的攻击力量很难测量,虽然绝对力量与攻击力量有一定的差异,但相比之下,能够准确测量到。俄罗斯拳手尤里·波勒夫(1964年~),94场全胜,64场击毙对手,其身高1.85米,体重107公斤。卧推160公斤,深蹲615公斤,在黑市拳坛堪称一绝。波勒夫腿击确有千钧之力,但其进攻路线却略显身调。

速度最快的拳手——韩国拳手金贤智测量时的出腿速度是1分钟312次,平均每秒出腿5.2次。但格斗专家却普遍认为印度拳手阿格拉·肯特才是速度最快的拳手,在黑市拳赛中他常能做到后发先至,令对手惊恐不已。

平均比赛时间最短的拳手——弗兰克·陈平均每场比赛用时只有68秒,令人惊叹。但格斗专家认为查理克逊与威廉·王的纪录也是毫不逊色的。因为他们参赛场次更多,与高手交手的次数更多。查理克逊出生于印度,战绩是421次全胜,317次击毙对手,平均比赛时间是1分52秒。威廉·王出生于中国,战绩为433次全胜,352次击毙对手,平均比赛时间为1分48秒。

身材最高的黑市拳手——加纳拳手蒙多利·格洛弗,身高2.10米,体重109公斤,卧推100公斤,深蹲425公斤。

体重最大的黑市拳手——美国拳手威尔比·伯格身高1.94米,体重165公斤,卧推130公斤,深蹲535公斤。伯格摔跤出身,跤技精湛,更加上一身巨块,曾在终极跤场是个巨无霸。可惜格斗不是摔跤,伯格在其第三场黑市拳赛就被只有82公斤的对手击毙。

击毙率最高的技法——扫踢。尽管顶级黑市拳手的脚法多数变化诡秘,但论及击毙率最高的单项技术,则非扫踢莫属。

身材最矮的黑市拳手——过矮的身材不利于格斗。低水平的黑市拳赛中曾有过1.50米的拳手,但战绩不佳。相比之下,柬埔寨拳手身高1.54米的齐奥塔林能取得37战36胜1负的成绩,已实属不易了。

体重最小的黑市拳手——据研究表明,拳手的体重至少应在70公斤以上,才能维持同频率的重击。泰国拳手万猜·昆·巴齐亚(1956年~)体重不过80公斤,却有着218场全胜,131场击毙对手的骄人战绩,曾一度在顶级比赛中排名第一。

最强劲的双人组合——来自泰国的差猜·卡托吉与影律·菲巴南。战线是164战163胜,1974年的一场黑市拳赛中卡托吉被击毙,菲巴南身受重伤。
最强劲的三人黑市拳手组合——印度的"湿婆战士"组合。其战绩是92战91胜。这在偶然性极强的三人组格斗中很是罕见。(待续)

不同等级黑市拳赛用技统析

  黑市拳赛等级繁多,其技术特点也不尽相同。随着拳赛等级的不断上升,拳手所用技法则越来越趋于集中与优化。

  初级的黑市拳赛参赛者人数众多,水平参差不齐。几乎所有的格斗技术在这样的比赛当中都能见得到。整体看来,其技术取向发散,拳手用技的单一性很是突出。初级黑市拳赛技术统计:扫踢11%,侧踢7%,腾空腿法2%,其他腿法3%,膝法6%,拳法42%,其他手法2%,肘法5%,反关节技8%,摔法7%,地面技法5%,头术2%,内围技术3%,从中可以看出,拳法的使用率最大,其他技术的使用比例差别不太大。

  中级黑市拳赛的最重要的特征是使用的格斗技术有了显见的过滤,即那些明显不实用的格斗技术已经被淘汰出局。参加该档比赛的拳手技术都比较全面,一般对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形均可应付,但长期参加此类拳赛的拳手全具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他们的重击能力仍然有限。中级黑市拳赛的平均用时仍然较长,击毙率有了提高。但是,多数击毙是发生在比赛的后半段,拳手体力严重不支的情况。

