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掌镜古玉】2017年7月1号晚八点,(高古珍品巨献,机会难得)

掌镜古玉2019-01-16 05:47:19



掌镜古玉

     多年来我们因交流古玉.学习辨识.分享藏品.而与大家“因玉结缘!钟情古玉进而在古玉器文化的领域当中发现,更多的赏玉乐趣,更多的玉器辨识知识,更多的精致玉器收藏。谢谢大家过往的支持与配合!

     我们【掌镜古玉】团队深知,做微拍是个长期工程,我们会兢兢业业.精心竭力,经得起市场考验和大家的评判,定不负热爱古玉朋友们的期望!

     希望大家因【掌镜古玉】微拍而收获颇丰,以丰富的辨玉知识相互交流,以最实惠的价格掳获心怡钟爱的玉器。在此平台,广结玉缘。

  这是我们最终的目的,若有不敬之处尚请大家多多包涵!

 有兴趣入群赏玉.辨玉.交流.的朋友请加微信15986361150/13527769793 。

 

1号拍品

战国·九龙至尊璧

{诠释}此玉璧为和田白玉山流水料所雕制,璧中镂空雕制螭龙一尊,张牙舞爪,威猛庄严,霸气十足,此一形制为战国时期螭龙之形态,玉璧之上正反面雕有共计八尊传承春秋时期之龙形纹饰,纹饰均以战国游丝细线所雕制,玉璧共计雕有九尊螭龙,九为至尊,由此可见此玉璧在当代必为帝王所使用。

此玉件为地窖所藏,玉面已有水坑灰皮之沁,所沁之出斑烂、斑驳特征明显,玉面微观可见解玉砂抛光痕迹,纹饰均以小斜刀所雕制,弯弧之处明显可见续刀砣雕毛刺之痕迹,镂空之处明显可见砣工螺痕及拉丝切割工艺,纵上所述,可鉴其为战国,九龙至尊璧!

 

2号拍品

战国·双耳白玉盘

    {诠释}此玉盘为和田白玉所雕制,古人常以青铜之器盛物尊奉神坛,而玉雕礼祀盛物更为高贵非青铜之器所能相比,在战国时期和田玉料仍属上品高贵玉料,以玉料雕制工艺在当时是极有难度的工艺,费时耗材,以玉料雕制之玉盘大都用于礼祀神坛、大典所用。

  玉器经千年土藏,已有灰皮蕴红之沁,所沁之处斑烂凹陷、斑驳、及古玉到代之斑晶现象明显,玉盘边缘,触手可扎,是为战国工艺特征之一,纵观上述形制、玉质、沁色、斑烂凹陷、斑晶,故可断其为战国时期,双耳白玉盘。

 

3号拍品

汉代·官拜敬臣玉尊(彩沁)

{诠释}此玉尊之形制极似战国汉代玉人之面尊,于汉之时,俸禄纳福为当代权贵之士,所追崇之相应礼尚,故有赠玉,惜玉为当代时尚之礼祀往来之珍品。此玉件为和田青白玉山流水玉料,玉质坚硬,刀不可入,均为古代砣具,砣工而制,此玉件于南土之坑,部分红沁入浸于玉里之间,器面满布解玉砂抛光痕迹十分明显,玉质开门,清晰可见,应为砖室古玉之玉件,玉面所沁之处仍明显可见斑烂痕迹,于人面雕工之处亦可明显见之续刀及砣工工艺之表徵,于双臂凹洞之中可明显见到修玉,解玉砂拉痕明显,故此尊为老工砣具雕饰之件。

 

4号拍品

宋代·双龙神饕活环玉盖炉

    {诠释}此炉为和田青白玉所雕制,玉面雕饰神饕于炉身之上,神饕于古代是为辟邪守护之神兽,炉身两侧雕有螭龙龙首,并雕制活环,而此时人们对于神饕之尊奉亦在龙之上,于炉底之上雕饰蕉叶之纹饰,并雕有玉凤两尊,整器高足有二十公分,以掏膛之工艺砣雕如此大件之玉炉,于当代是为难度十分,以岁月砣雕方可成器。

