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夜读|人情教人难为情

中国艺术报2019-01-15 16:32:33


人情教人难为情


阎  纲


日前读《中国艺术报》廖华歌女士《喧嚣之后》,联想到人情绑架的困惑。“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可是如今有些事难倒了有心人。我就遇上过棘手的事,弄得我左右为难,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先说一段故事,是我给外孙女瞎编的一个智力测验题。我说,我们家现在有外公、妈妈和爸爸。有一天,来了只大老虎,老虎饥极了,要吃人,我问她:“老虎马上就来,非来家吃顿晚饭不可,怎么办,让它老人家吃谁好呢?”她犹豫良久,终于开口:“那就吃?……我吧!”闻之感动。接着问:“你妈怎么能让老虎吃她的女儿呢?何况,你太小,肉少,老虎不够吃。吃谁好呢?”她默然多时,不语。我补充说:“外公身上净是骨头,老虎不爱吃;爸爸胖,老虎一顿吃不了,再吃就撑了。妈妈呢,不胖不瘦,不高不低,老虎一顿正好。你看……”她抢答:“那你就舍得你女儿?”问得好,绝!我说:“那怎么办,让老虎吃谁?”她立马说:“谁也不给吃,我们一块把它打跑!”我说:“傻姑娘,谁打得过老虎?”她一把拉起我:“走,现在就给动物园打电话……哈哈,外公骗人,是你编的!”

但是,下面我要说的这件事,却不是编的。

甲家、乙家都是我的至亲好友,他们闹翻了,各不相让,扭打告官。甲家说乙家不是人,乙家说甲家是疯狗,但在我眼里,甲家、乙家都是最最老实不过的大好人。

三年困难时期,母亲打北京回到家乡,食不果腹,不得已,回到她娘家,茅椽蓬牖,瓦灶绳床,碗里的汤水能照人,吃完上顿没下顿。当然,舅舅难处再大,也得和他们的亲姐妹共度难关,分一杯羹不成问题,但要让母亲和偎随在母亲身边形影不离的两个女子肚子都能填满,不管哪个舅舅,即使一日三餐都省下来点又能多出几口?可怜的母亲纺纱织布,两个碎女子(陕西话,小女孩)拣柴拾粪,加上舅家和甲家往往在揭不开锅时雪里送炭,一碗两碗活命粮,三条人命才得以苟存。母亲在世时常常嘱咐于我,亲戚朋友,谁的好处忘了都能补上,忘了甲家的好处,天打五雷殛。

老父在堂之时,属守“生命在于运动”的格言,以耄耋高龄自饮、自律、自娱、自动,一日三餐围火炉,两趟散步有乙家,乙家是老人徜徉街头的必经之地、精神时空的理想沙龙,烟茶招待、殷勤侍候、时下消息、前朝旧闻,信马由缰、海阔天空,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想聊到什么时候就聊到什么时候。我每回探亲到家,父亲头一件事就是叫我去看乙家叔叔。父亲来京近两年后执意要回县看看,主要也是想念乙家——他的精神乐园。

现在两家打官司,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都是实在人,我的心像剑扎刀搅一般。此时此刻,我比奉调晋京审理潘杨两家诉讼的寇准,还要作难。

最难最难的,还是两家都要我找主管司法的副县长,说我在县长面前能说上话。人家县长,一次上北京举办招商引资新闻发布合,举办过一场苹果招待会,我有幸作为乡党出席,凑数,充当幸运观众和义务鼓掌员。亲不亲,故乡人,县长夸奖我离乡40年乡音未改,家乡观念重,不忘本;我盛赞本县城建新潮超前,一新耳目,西北第一,造福桑梓,了不起啊!县长和我,一唱一和,双手紧捏,久久不放,咔嚓一声,两个人的热乎劲被摄入镜头。因此,甲乙两家一口咬定我和县长交情笃厚,在县上办什么事,还不是—句话的功夫?任我怎么解释,人家不信,说我打官腔,假模假式。“你妈跟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到你手里倒打起官腔来。你把我当了谁?”“什么什么,你当我是傻子?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县长亲口对你说过:‘以后有啥事,您甭客气!’说过没有?县长跟你的关系县里谁不知道?你小子想想看,你叔啥时求过你?你撒手不管,你大(关中土语,父亲)刚死你就不认人了?”最后,他们都不约而同也都不厌其烦地说:“我不是打不赢这场官司,可是如今办事,讲究人情,人情大于王法,你不托人,他托人。乙家(或甲家)不是找过你几回吗,当我眼睛瞎了?你叔咽不下这口气!”