  中级黑市拳赛的格斗技术统计:扫踢24%,侧踢14%,腾空腿法0.3%,其他腿法2%,膝法10%,拳法21%,其他手法0.3%,肘法5%,反关节技11%,摔法4%,地面技法5%,头术0.4%,内围技术3%。总体来讲,技术运用平均,扫踢、侧踢、拳法、反关节技使用的比例较高,但那些限制性大、实用性不高的技术如头术、腾空腿法等在此中已很少有人使用了。

  高水平的黑市拳赛用时较少,致死率很高,拳手都有极强的重击力,各方面技术也都非常全面。拳手的运用格斗技术已表现出了较强的取向性:腿法、膝法、内围技最为常见,其在打斗距离体现出明显的层次性。拳法、肘法、反关节技法、摔法重击能力不足,且或多或少影响防守,再者其在距离上的可替代性也很强,在高水平的的黑市拳赛中已经极少有人使用。拳手一般使用腿、膝、内围技术三层攻防。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黑市拳手渡边哲也,他的进攻常是以重击腿法展开,以期在外围消灭对手;如若对手试图做近距离打斗,他就会用膝做重击;双方距离再近的话,他就会用插眼、咬颈及反关节技法来对应。渡边腿法的威力很大,然而却没有达到运用自如的程度,因为仍有30%的对手能够突破其外围防线,与顶极黑市拳手相比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渡边在与尤里莫罗索夫对阵当中仅仅24秒就为对手所击毙,这便是差距的体现。高水平的黑市拳赛技术统计:扫踢29%,侧踢28%,腾空腿法0.04%,其他腿法22%,膝法18%,拳法0.3%,其他手法0.02%,肘法0.1%,反关节技法0.2%,摔法0.2%,地面技术0.1%,头术0.04%,内围技术0.04%。由是可知,扫踢、侧踢等高效腿法主宰此类拳赛,其次就是膝法与内围技术。

  顶级黑市拳赛可说就是拳手与时间的较量。参加该档比赛的拳手都有摧毁性的重击能力,能瞬时击毙对手。在此类拳赛中,拳手最微小的失误也能给其带来灾难性的后果。1982年宋猜·帕昆与格里·卢西奥在方井拳台进行决斗,帕昆后退之时担心撞到墙壁,向后瞟了一眼,即被对手捕捉到机会,一记扫踢便结果其性命。顶级黑市拳手的必杀技几乎是清一色的腿技,在极为偶然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出现近身打斗的情形。1964年,伯纳德·奎恩与布里奇斯·维托决斗,奎恩在进攻当中扫腿出现了罕见的失误,即重心失控,可是维托却也没有抓住这次千载难逢的反击机会。双方距离已是十分接近,而此时两人都怕调整位势遭到对手反击,只有靠在一起了,维托反应较为敏捷,一记重膝击毙奎恩。

  顶级黑市拳手都具有威力非凡的腿技,且速度、力量相当完美,技术多样。最为著名的像“章鱼”格雷斯·李,能在几乎所有的角度与位势发动致命的进攻,让对手防不胜防。步法在黑市顶级拳赛中占据中心位置,这是因为攻击威力太大,格挡已难以使用,只能利用步法与身法进行躲闪。然而,即使拥有最灵活的步法与躲闪也难以长期秦效,因为顶级拳赛要的是拳手先发制人,在尽量短的时间内结束比赛。

  顶级黑市拳赛技术统计:扫踢32%,侧踢30%,腾空腿法0.008%,其他腿法37%,膝法0.8%,拳法0.0007%,其他手法0.0001%,肘法0.001%,反关节技0.1%,摔法0.01%,地面技术0.02%,头术0.0002%,内围技术0.06%。在统计中其他腿法占的比例最大,说明顶级拳手腿法运用自如,不再局限常见的腿法。

  ●你死我活的四场经典黑市拳赛 

  1.哈格勒·李VS桑德·阿尼姆(1964年)

  李(1934年~1969年)出生于中国,绰号“战虎”。身高1.84米,体重90公斤,卧推100公斤,深蹲565公斤。战绩368胜1负,其中181次击毙对手。虽然其击毙率不是很高,但技术全面,尤其腿法精湛,是黑市拳击史上最好的技术性拳手之一。在20世纪60年代统治世界黑市拳坛。1969年被“铁锯”奥兰多·比耶克击毙。