玉面解玉砂抛光痕明显,因土藏千年,已呈红褐之沁,所沁之处明显可见斑烂、斑驳、斑晶现象,于纹饰弯弧之处明显可见续刀砣雕工艺,于炉内掏膛砣工明显手抚之起伏不平,于凤鸟镂空之处明显可见砣工螺痕,综上所述形制、玉质、工艺、斑烂、斑晶、续刀砣雕、砣具螺痕。故可断其为宋代,双龙神饕活环玉盖炉。

5号拍品

春秋时期·恒云纹四方神饕玉琮

    {诠释}此玉琮为和田青白玉所雕制,琮之器是为礼祀大地之礼器,此玉琮四面满饰恒云纹及饕面四尊,饕面之眼部仍以盛行于西周之“臣”字眼为之表现,而饕餮是为辟邪护佑之神兽,恒云纹又称蝌蚪纹寓意为多子多福,族群子嗣繁盛,故可臆想此玉琮是为礼祭四方大地护佑子孙后代之玉礼器。

玉面开窗见地可见玉质,解玉砂抛光痕明显,玉件为水坑地窖所藏,已有灰皮之色沁,所沁之处斑驳、斑烂、斑晶现象明显,于恒云纹饰之处续刀砣雕工艺明显,于孔洞明显可见对穿落差之痕迹,综上所述,形制、玉质、斑驳、斑烂、斑晶现象,故断其为春秋时期,恒云纹四方神饕玉琮。

 

6号拍品

齐家文化·玉钺斧(有图腾及铭文)

 {诠释}齐家文化应是接轨红山文化晚期而以夏商周并行在同一个时空岁月的另一族群文化,这是一件非常珍贵有着齐家文化底蕴的和田玉料,因其形制、图腾及大量玉器的表现,部分学家称之极有可能成为我国有图腾、文化形制的玉器代表身躯起始文化的代表,而经各方考古专业人员考于资料文化的缺乏,而一直无法十分透彻有系统的整理出齐家文化的前末文化过程,今天这一件齐家文化可以见到红山晚期图腾,因考证齐家已有冶铜技术因在雕砣玉器之砣具可见明显可见有青铜砣具制作工艺留痕,在玉面上可以见有猎人捕捉鹿群,亦是记载当时人们逐鹿水草狩猎而生,在另面雕有鸟虫铭文九字,而齐家之铭文与图腾,现今为考古学界研究当中。

        此玉器为和田玉料所雕制,玉质十分坚硬,刀不可入,必须以砣工雕制,方可入玉雕刻成形,玉器经数千年而沁,玉面已有明显的斑烂,不为光透之处斑驳现象较为严重,较为浅沁露玉之处斑驳之处微轻微,虽然如此硬质之玉仍然有不同沁色浸于玉里,玉面可见斑晶之现象及绺隙入沁现象,顶部孔洞微观可见砣工螺痕,纵上所述,可鉴其为齐家,玉钺斧!

 


7号拍品

战国·镂雕双凤舞人璧

    {诠释}此玉璧为和田白玉所雕制,玉质坚硬,敲其声锵铛作响,清脆悦耳,玉璧两侧镂空凸雕玉凤各一尊,玉璧之上雕有龙形纹饰,此龙之形制传承春秋之龙形,中间镂空雕制舞人一尊,舞人扭腰摆袖,婀娜多姿,在此玉佩之上表现着当代当时国富民安、权贵尽欢、歌舞升平,当代不单是宫廷,诸侯大臣权贵有之豢养歌舞之伎,尽致的表现本身的权高望重的地位。

   此玉佩棱边外倾内斜,锋利无比,视为战国特有之工艺,玉面解玉砂抛光痕迹明显,所沁之处斑烂、斑驳特征明显,镂空之处明显可见砣工螺痕及拉丝切割工艺,于舞人之眼部,微观可见,一个小小的圆弧由数刀方可完成,刀刀精湛,一丝不苟,纹饰弯弧之处明显可见续刀砣雕毛刺之痕迹,纵上所述,可鉴其为战国,镂雕双凤舞人璧!

