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仙居史志】淡竹:一个自古以来就神秘的地方

文明仙居2018-12-05 17:10:05



落日楼主按:淡竹,明代时属清风乡,清代时属十三都。旧时,西乡一带的人都喜欢称之为十三都坑。



淡竹在仙居一域,从地名到风土人情,一直都弥漫着神秘的色彩。两晋以来,若检阅残缺不齐的故纸堆,当地首先可供我们查考并可能引发无休止争论的就有韦羌山与蝌蚪文。韦羌山作为括苍山的一支脉,在历史上却享有与括苍山比俦的名声。南朝孙诜著的我国第一部地方志《临海记》中,就曾写到韦羌山“上有石壁,刊字如蝌蚪”;南宋的《嘉定赤城志·山水门》也写到了韦羌山的神秘,“在县(仙居)西四十里,绝险不可升。按临海记云:此众山之最高者,上有石壁刊字如蝌蚪。晋义熙中,周廷尉为郡造飞梯,以蜡摹之然莫识其义。俗传夏帝践历故刻此石。其后守阮录携吏民往观,云雨晦冥,累日不见而旋。旧有绿筠庵。”梁代的《高僧传·支昙兰》和《光绪仙居县之》还有“韦羌山神”及“韦羌九名”的传说。直到现在,因旅游业时兴打古文化牌,对韦羌山地名与蝌蚪文有无的争议仍在继续当中,也因此更加扑朔迷离。事实上,不管韦羌地名因何而命名,也不管蝌蚪文的存在是否真实,一千多年来,在仙居人的眼中,韦羌山包括其所在地十三都,一直是一个充满异域文化色彩的地方。如韦羌一词,不经意会让人联想到春秋战国时期,西南古氐羌族系与古濮越族系曾相互交融的历史;还有其旧时的崖葬,亦是仙居当地其他地方所未见。


早在汉代以前,北方的中原文化还未播及江南时,地处瓯越腹地的仙居,尤其是十三都地区,就已经有先民耕作、狩猎。他们遵循自己独立的生活方式,有着自己的图腾信仰。如近年来,在十三都石盟盂、对山岗等地发现的岩画,大多是棋盘形、刀形、石磨盘形、蛇形、耙形图案。有史家认为,该类岩画是图腾祭祀的象征,与太阳崇拜和生殖崇拜有关。(详见朱后求先生的《中国仙居岩画史略》一书)而事实上,太阳的崇拜也往往与农耕生产有关。在两宋之际,原居于北方的诸姓因躲避战乱,开始大规模移民迁入南方诸郡县。也就是那时候,淡竹的齐姓先祖不远千里来到了仙居十三都的齐坑一带定居,后来子孙繁衍,并逐渐形成了下齐、齐坑、齐平等同姓聚居的村落。在十三都齐氏大宗祠堂中至今仍保留着“发源自称以东秀启乡邦长豆河山绵气派,继绪在韦羌之麓祥蝌蚪万胜云汉起人文。泥马渡江濵宅卜韦羌创业开基垂百代,汝南绵世泽风高仙邑分支衍派历千秋”等楹联。这类楹联记叙了齐氏祖先的荣耀和迁徙历程。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现在当地也有齐氏后人称自己是羌人的后裔。个中原因,目前尚无法考证,亦可能与齐氏迁居十三都后,与当地原住民通婚有关。此外,同一时期迁入十三都的还有余氏、叶氏、吴氏、朱氏、冯氏、陈氏、翁氏诸姓,其中有许多后来人丁繁衍,聚族成为当地的大村落。特别是尚仁的翁姓,在历代的修谱中,还收录了元代翁森的《百梅诗》,从而为仙居文献积存留下了一份宝贵的财富。