  阿尼姆(1928年~1964年)出生于印度,绰号“努象”。身高1.78米,体重84公斤,卧推110公斤,深蹲550公斤。战绩为247胜1负,117次击毙对手。其也以技术全面著称,在控制格斗节奏方面尤其见长,对手经常会不知不觉地进入他的死亡圈套。

  这场黑市拳赛被称为“中国虎与印度象之战”。双方都来自两个著名格斗大国,他们均是参赛超过200多场的黑市拳坛宿将,且都以攻防技术全面著称。当时该拳赛创下了黑市拳赛赌金的最高历史纪录,赛前两人全受到严密保护,以防不测。比赛开始后双方的攻防转换极快,令人眼花缭乱。阿尼姆试图控制格斗节奏但并未成功,显然还是李的快攻更加严密,在第4分52秒以一记看似随意的腿法将阿尼姆击毙。赛后部分赌徒发生枪战,4人丧生。

  2.安东尼·马库斯VS塔克·霍根(1992年)

  马库斯(1962年~1996年)出生于印度尼西亚,绰号“地狱魔王”。身高1.88米,体重102公斤,卧推140公斤,深蹲560公斤。战绩为167胜1负,114次击毙对手。马库斯是西伯利亚黑拳训练集中营最为出色的拳手之一,其扫腿技术最为突出,可以说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他的打法看似简单——过于依赖扫踢,但却每每奏效。1996年被“疯子”阿兰·佩迪拉击毙。

  塔克·霍根(1961年~1992年)出生于加纳,绰号“食人鱼”。身高1.96米,体重108公斤,卧推140公斤,深蹲580公斤。战绩为266胜1负,其中177次击毙对手。霍根力大无比,形似黑铁塔,铁腿招招致命,经常把对手的双腿踢断,但速度相对慢些。

  两人都是典型的重击型拳手,技法简单然而攻势如潮。以往二人均能迅速结果对手,但此役他们的实力实在接近,比赛竟然持续了15分38秒钟,场面异常酷烈。霍根的双臂与锁骨先后被踢断,最后丧失了防守能力为马库斯击毙。但马库斯也被对手折断了右臂与三根肋骨,比赛结束时几乎到了虚脱的程度。此役的胜利标志是马库斯的黑市格斗生涯达到了巅峰。

  3.万猜·昆·巴齐亚VS卡莱宁·伊万诺夫(1984年)

  马齐亚(1956年~)出生于泰国,绰号“鳄鱼”。身高1.81米,体重80公斤,卧推105公斤,深蹲485公斤。战绩为218场全胜,131场击毙对手。他是参加黑市顶级拳赛最为瘦小的拳王。然而其腿法路线多变,极难防范,经常击毙较其重得多的拳手。昆·巴齐亚退役后,一直在印度尼西亚的班加旺训练营担任教练。

  卡莱宁·伊万诺夫(1955年~1984年)生于前苏联,绰号“重炮”。身高1.91米,体重113公斤,卧推155公斤,深蹲570公斤。伊万诺夫秉承了西伯利亚黑拳训练集中营的传统——技术简洁、精准、凶狠——典型的近压式手法。

  双方体重相差悬殊,技术特点也截然不同,一个简洁实用,一个狡猾多变。比赛开始后,伊万诺夫一直对巴齐亚穷追猛打,但其步法略显缓慢,因而不能控制对手。相反,巴齐亚则很好地贯彻了预定的战术思想,用变线腿法狙击对手。第4分16秒伊万诺夫由于判断对手腿技进攻路线错误,被巴齐亚所击毙。尽管巴齐亚取得了此役的胜利,但是潜在的很多挑战者认为他要比伊万诺夫更容易对付。一年后巴齐亚即退出了黑市拳赛。

  4.弗兰克·陈VS纳瓦托·迪萨(1975年)