8号拍品

春秋战国时期·龙首对烛台(一对)

   {诠释}此玉烛台为和田白玉所雕制,经千年土沁,玉质已呈秋葵之色,古玉“千年白玉变秋葵”,烛台之形制于青铜器时期即有见之,多以龙凤之形制为之表达,是为宫廷皇族所御用,而以玉料雕制之烛台更是稀有而罕见,龙形雕有环形之眼,此一工法传承青铜之形制,于顶部凸雕以锥形,作为插烛燃点照明所用,烛台雕有竹节纹饰、芭蕉叶纹、扭绳纹,此纹饰视为春秋战国时期所盛行之纹饰。

   玉件因土藏千年,所沁之处由灰皮之沁,红蕴之沁,所沁之处斑烂、斑驳、晶斑、珍珠沁特征明显,玉面解玉砂抛光痕迹明显,于龙之眼部可见续刀接砣痕迹,玉面可见古玉到代之“牛毛沁”表征,龙之口处及底部凹槽之处砣雕留痕明显,纵上所述,可鉴其为春秋战国,龙首对烛台!

 

9号拍品

唐代·三龙旋环白玉镯

{诠释}此三龙玉镯为和田白玉所雕制,玉质坚硬,敲其声锵铛作响,整个玉镯雕有三尊龙首呈立体雕制,然而镯面使用雕制龙之形仍非一般朝廷大官可拥之,必为皇族之人所拥之,三之语意常用于祈福纳祥,例如:三龙祥云,国泰民安,三羊开泰,故此玉镯亦有之皇族的权威象征。

玉件土藏年数悠久,已有红蕴之沁,所沁之处可见晶斑之现象,龙口孔洞之处微观可见砣工螺痕,桔皮之特征明显,玉面纹饰凹槽之处可见砣工拉痕,“牛毛沁”特征明显,纵上所述,可鉴其为唐代,三龙旋环白玉镯。

10号拍品

西汉·双龙云纹璧

{诠释}此玉璧为和田青白玉所雕制,玉质坚硬,敲击声锵铛作响,龙之相对穿云而戏,视之为汉代对螭龙形制当代工艺表徵之一,在此硬质和田玉,能将双螭雕制如此灵龙活现于工艺之上实属不易难度相当,璧之另面则雕以云纹雕饰,繁密而不细乱,而螭龙于玉璧之上势必为皇族权贵人所御用,非一般百姓所能拥有与使用。

玉面已有水坑灰皮之沁,所沁之处与未沁之处明显分化不同,所沁之处可见斑烂、斑驳、晶斑特征,玉面解玉砂抛光痕迹十分明显,纹饰弯弧之处可见续刀砣雕毛刺之痕迹,于螭龙之尾部明显可见砣工螺痕,玉璧镂空及凹槽之处明显可见砣工螺痕,纵上所述,可鉴其为西汉,双龙云纹璧!

 

11号拍品

汉代. 汉八刀玉猪(一对)

     {诠释}此玉猪为和田白玉所雕制,玉猪在考证于新石器时期即有见之,猪在古代与马、牛、羊是为财富之象征,故古人将猪雕制成玉件,彰显财富之象征,至汉代之时更为盛行,亦有宗教民族对猪极为尊奉而信奉之。此玉猪以汉代著名之“汉八刀”工艺雕制,造型写实,形象逼真,简单大方,是为汉代时期经典高端之作。

    玉面解玉砂抛光痕明显,玉件土藏千年,已有汉红之色沁,所沁之处明显可见斑烂、斑驳、斑晶现象,并可见冰裂及牛毛沁特征,与纹饰凹槽之处明显可见砣具砣雕拉痕,于嘴巴弦纹之处先砣后拉工艺明显,于孔洞之处明显可见砣工螺痕,纵观上述,故可断其为汉代时期,汉八刀玉猪。

 


12号拍品

西周·云纹大钺斧

     {诠释}此玉件原为和田白玉所雕制,此玉钺斧足有31公分之长,玉钺之形原为远古之斧,斧之为利器用于战争及狩猎,早期人们慑于斧之凶利,进而延传后代演变为钺,供奉祭祀所用之神器,到汉之时则以福祥之佩用于生活之中。此玉钺为西周礼祀神灵所用之祭祀神灵之器,而钺之器亦可见青铜之器表现,然而以和田表现玉钺之时,往往高于青铜之器表现之器物。