历史上,淡竹以十三都坑的溪谷狭长而著称。西乡人至今还有“宽宽八都垟,长长十三都”的说法。所谓“长长十三都”,其实是对淡竹地形的最好描述。淡竹境内,山高林密,峡谷陡峻,韦羌溪自南而北横贯全境,诸如楠木坑、大小源诸支流纵横交错,形成了星罗密布的溪流渡口。据载,旧时从白塔出发,经十三都坑到永嘉县,沿途需经过大小57个渡口,既无桥梁,也无渡船,渡渡需要脱裤蹚水而过;而且因溪道狭窄,若逢山洪暴发,常会发生人被冲走的事件。于是,十三都坑又顺利成章地给世人留下了偏远、凶险的印象。不过,十三都坑交通上的诸多不便,也使其在旧时与政治文化中心的县城保持着一定的疏远,并在地理上成为了一个相对独立的小区域。或正因为如此,淡竹坑也孕育出了其与仙居其他诸地大不相同的民风民俗。由此可以看出当地民风的原始和粗犷。还有如请道士“遣茅草船”、“小人惊吓请茅坑娘子”等习俗,也都是仙居其他地方所少见的。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历史上,淡竹人虽然因崇山和溪流存在交通上的诸多不便,但山和水也营造出了其自成系统的产业体系。可以说,淡竹坑自古以来就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穷乡僻壤。当地《小长工山歌》和传说资料表明,从很早的时候开始,淡竹一带的居民就利用溪流冲积的峡谷小平地从事农耕生产,并利用丰富的森林资源,从事手工业生产活动。诸如白炭生产、竹器编制、造纸(清代时有撩车村、大地村纸厂)等行业,在淡竹一直保持着悠久的传统。特别是其与永嘉等地的白炭、食盐的陆路商贸往来,以及利用韦羌溪洪水期的进行“撑树排”的木材销售活动,都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当地经济的繁荣。所以,至少在明清时期,坐落在韦羌溪及各支流上的村落中,就已经存在拥有大量土地或山林的地主豪绅。正如清初《路径歌》中曾唱到 的“下吴走落是尚仁,上旁数透好屋宇”、“余坑财主大门楼,看见沙湾在前头”,当地的地主豪绅们利用建造豪宅来展现身家财富积累的现象,在当时已经非常普遍。


然而,近代以来,与淡竹的偏远、粗犷的民风相联系的还有其土匪的强悍。直到现在,在仙居许多老辈人眼中,十三都坑还曾是一个出土匪的地方。实际上,这是近现代来政治变迁所造成的一种错觉——政权的更迭往往会造成历史的改写与人们认同的变化。例如民国时期,国民政府往往将活动于十三都以及六都上井、龙潭头一带的金永洪领导的工农红军称为“匪”,像该部于1929年12月21日在永康抓住地主卢泽周押解仙居根据地,要他拿出万元银洋解决军需,以及1932年9月16日欲抓上井村地主张胡多解决军需等事件,(两事件详见《仙居党史大事记》)自然而然都会被当局诬陷为土匪行径;迨至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时,溃退淡竹一带的小股国民党军残部,也自然而然成为了新政府亟需追剿的对象,加之其对当地百姓的侵扰,称之为土匪是名符其实的。为此,一百多年来,政权的数次鼎革,对于活跃于十三都坑的不合作者或抵抗者,被视为“匪”,是顺利成章的事情;而由此所造成的十三都一带的强悍的民风与“匪气”相关联,也成为了理所当然。不过,这种单纯地将民风粗犷、强悍与“匪气”联系在一起,有的甚至认为强盗、土匪文化是仙居人所具有的“台州式硬气”的来源,则是不可取的。


《路径歌》:“大坑岭头修造好功夫,蟹坑岭脚走落十三都。下叶溪头真好殿,看见丈老事实苦。丈老唱起无思量,缺少三套好衣裳。若有三套好衣裳,日日嫖嬉石盟垟。天上洋洋地洋洋,显赫灵通坐娘娘。坐身本是金兰地,前面朝山饭甑岩。前街出个好娇娘,本则难过石盟垟。此地下齐过一过,下陈朱来好乘凉。走过一村又一村,下吴走上是尚仁。尚仁数透好屋宇,以前出过先生们。对岩头走进冯科头,船过里岙好风流。大地纸厂真闹热,三溪殿前水油油。小园走进到仁田,下芦昔下近山边。百丈岭头赛苍岭,还有三面近黄南。大园走进是撩车,看见官坑在前头。官坑本是好住场,前前后后竹园山。前面一条长蛇岗,大路走进到余坑。余坑财主大门楼,看见沙湾在前头。黄坦走出淡竹坑,忙于过岭到下湾。新龙本是温州山,竹木树木堆成堆。十三都坑有得走,走出央地走出到圳口。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