  弗兰克·陈(1951~1979年)出生于台湾。身高1.81米,体重94公斤,卧推125公斤,深蹲585公斤。战绩是96胜1负,其中95次击毙对手,是黑市顶级拳赛中被公认的最为凶狠的拳手。 两条铁腿若巨斧般地锋利,攻势之猛叫人窒息。然而他有一个最致命的弱点:体力不足,正因为如此,1979年他被“推土机”克里斯蒂·保利击毙。

  迪萨(1951年~1975年)出生于菲律宾。身高1.80米,体重88公斤,卧推100公斤,深蹲490公斤。战绩是125胜1负,其中71场击毙对手。虽然其在顶级拳手中力量稍显逊色,但他通过密不透风的进攻与多变的攻击路线做了完美的弥补,他同样也是一名极为凶狠的拳手。

  两名拳手的技术特点相近,观众原以为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龙争虎斗。可出乎意料的是,迪萨在陈势如潮水的攻势面前竟无还手之力,仅仅38秒钟就被陈的大斧击倒。陈再次展示了他深不可测的非凡的实力,让整个黑市拳击界感到震惊。

  每一个黑市拳手都想成为拳王,每一个真正的教练也都想把自己所训练的拳手塑造成无人匹敌的高手。要想训练出强大的黑巾拳手,所须具备的条件是:最为严酷的比赛环境,最为实用的格斗技术与理论,最为严格的训练。最强的黑市拳手不会去追求什么风格特点,如果这样的话,他早就横尸拳台了。最强的拳手只会追求
最强的技术,只有这样才.才能在黑市拳赛中得以生存。
  ●好勇斗狠腿如大斧的“唐龙”陈进生
  彼特·阿本斯拿出—张照片,指着上面那个身体结实、目光凶狠、正在扪踢铁柱的中国人说:“这就是唐龙,我所见过的最凶狠的家伙。”他艰难地抬起他那条肌肉萎缩的手臂说:“看,这就是他的杰作。说老实话,与他比赛后还能活着走出拳台已经是相当幸运了。”当时那场比赛阿本斯体重122公斤,而唐龙只有9l公斤,然而一上场唐龙就像砍柴一样地把他扫倒。他的那双“大斧’曾96次将对手砍倒,而阿本斯是唯一——个后来又苏醒过来的人。
  唐龙原名陈进生,即前面我们提及过的弗兰克·陈,他出生在台湾新竹。尽管他喜欢叫自己“唐龙”,但拳手都叫他“鲨鱼”。陈的名气不如凯特·斯林德和安东尼·马库斯,但这多半出于他格斗生涯太短的原因,然而黑市拳击界把其统治的年代认为是最黑暗的时期。陈是—个优势与劣势同样突出的黑市拳手,公正地说,他的攻击是20世纪黑市拳坛最强的,如果不是体力太差的话,陈可能一直打到50岁。在其全部获胜的比赛中,没有一场超过4分钟的,最强大的拳手与陈对攻时都显得软弱无力。即便是逃,也很难避开他锋利大斧的劈砍。
  事实上,陈的双腿比真正的大斧还要锋利得多。阿本斯是唯一一个在与其比赛失利后能够回忆场上情况的人。“陈的腿法看上去非常随意,好像可以从任意角度进攻。看上去随便踢出来的腿,实际上力有千钧。以前我观看他的比赛,总觉得他能轻而易举把对手踢倒,即使是擦着一点。直到我自己被击中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真是太可怕了。”
  陈出生于—个武术世家,他的父亲精通中国功夫,陈自小就受严格的格斗训练。但与其父不同的是,陈好勇斗狠,喜欢凶残招法。“我总是追求最简洁最实用的技术,一天24小时,我可没时间练习那些软绵绵的东西。”父亲对他训练的内容感到震惊,因为他的打斗纯粹是要以取对手的性命为目的。陈与人较量也从不留有情面,他认为功夫比赛中的条条框框“非常愚蠢,是在保护弱者”。12岁时陈与人比武,就险些将对手打死,从此声名扫地。陈开始黑拳职业后,他的大斧让那些习惯了拼杀的黑市拳手感到恐怖,甚至很多拳手准备雇佣枪手干掉他。后来,陈的父亲莫名其妙遭枪击身亡,很可能与此有关。陈疯狂地杀掉了他怀疑的6个人,然后到了美国。