玉钺之上以斜刀雕制云纹纹饰,正反均有,玉钺之柄部之处砣雕大孔,砣工工艺痕迹,视为西周当代砣孔工艺之表征,于此孔形制明显可知此此玉钺用于礼祭之时则穿绳而过,吊之祭奉之处亦可由此视之玉钺为礼器,于当代是有非常之身份地位。

    全器解玉砂抛光痕迹分外明显,孔洞之处砣工螺痕分外明显,手柄之处开孔之砣工螺痕明显,玉面已有灰皮之沁,深沁之处已不为透光,此一现象视为现代人工所不能伪仿之特征,所沁之处斑烂、斑驳、斑晶特诊明显,纹饰斜刀砣痕明显,斜刀刀槽之处与玉面之处沁色同样表征,视为此玉器同步完工,千年之后所沁并同,纵观上述可鉴其为西周,云纹大钺斧。

 

13号拍品

汉代·天鹿(添禄)玉笔洗

    {诠释}此玉笔洗为和田白玉所雕制,经千年土沁,玉质已呈秋葵之色,古玉“千年白玉变秋葵”,此玉件于当代之时则为贵族高端雕制之玉件,此笔洗雕制鹿之形制,寓意“进官、加爵、添禄、纳福”之吉祥寓意,此时期的玉器可称为之“福玉时期”,此玉笔洗整玉件设计吉祥流传,纳福合欢,为当代权贵之人所尊崇的文房御宝。

   玉面解玉砂抛光痕迹十分明显,玉件因千年所沁,已有灰皮之沁,所沁之处斑烂、斑驳、晶斑特征明显,玉器可见古玉到代之“牛毛沁”表征,鹿之双耳及角凹槽之处明显可见砣工螺痕,嘴部及腿部凹槽之处明显可见砣工拉痕,玉面偶见蚀孔现象,此一现象视为现代人工所不能伪仿之特征,纵上所述,可鉴其为汉代,天鹿(添禄)玉笔洗!

 

14号拍品

战国时期·镂雕龙凤玉主佩

    {诠释}这是一件非常精美、精致、精细、雕工十分精湛的玉佩,玉佩之中雕有螭龙两尊于左右两边,螭龙中间则雕有虺龙两尊,小凤两尊,寓意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之吉祥寓意,此玉佩见于考证为主佩所挂之于身,宫廷皇族所御用,而于当代君子佩玉之盛行,亦是为生活,礼祀大典,入宫进谏,常见于佩玉装点,并约束行进间之规矩,于我国考证墓葬之中,尤其宫廷皇族均可大量见之,随伴墓群次之,应证《礼祀》与《玉藻》说:“君子无故,玉不去身”,当时佩玉代表君子之行,由此可知古人以佩玉来表彰严谨,自已与君子之形为盛行当时各朝代,传承对玉器代表之情操,圣洁,为使用玉器其一规范的底蕴。

     此玉佩为和田青白玉所雕制,玉面微光可见解玉砂抛光痕迹,所沁之处可见斑驳、晶斑、针状次生之特征,此一现象视为现代人工所不能伪仿之特征,玉面雕有花纹、席纹、竹节纹饰,纹饰均以游丝细线所雕制,而此纹饰视为战国时期特有之纹饰,纹饰弯弧之处明显可见续刀砣雕毛刺之痕迹,刀刀精湛,一丝不苟,镂空之处可见砣工螺痕及拉丝切割工艺,纵上所述,可鉴其为战国,镂雕龙凤玉主佩!

 

15号拍品

西周·玉骆驼

{诠释}此玉为和田白玉所雕制,经千年土沁,玉质已呈秋葵之色,古玉“千年白玉变秋葵”,古玉藏家之皆知“周玉难求,商玉难寻”而商周时期玉则以片雕唯可常见,资料考证圆雕之件偶见于跪人,立人于器物,而像如此之大的圆雕极为少见罕有。骆驼于当代被视为权贵、富有之表现,往往有古语“家之富,论金论银论骆驼”!

