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东方蒸汽朋克与华夏机械文明简史

武侠小王子2019-11-13 00:46:54
文/武侠小王子
原 始 机 械
经历了前两轮东方蒸汽朋克的洗礼后,这一期我们来直入正题,说一说中国特色的蒸汽朋克文化。关于蒸汽朋克的定义构建早在80年代已蔚为盛行,西方学者和蒸朋爱好者们在21世纪后进一步扩充了蒸汽的定义边界,各类优秀的游戏和影视作品的成功让蒸朋文化在大荧幕中保有独有的魔力。
“机械”二字以木做偏旁,动力源于“五行之木”。在蒸汽朋克与中国古老文明的多次结合尝试中,木制机械的力量渐渐越过了蒸朋文化钢铁柳丁的界限,相反以木为齿轮运作器械更顺应了自然运转法则。
细数历史,以木齿轮为构架的中国古机关术甚至可称为齿轮文化的源头;然而更高明的是,器械文化的构建顺应了万事万物运转的自然状态,成为华夏文明获取各类新式发明的根基。
在原始动力的驱动下,蒸朋与古老的华夏文明中创造性结合,就似怪诞野史中一股清流,关于机械的臆想也因近几年东方蒸汽朋克文化的兴起而大放异彩。
如2006年碎石拉拉创作的奇幻小说《周天》把故事背景设置在离我们久远的周朝,这正是上古神话历史渐渐走向消亡、人类文明渐据主导的朝代,在周朝魔法与科技共存、神话与机械并融,无限度的现象力得以在狂野瑰丽的大环境中释放。
比起最后神权的崩塌,小说中对主流种族之外的云中族军械的描述,无处不散发着东方蒸朋的魅力。经过著名插画师王浣之手渲染后,各类机械器物更是神形具备、鬼斧神工。
△云槎:云种族最强大的设备,相当于一艘可飞行的航空母舰
△冲梭:分散于云槎的小型作战装备,灵活性强
△赤金具:云中族的地面战斗部队,速度力度兼备,无坚不摧
当然,《周天》历史的重构仅限于无数次思维的腾空,内容来源无法据实考究;但对先秦时代机械文化的深入恰不仅仅只来自于幻想层面。
《列子》对偃师木甲术的记录、《墨家》对弩车制造和攻城术的思想概论,以及大神鲁班各类巧夺天工的小玩意儿,成为了现代人去探索机械秘术最不可或缺的依据,也是搭建中国蒸朋无限丰富想象力的原始平台。
墨 道 机 关

战国时代诸子百家、百花争鸣,尤以墨家机关术造诣最为深厚,墨家机关术、鲁班术与公输机关术顺理成章地成了先秦机械文化的缔造者和见证者。先秦机关术对机械原理的探索之深,即便今天拿出来也是一个Bug的存在,先贤墨翟留给后人的《墨子》中便有记载;如机关鸟飞鸢空中飞行三日而不停歇;连弩车灵活精巧、威力无比,转射机、藉车等皆为墨家攻城夺寨之利器。

其早在墨家之前,在《列子·汤问》中有一段对民间电磁木甲术传说的记载,由木甲术控制的玩偶足以以假乱真、傻傻分不清楚,甚至超越当时手工技艺几百年不止,木甲术的存在更让人一眼望到了整个世界机械文明的未来。工匠偃师以电磁为动力雕造出的玩偶活灵活现,站立于周穆王面前,一举一动、一进一退、一哭一笑与真人相似度达99.99%。下面来看一段原文记载:
《列子·汤问》 节选
穆王惊视之,趋步俯仰,信人也。巧夫!领其颅,则歌合律;捧其手,则舞应节。千变万化,惟意所适。王以为实人也,与盛姬内御并观之。技将终,倡者瞬其目而招王之左右侍妾。王大怒,立欲诛偃师。偃师大慑,立剖散倡者以示王,皆傅会革、木、胶、漆、白、黑、丹、青之所为。王谛料之,内则肝胆、心肺、脾肾、肠胃,外则筋骨、支节、皮毛、齿发,皆假物也,而无不毕具者。合会复如初见。王试废其心,则口不能言;废其肝,则目不能视;废其肾,则足不能步。穆王始悦而叹曰:“人之巧乃可与造化者同功乎?”诏贰车载之以归。
△木制飞鸢翱翔于空中三日方停歇
在挖掘传统文化当口,文化产业当然不会放过如此神秘丰富的题材(具体请详见本人前作《冯德伦的蒸汽朋克武侠梦);曾被大清帝国所不齿奇技淫巧频频出现于影视佳作中。
墨家机关术在国产动画大作《秦时明月》中得到完整展示,墨族基地四大守灵兽活灵活现、精致优雅,博取了无数粉丝的好感。机关术在动画中一直处在极其重要的位置,主角天明在成长中逐渐了解机关术的神奇奥妙,成为对付公输家霸道机关术、神秘怪客、反败为胜的有力武器。