  陈称自己“充满了仇恨”。他有一·种破坏欲,即使和他站在对面说话的人,也会被他言语与目光中流露的凶狠惊呆。但他的日常生活非常有规律,仿佛就是为格斗而生。他每天除了饮食休息外,就是疯狂训练。陈不沾烟酒,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使自己始终处于身体的最佳状态。陈非常重视力量与击打威力的训练,每天都进行高强度的深蹲练习,用最坚硬的物体来强化腿技,他锋利的大斧就是这样练出来的。可是他不喜欢有氧训练,很少跑步与爬台阶。
  陈的弱点也是非常明显的,就是耐力欠佳。只不过他的进攻实在太过强大,绝大多数的对手根本等不到他体力下降时就被结果了性命。陈的进攻是立体的,两只大斧以惊人的速度挥舞,从不吝惜体力。在拳台上,被其追杀的对手经常感到上天无路,人地无门,然而这种令人几近绝望的进攻并不能维持多长时间。在陈的格斗
生涯的后期,有许多拳手已经找到了对付他的方法,虽然他们都失败了,但陈的弱点也更加暴露无疑。在黑市拳赛中陈不是一个战略家,不会聪明地分配自己的体力。但更可悲的是,陈宁可将他强大的攻势发挥至极限,也不愿意抽出时间来强化一下自己的体能。
  陈在其后期精神上也出现了严重的问题,他经常公开宣扬暴力与杀戮,声称“自己一生中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拳台上把对手的脑袋踢爆。”他的训练越来越疯狂,越来越残忍。甚至一天24小时不间断进行训练,而临近比赛却无法调整到最佳的状态。陈终于在一种焦躁不安中迎来了与“推土机”克里斯蒂·保利的决斗。保利也是一位以攻击力见长的拳手,但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陈会像砍断一根木柴一样轻易结果了他。
  比赛一开始,保利没有像以往那样向对手猛扑过去,而是一反常态,以近乎百米冲刺的速度来逃避陈的追击。顿时台下观众骂声四起,因为黑市拳赛还从没出现过这样怯懦的打法。陈死死盯住对手,两只大斧抡圆了进行攻击,然而却无法碰到对手。如果陈停止无效的进攻,那么保利就可能没有任何机会。不幸的是,在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中,猫最终耗尽体力为老鼠所杀。10分钟的打斗,陈一生中从未有过与人做如此长久的较量。虽然陈表面上的攻势没有什么变化,但内行看得出,陈最有威胁的进攻已经完全落空。此时保利一记扫腿袭来,若是在5分钟以前,陈可以无须躲闪,直接用其大斧迎击来折断对手的腿脚,但是现在陈却无法躲避,他就像一根被砍断的木棍一样直挺挺倒在了拳台上,就像那些被他砍倒的拳手一样。
  陈的格斗生涯虽然短暂,但却是黑市拳赛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他蔑视僵化的技术,其腿法完全没有固定模式,但却招招致命。他提倡有规律的生活方式,许多有天赋的拳手就是因为不健康的生活毁掉了自己的前途。他用自己的成功证明了拳台上力量与重击的重要性。但他的教训更是发人深省的,即拳手的素质必须全面。如果在某一方面特别突出,就可能长时间地掩盖大量弱点。但只要有一个弱点,在黑市拳赛的生死格斗当中迟早会被对手抓住。现在拳手都非常重视体能训练,负重跑与跳台阶已成了每天训练的必修课。虽然大多数比赛还是在短时间内结束,但是拳手随着比赛的持续体能迅速下降的现象已是不多见了。
  ●称霸美国黑市拳坛的“侧踢王”拉彼得