此玉件因千年所沁,玉面已有象牙黄之沁,玉面解玉砂抛光痕迹明显,孔洞砣工螺痕明显,,斜刀砣工拉痕明显,砣工斜刀阳线粗细表现不一特征明显,砣工斜刀拉痕明显,弯弧处砣工续刀明显,砣工斜刀凹槽沁色与玉表面沁色相同,所沁之处斑驳、斑烂、斑晶特征明显,与未沁之玉面表现明显分划不同,纵上所述,可鉴其为西周,玉骆驼!

 

16号拍品

汉代·龙纹双凤白玉瓶

{诠释}此玉瓶为和田白玉山流水料所雕制,玉质坚硬,刀不可入,敲其声锵铛作响,此件玉瓶凸雕两尊神鸟附于两侧,瓶身雕有螭龙纹饰,穿云而戏,如此可见此玉瓶为贵族皇权所使用,或为妃嫔所使用,成为神坛礼祀敬放神物或宝石、美玉之类用于敬奉。

玉瓶因土藏千年,所沁之处斑烂特征明显,与未沁之处明显分化不同,瓶盖凹槽之处明显可见砣工螺痕,凤嘴弯弧之处及耳部凹槽之处亦明显可见砣工螺痕,玉面纹饰弯弧之处微观可见续刀接砣痕迹,此玉瓶以掏膛工艺去玉砣雕内膛,掏膛留痕明显,在如此硬料砣雕,非常的耗时、耗料,以岁月砣磨,方可成器,纵上所述,可鉴其为汉代,龙纹双凤白玉瓶!

 

17号拍品

三星堆文化·礼祀神人面具

{诠释}此神人面具是为和田白玉所雕制,在我国有一个文化历史叫作三星堆文化其至今约30005000年,在其结束时,亦是春秋战国时期,由于该文化未有明确的文字记载流传,但在考证中亦也发现其有着其它的文化传承象征,列如良渚文化之玉琮。所以不难想象此文化亦有接触到其它文化的部分渲染,此神人面具五官凸雕立体,此一表征常见于三星堆出土文化之玉器,此面具上端雕有三孔,下端雕有两孔,臆断在当时为镶嵌捆绑在某种物体上礼祀所使用,故臆想在春秋战国之时,以年代来计算,也正是三星堆文化晚期之时至此,此文化也将消逝在文化的洪流之中。

   此玉件应为地窖所藏,玉面已有水坑灰皮之沁,所沁之处斑烂、斑晶特征明显,玉面微观可见蚀孔之现象,此一现象视为现代人工所不能伪仿之特征,于凹槽之处可见砣工先行,修玉撤刀而后之工法,耳部弯弧之处明显可见续刀接砣痕迹,孔洞之中明显可见砣工螺痕,纵观形制、玉质、斑晶、刀工、蚀孔现象,故可鉴定为三星堆文化,礼祀神人面具!

 

18号拍品

战国·莲盖回纹高足豆(一对)

{诠释}此豆为和田青白玉所雕制,豆作为礼器的一种,出土传世的青铜,和田玉料所制作的豆尊都较少,当时的人们多用陶土豆、漆木豆、竹木豆,而这些材料的豆已不流传到现代,青铜豆出现在商代晚期,盛行于春秋战国时期,在春秋战国玉石之材料珍贵远远超于青铜。银洁无暇宝石般的玉料,在礼祀器物之上是为高端而神圣的礼器,由玉料大量的使用,盛行于战汉时期,此玉豆令人惊讶赞叹的是精湛砣雕掏膛工艺,雕制出一件竟似羽翼般的薄胎玉豆!想必在如此硬质的和田玉料砣雕,相当是耗时、耗料,需以岁月砣磨,方能成器!

 玉面已有水坑灰皮之沁,所沁之处斑烂、斑驳及古玉到代之晶斑特征明显,玉边锋利无比,此一现象视为战国特有之工艺,全器解玉砂抛光痕迹十分明显,玉面回纹均以小斜刀砣雕而制,于双柄镂空之处明显可见砣工螺痕,纹饰则以游丝细线雕制,纹饰弯弧之处明显可见续刀接砣痕迹,纵观形制、玉质、刀工、游丝细线、触可扎手、故可断其为战国,莲盖回纹高足豆(一对)!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