当然《秦时明月》对古老文化的探索不仅停留在表层,墨家的“非攻”主题思想在天明身上慢慢被挖掘,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然而大型电脑游戏《轩辕变》系列在机关术上的琢磨比起《秦时明月》更用心一步。依靠现代CG技术的辅助,最最炫目的木甲术于游戏场景中顺利还原,各类器械与神奇发明在机关秘术的推动下线条柔美、可爱动人,甚至达到了一部优质动画电影的美感。

△墨家神兽白虎对战公输仇穿山甲
机 械 大 师
时光荏苒,经过汉代几百年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思潮的影响,机械的力量随着儒家四书五经的兴盛慢慢衰退;散落于民间的技艺也因官僚阶层的排挤无法登入大雅之堂,变为散落民间的智慧灵光天纵英才,一代奇人马钧的出现填补了几个世纪以来机关术大师的职称空白。
生于贫苦之家的马钧自幼便显露出驾驭机关术的才能。在军事发明种,箭弩经马钧之手改造后,可以连发数十箭,即为“连弩”,连弩便捷实用、威力惊人,为“五胡乱华”时代最具杀伤力的远程武器。
原本运转缓慢、耗费巨大攻城发石车经过马钧奇思妙想的改装,在大小齿轮的带动下,变成以木为轮、以轴为力的转轮发石车,只要转轮发石车一出现于战场,立即攻无不克、所向披靡。
△连弩可装膛数十发箭矢类似机关枪
△木流牛马日行五十里运送军需粮草
然年代所限,在胡人势力强盛、野蛮文明无所不能的魏晋南北朝,依靠知识水平制造的器械结晶在匈奴鲜卑面前变得不堪一击,技艺非凡的小玩意儿在原始力量面前更似纸糊老虎;既然马先生的机关术无为于军事,那则恩泽于天下,造福于百姓,流落民间的机关术给了中国古代手工业、建筑业和灌溉业有了实质的提升。
马钧最具代表性的非战争设备当属指南车水转百戏,尤以水转百戏最为多姿。在水力和齿轮的推动下,台面上的小木偶灵活自如,可以做出各种不可思议的动作。木人既可吹箫、又可跳舞,既可叠罗汉,又可抛绣球;水转百戏的巧夺天工不禁让人联想起伟大的先秦木甲术。
在农用器械的创造上,马钧的才学依旧无与伦比。经他之手改造的绫机,使丝织效率提高五倍;发明的灌溉工具翻车大幅度促进了民间水利事业的发展;对上古神器指南车的成功复活更印证了马先生的不世之材。
△水转百戏仅用作帝王取乐之用
△灌溉工具翻车概念图
△马钧复刻版指南车制作图
然而一代巨星的陨落让靠个体智慧研制的机关器术迅速被埋没。在封建社会,各类奇技淫巧贴满了个人英雄主义的标签,因浓厚的小团体色彩和压抑的农耕环境所限,绝大部分机械革新没有得到更广泛的普及、推广,一切工艺结出的智慧之花皆随巨匠大师们的陨落而迅速消亡。
仪象天工
一个万物生长、百鸟朝凤的大唐盛世,原本重现机械文明的辉煌。不幸的是,横空出世的科举制度阻碍了本该发生的美好的一切。科举的兴盛带了造纸业和印刷业的繁荣,不占据主流的印刷术被提到了工艺之Top3,大小工匠师皆为造纸印字而服务,宣扬统治阶层的忠君爱国之思想。
毕竟大唐盛世的面子需要靠华丽的硬件来支撑,建筑业由此得到了飞一般的进步。机关术退而辅之,服务于营造法式、臣服于雕梁画栋。于大唐300年无法有效整合的机械秘术直到积贫积弱的北宋才有所起色。
△大唐盛世的外在表征为无与伦比华美建筑
在器械运用上,北宋出现了一丝机械文明的复苏迹象,在广泛吸收了各门派仪器长处后,发明家苏颂水运仪象台惊天出世,堪称历代机械之巅峰。在机械结构方面,水运仪象台采用了民间筒车、凸轮和天平秤杆的杠杆机械原理;计时装置为昼夜机轮,经由木人及击钟、击鼓等方式自动报时;仪象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把观测、演示和报时三者合一,组成了一个精致巧妙的完全自动化整体。