  在许多人眼里,印度是一个贫穷愚昧的地方,那里的人们面黄肌瘦,皮包着骨头。仿佛是对传统观念的嘲讽,黑市拳史上最强大的拳手之一——里克·拉彼得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印度人。他身高1.82米,体重98公斤,卧推130公斤,深蹲545公斤。在其174场全胜的格斗生涯中,曾109次用他那令人生畏的侧踢将对手送入地狱之门,对于同时代的黑市拳手来说,拉彼得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噩梦。
  拉彼得是著名黑市拳教练“魔鬼”威廉·拉赛尔最出色的学生。他的天赋并不优秀,力量与协调性都不突出,但其对拉赛尔言听计从。拉彼得是一个孤儿,4岁起就在拉赛尔的指导下进行格斗训练,很早就被培养出强烈的求生意识。拉赛尔认为一般的格斗项目或多或少带有表演的性质,每场比赛只有输赢之分。
  而黑市拳手面对的则是生死的选择,必须除去一切无用的不切实际的格斗技术,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训练与比赛当中去。在他眼中,拉彼得的世界只有格斗。拉赛尔曾对瑜珈进行过深入的研究,并把它用于打斗训练,结果证明这种训练非常有效,拉彼得有时一天只休息4小时,其他时间都用于打斗训练之用,仍然能够保持充沛的体力。再有就是拉赛尔把宗教的力量也纳入了黑市拳的训练,“对于宗教的狂热崇拜产生的力量有时甚于求生的欲望,里克是湿婆神的化身,所以他具有无坚不摧的力量。”
  拉彼得22岁称霸印度黑市拳坛。印度是一个格斗大国,很多黑市拳手都具有丰富的技术,但却总被拉彼得看似简单的侧踢摧毁。1962年拉彼得前往美国,一方面是其在印度已无人能敌,另一方面是其在印度已无立足之地。在一次街斗中,拉彼得被十几名手持钢刀的暴徒围攻,结果他自己毫发未损,对方竟丢下6具尸体。黑帮老大决定干掉拉彼得。幸亏他的老板从中干预,虽然暂时逃脱追杀,但其在印度已不可能再呆下去了。
  拉彼得进入美国黑市拳赛后,很快杀出一条血路,成为令许多拳手闻风丧胆的拳台杀手。在拳台之上拉彼得表现得异常勇猛,总是一上场就开始向对手发起全力攻击,用最短的时间击毙对手——其对手还没有反应就被拉彼得的强大攻势淹没。拉彼得的侧踢攻击范围很大,每一击均具有致命的威力。他与“扫腿王”文斯·巴拉克的拳台火拼好似火星撞地球,让观者胆战心惊。虽然巴拉克最终被击毙但拉彼得也身负重伤,好长时间才完全复原。1968年后,他开始走下坡道,虽仍
保持全胜,可场面越来越惊险。1970年拉彼得在艰难战胜“俄鬼”理查·希克后退出黑市拳赛。
  退役后的拉彼得来到哥伦比亚,在著名的黑’十字丛林训练营担当教练。在这片遍布毒蛇与蚊虫的热带丛林里,用近乎残酷的手段训练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狂热的格斗信徒。渚如“巨蟒”查昂·吉耶拉、“死星”保罗·布兰顿等很多黑市拳赛高手,均出于其门下。现在拉彼得正在担任“恶棍”何赛·拉菲奥的专职教练。这个强壮的墨西哥人简直就是拉彼得年轻时的翻版,拉菲奥正用他的侧踢统治着天同黑市拳坛。其他拳手要想推翻新老拳王的联手暴政,恐怕还右待时口。
  ●来自西伯利亚的“地狱魔王”马库斯
  拳击界的人喜欢把实力最强的拳手称为“魔王”,如索尼·利斯顿、乔治·福尔曼。在黑市拳坛也有一位“地狱魔王”,虽然知名度远不如上述二人,也没有人视其为英雄,然而他的名字足以让他的每一个对手从心底里感到恐惧。此人就是前文提到的安东尼·马库斯。马库斯(1962—1996)身高1.88米,体重102公斤,卧推160公斤,深蹲560公斤。战绩为168战167胜,其中114场击毙对手。
  马库斯是人类历史上实力最强的拳手。在徒手杀人技巧方面,无人能与他相提并论。很多人谈到他时都感到心情复杂。他是一部令人恐惧的杀人机器,但在格斗领域却无人能达到他那样的成就。他那令人胆寒的“钢铁扫腿”让对手感到绝望。每一个黑市拳手在上场之前都坚信自己能够胜利,这是他们能够生存下去的前程。
