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唐朝,有个“税官”叫白居易(二)

财税DADA2019-01-15 17:08:04

欢迎光临财税DADA~



DA粉们久等啦!知道你们都意犹未尽,别着急,现在我们就接着来了解诗人白居易的“税官”生涯。


 惭愧不耕而食

“是谁养活了我们?”这样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本来是不需要马克思凭借其《资本论》对商业生产、流通、交换、分配的宏大叙事才能说明的。可是,更多认为自己高人一头的“公家人”并不愿意承认,与工人、农民所辛勤从事的劳作相比,他们中的相当部分非但并不高尚甚至有可能可有可无。正是因为某些贪官污吏颠倒世情伦理的作威作福,在很大程度上掩盖了工人、农民等“劳力者”是达官显贵等“劳心者”的“衣食父母”这一事实。正如在中国古代的某一阶段,本来是工商业者们的针对性努力维持了政府的相应需求,却被近乎歪曲地说成了“工商食官”。


白居易的悯世情怀,不仅仅体现在他从内心里对农民们的亲近和体贴,还在于他从很早就懂得了“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这样的高深义理。面对百姓的辛勤苦作却勉力生存的处境,他不止一次地表达出自己作为一个吃公家粮者的愧疚。与纳税中和纳税后都承受了许多耻辱和艰辛的农民们相比,他觉得自己是那样的自责和无助。在这样的良心呈现中,一腔悯世情怀纤毫毕现。



在《纳粟》一诗中,白居易在税吏“催纳”和农民连夜“扬簸”的对峙场景下,由衷地“内愧”自己“坐尸十年禄”并用他朴素的“报应”逻辑企望着有朝一日“还他太仓谷”,确保百姓们能够政府的回报。其诗谓:


有吏夜叩门,高声催纳粟。

家人不待晓,场上张灯烛。
扬簸净如珠,一车三十斛。

犹忧纳不中,鞭责及僮仆。
昔余谬从事,内愧才不足。

连授四命官,坐尸十年禄。
常闻古人语,损益周必复。

今日谅甘心,还他太仓谷。


在《观刈麦》一诗中,白居易的悯农之心通过农民们男女老幼全家在“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的酷热中劳作、抱子贫妇悬筐拾麦穗这样具体的场面自然地导引出来:在那些把自己收获的大部分粮食交给政府而自己只能惨淡度日的百姓面前,“不事农桑”却“岁晏有馀粮”的我们,是如何地羞愧难当啊。诗中写道: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
妇姑荷簟食,童稚携壶浆。

相随饷田去,丁壮在南冈。
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

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
复有贫妇人,抱子在其傍。

右手秉遗穗,左臂悬敝筐。
听其相顾言,闻者为悲伤。

家田输税尽,拾此充饥肠。
今我何功德,曾不事农桑。

吏禄三百石,岁晏有馀粮。
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



描绘美好畅想

当税收或因为税收而对农民们生活的各种影响已经成为难以支撑的重负时,减轻甚至免除这种重负,就成为对民生之多艰感受痛切的白居易的社会理想。而且,这一理想会在受到世情刺激的每一个时刻,自然而然地倾泄出来。


在《赠友五首》中的一篇中,针对政府向农民征税居然以铜钱计算这种“求土所无”、“强人所难”从而导致农民们贱卖自己的耕织成果因而造成了“钱力日重”、“农力日殚”等严重局面的作法,诗人无限憧憬地回顾了立国之初的贞观之治时以丁计庸、以田计租、量入为出的税收方式,而对变法之后所造成的“使我农桑人,憔悴畎亩间”的伤农后果大为反感。在白居易的心中,革此弊端而恢复原来的租庸调者,构成了一个美好的愿望。在原来的税收基础已经因为兵兴等原因而受到根本破坏的情况下,诗人的愿望终究只能成为不能实现的梦幻。该诗写道:


私家无钱炉,平地无铜山。

胡为秋夏税,岁岁输铜钱。
钱力日已重,农力日已殚。

贱粜粟与麦,贱贸丝与绵。
岁暮衣食尽,焉得无饥寒。

吾闻国之初,有制垂不刊。
庸必算丁口,租必计桑田。

不求土所无,不强人所难。
量入以为出,上足下亦安。

兵兴一变法,兵息遂不还。
使我农桑人,憔悴畎亩间。

谁能革此弊,待君秉利权。
复彼租庸法,令如贞观年。


白居易期望农民们摆脱沉重税役负担的梦想,在他听闻了昆明地区“诏以昆明近帝城,官家不得收其征”从而“菰蒲无租鱼无税,近水之人感君惠”的故事后生发联想:既然“率土皆王民”,又何必远民而疏近民而亲呢?为什么不能“此惠及天下,无远无近同欣欣”呢?为什么不能停止对其他一些地区的财税举措让“吴兴山中罢榷茗,鄱阳坑里休封银”呢?《昆明春水满》一诗,表达的就是这样一种民无禁利而同享“昆明春”的畅想:


昆明春,昆明春,春池岸古春流新。影浸南山青滉瀁,波沉西日红奫沦。往年因旱灵池竭,龟尾曳涂鱼煦沫。诏开八水注恩波,千介万鳞同日活。今来净渌水照天,游鱼拨拨莲田田。洲香杜若抽心短,沙暖鸳鸯铺翅眠。动植飞沈皆遂性,皇泽如春无不被。鱼者仍丰网罟资,贫人又获菰蒲利。诏以昆明近帝城,官家不得收其征。菰蒲无租鱼无税,近水之人感君惠。感君惠,独何人,吾闻率土皆王民,远民何疏近何亲。原推此惠及天下,无远无近同欣欣。吴兴山中罢榷茗,鄱阳坑里休封银。天涯地角无禁利,熙熙同似昆明春。


对于此诗,后来有人很认真地考证道:昆明恩诏是一种特事特办的税收政策,不可能不加限制地推广到其他地方。白氏此议实在有些天真,任何一个治税者都不会采纳他的建议。可是我想说,与白居易着意于百姓而生发的“天真”愿望相比,这样的“认真”却实在有嫌暮气深沉。纵使可以从现实性上论证白氏建议的不大可取——这一点几乎谁都明白,但如此煞有介事地论证起来,还是很让人怀疑此公是否知道“悯农”为何物?


今天就先到这里啦,下回我们接着为大家放送《唐朝,有个“税官”叫白居易》系列故事的最后一则,敬请期待吧~


不知各位看官以你们专业的视角,怎么看我们这位“税官”呢?快在下面评论区发表一番见解,大家一起讨论吧!




财税DADA ,您专属的财税管家。

微信号 :caishuidada

新浪微博:财税DADA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