作为初代目天文钟,水运仪象台的运作原理脱胎于传统力学,借水力驱动齿轮系统运行,结构之复杂、运作之巧妙,让人大开眼界,仪象台的锚状擒纵器更直接启发了现代钟表业,成为近代钟表业的祖师爷。
△水运仪象台概念图与制作图
在宋元还算有机关创意零星的闪光点,然明清两代才是手工艺真正的凛冬。专制集权在封建末期得到了无限强化,除了在火器制造上略有成效外,机械文明随着闭关守旧迅速消亡。那些零星传承下来的巧人和巧技并没随时间的推移有所改观,甚至每为臣民的创造力被死死束缚在八股或土地上。悲观的状况不禁让我想起了当代科幻小说的一句名言“在中国,任何超脱飞扬的思想都会砰然坠地的,现实的引力太沉重了。” 明清550年唯一的欣慰点则为宋应星的大作《天工开物》
《天工开物》的卓尔不凡,在于以百科全书性质对各行各业技艺进行最完备、最翔实的记录,耗费心血之巨自大明开国以来所未见。《天工开物》包含了朴素哲学命理,与历代所尊崇的机械营造法门不谋而合,包含的工艺技法更是集结了几千年来民间大小创新实践。
《天工开物》或许能稍缓中国古代手工业彻底败亡的命运,然而这部华夏工艺文明集大成之作,却无法在创造力上更上一层楼。《天工开物》的出现也宣告了几千年来领先于世间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神话的终结,更似对古代机械文明消亡的祭奠,惋惜之余多了丝悲凉
△《天工开物》为中国封建社会手工艺集大成之作
月 球 点 石
手工艺沉寂数百年直至清末洋务运动的兴起,古老的机械文明看到了点点复兴的希望(具体请详见本人前作《蒸汽革命下大清帝国的末世狂欢》),而短命的封建王朝终究无法抵挡民主浪潮的冲击,八旗子弟对机械的美丽幻想全留存在了臆想文学的创作中。清末著名报刊《点石斋画报》和科幻小说《月球殖民地》送给了清末民众一双想象的翅膀,也满足了知识分子对科技的幻想和浸淫。
连载14年的《点石斋画报》于光绪年间(1884-1898)广受各阶层的欢迎,《画报》与洋务运动近代机械工业一起,在意识形态上冲击着大清上国的农耕文明。《点石斋画报》展现的异国见闻和新式物件生动盎然、趣味横生,用西方透视画法把维多利亚式蒸汽文明带给了尚处在懵懂期的芸芸众生。
1904年,一位署名为荒江钓叟的朋友于《绣像小说》上开始连载《新法螺》,这部充满幻想的小说,给当时的文坛带来一股清新之风。《新法螺》讲述了一位优秀的革命党为了寻找自己失散的八年妻子,东至日本、西至西欧;下到地心,上到月球,上天入地、走南闯北,运用各种神奇器械,走遍天涯海角,只为寻找此生挚爱。

或许,中国人被禁锢已久的想象力怪诞小说中才得以完好释放,而封建王朝疯狂续命般苟延残喘给了中国人无法去实践诸多关于机械文明的幻想。

曾傲视天下的华夏古机械文明随着两年多年封建王朝的终结而获得新生,这是一个新的开始,更是悲剧循环的结束。铁路的兴起、实业的涌现在民国初年如雨后春笋般,可机械文明在这片古老土地上的复兴之路却依旧艰辛漫长


在21世纪网络革命席卷全球的浪潮下,机械所蕴含的万物运转、天人合一理念不应只出现于电影和游戏中。


一切有为法,应作如是观。恳请有关部门以机械为原动力,开出一个繁花似锦的明天。
点击阅读原文:订阅青年作家梁清散之《新新日报馆:机械崛起》,东方蒸汽朋克带你装逼带你飞。
武侠小王子: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最具魔力的武侠电影公众号-传统捍卫者(chuantonghwz),我陪各位一起聊武侠。
传统捍卫者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