人情教我难为情,伤脑筋,难办是真的,我痛苦极了。我怎么才能给他们解释清楚呢?

想想,我能走这个门子么?县长即便是我的金兰弟兄,我也不能打上风官司。《四进士》是我从小就最喜爱的剧目之一,不论秦腔还是京剧,也不论是马连良的宋士杰还是麒麟童的宋士杰,我都着迷。四个进士在双塔寺盟誓,谁若贪赃枉法、密札求情,谁仰面还乡、遗臭万年。但是,田伦抵不住姐姐的软磨硬泡和母亲竟然下跪说情,怅然从命。“上写田伦顿首拜,拜上了信阳州顾大人。双塔寺前分别后,倒有几载未相逢。姚家庄有个姚氏女,她本是姚家不贤人。药酒害死亲夫主,反诬姐丈杨廷春。三百两纹银押书信,还望年兄念故情。上风官司归故里,登门叩谢顾年兄。”

官吏过简,密札求情,见钱眼开,徇私舞弊,行贿者和受贿者一败涂地,四个进士,一个撂倒一双半!

世风日下,我只能有一个选择,就是得罪两家至亲,保全自己的名节。话又说回来,不得罪又能怎样?就算我拉下老脸登门求情,潘杨两家,你保谁告谁?“三百两纹银”又在哪里?就算你认得县长县太爷,人家县长知道你是老几?

我所面临的将不是一般性的打击。我的灵魂将接受亲戚朋友十里八乡的道德审判。我招谁惹谁来?

噫吁兮,难哉!道德滑坡,监管不严,人情与王法,竞争与选择,成为两大要命的难题。我不相信谁能避开人情的骚扰和选择,不论你“上方宝剑,一同拜过,小弟得罪了!”还是守身如玉、刀枪不入,明摆着得罪亲友,总会有人骂你“太不仗义!”

托人求情的事要是轮到自个儿身上呢?可不就轮到自己的身上!大孙子公务员考试明明高分录取,却迟迟不给分配,一年、两年、三年,明摆着等你送钱去,无钱可送,家有万贯也不送,何况父母正盼着儿子挣钱养家呢!结果怎么样?独独落下孩子一个人最后绝望去西安打工。小孙孙上学,“基建费”好几万,上不封顶,还得人托人,中介费不菲,急死人!你再正经再刚直,能眼看着一个大学生已经失业、祖国的花朵又要失学?你自己不亲自出马厚着脸皮敲人家的防盗门,可你好意思阻拦孩子的爹妈揣上红包捧着字画找门路拉关系暗度陈仓?你能不承认存在的合理性,机不可失眼睁睁看着江河日下随大流赶紧张罗着集资赞助给儿孙们雪中送炭?

自命清高说亦难。你有理想,自命清高,但是活在现实里,纠结于私情,尴尬于世情,自觉不自觉地向着“机会”妥协,老鼠钻到风箱里。

难啊!君不见从呐喊、指天画地到彷徨、畏首畏尾,从左右为难到苟活求安,从反逆流到随波逐流,没准儿同流合污,所见多多。装正经易,做真人难。谨防首鼠两端,人格分裂!

人人都面临被人情绑架的危险。

从此不敢高谈阔论。






长按二维码关注中国艺术报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