如果你的信心垮掉了,在场上就只能是一具会走路的尸体了。但马库斯能打垮最坚强的人的信心,因为你几乎找不到他的弱点。几乎没有人能突破他的扫腿组成的火力网。每个人都只有一次机会。只要被他的扫腿击中,你就只能企求自己能够保住
性命,即使那些天生的杀手也不例外。头部和躯干被击中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就连手臂被击中后也多数会折断。很多人试图在他起腿的瞬间寻找反击机会,但在他那惊人的速度和力量面前,几乎没有人能捕捉到稍纵即逝的机会。
  马库斯来自恐怖的西伯利亚训练营。他在这之前的情况几乎没有人知道。当他离开西伯利亚的时候,就连最苛刻的教练都对他赞赏有加。他能一脚踢断27英寸的铁柱,每秒钟踢出4脚,徒手杀死一头北极熊。他把西伯利亚的严寒带进了美国的黑市拳场。他的前6名对手几乎都是被他一招击毙的,总共花费的时间不超过两分
钟。整个黑市拳击界震惊了。在这里,几乎每个人都拥有强大的踢技,但像这样恐怖的威力却是史无前例的,甚至超出很多人的想象。他的身价直线上升,开始和—流的拳手交锋。他的对手几乎都是黑市拳击界最可怕的人物,如贾森·雅格布、迈克·奎罗特、瓦西里·彼绍夫,但这些人都先后倒在了他的脚卜。马库斯终于有机
会面对当时的“魔王”塔克·霍根。霍根也拥有毁灭性的扫腿和令人窒息的攻击速度。两人的这场殊死搏斗持续了接近16分钟,霍根最后还是没能逃脱死神的召唤,而马库斯也折断了右臂和三根肋骨。这场惊心动魄的大战宣告了新魔王的诞生,马库斯从此代替霍根成为黑市拳手的众矢之的。
  为了在极度危险的黑市拳场生存下去,马库斯一直沿袭着在西伯利亚时的训练体系。每天用400公斤以上重量深蹲10—15组,用花岗石和钢铁练习扫腿,让手持铁棍甚至加纳砍刀的助手陪练,每天训练超过12小时。
  在黑市拳场上,最小的失误也会导致致命的后果。马库斯用这种疯狂的训练方法保持最佳的体能和神经兴奋度。与此同时,一批批黑市拳手也在悉心研究马库斯的弱点,艰苦地训练,不断地向他发起挑战。但是,最后倒下的总是马库斯的对手。他在对手心目中的形象越来越可怕,已经形成了一种无形的压力,让人谈马色变。
  马库斯的技术体系十分科学而且非常全面,重击、侵扰、反关节及地面技术都很出色。但他几乎从未与对手进入过贴身肉搏的阶段,因为他的重击技术太突出了。马库斯几乎只使用扫腿这一种腿法,但技术非常完美。经过千锤百炼,他的双腿已经成了无坚不摧的武器。他的每一个对手在上场之前都会进行周密的战术策划,但却很难奏效,因为在拳台上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即使是魔王也有弱点,不可能永远胜利。黑市拳赛最可悲的一点,就是昔日的霸主多数都用一种最极端的方式退出:倒下。拳手们的攻击威力太强大,最小的失误也往往无法挽回,今天的强者很可能会在明天的生死对决中突然倒下。马库斯也不例外。正当他如日中天的时候,却在一场拳赛中出现了罕见的失误,被阿兰·佩
迪拉一记重击击倒,再也没能站起来。佩迪拉使用的正是马库斯最擅长的:扫腿。偶然之中总是隐藏着必然,佩迪拉很快就以他强劲的实力横扫拳台,一个新的魔王又诞生了。
  黑市拳台上的生死轮回还在继续。拳手们用一种最极端的方式展示着他们惊人的能量和潜力。虽然很多人对黑市拳手极度凶狠的攻击和对生命的蔑视感到反感,但却无法找到一种人道的方式与他们匹敌。难道是格斗残忍的本质造就了他们?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