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光阴故事﹞冠山文韵 | “十一”长假,一起上冠山

山风吹来从前慢2021-10-12 16:18:02


 

那些美好事物

穿过身体

进入心灵

镌刻成美丽的光阴故事


 

编前小序

这是2010年9月,为山西电视台《公共新闻直播间》各县区国庆节旅游黄金周特别节目撰写的素材文稿。因上传素材有文字限制,删减了很多内容,这是原稿。

 

 

光阴故事

  冠山文韵  

 

“冠山飞入涌云楼,更忆阳泉道院幽。不是诗人感乔木,霜林谁识故乡秋。”这是清朝三代帝师祁隽藻笔下描写秋日冠山景色的诗句,简单几句已经把风景如画的冠山描写的淋漓尽致了。

 

那么,在这个一年一度的“十一”长假到来之际,相信很多朋友一定都在计划着去哪里游玩,今天我们就向您推荐一个值得一去的地方——冠山。

 

冠山山势碧崚嶒,驻节来游吊左丞,十里红尘飞不到,百年青史价先增。林皋松老荒树屋,洞口桃花羡五陵。酒出行厨贵兴晚,僧皇遥送水云僧。

 

冠山是山西省东部一座历史文化名山,距阳泉市9公里,距平定县城西南4公里。平定县位于山西省中部东侧,太行山腹地,自古为晋冀两省的“咽喉”,被人们称为山西省的东大门。西距太原市120公里,东距石家庄市120公里。境内交通便利,207国道、阳渉铁路横贯南北,307国道、太旧高速、石太铁路纵贯东西。


我们从平定县城出发,最多20分钟的车程,已经来到冠山的大牌楼下。据史料记载,因其主峰状如冠而名,又说冠山是方山山脉十座大山中海拔最高,1125.6米;山表面积最大,为709.4公顷;景胜最秀,为古平定州境内历史文化名山,由此三最而得名冠山。

 

冠山现为国家1A级旅游景区,山西省省级森林公园和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现存有资福寺、崇古冠山书院、槐音书院、夫子洞、吕祖洞、文昌阁、左丞石庵、仰止亭、丰周亭、名人题刻、参天古树等。

 

冠山四季都是风景,可供游览的景点达30余处。儒、释、道集于一山之中,宗教文化、书院文化、石刻文化,香韵千年。

 

元代中书左丞吕思诚、明代礼、兵、吏三部尚书乔宇曾在此读书。明末清初的医学家、书画家、文学家傅山先生、撰写《蒙古游牧记》的张穆先生以及现代著名女作家石评梅女士等都在山上留下了深深的足迹。来到风光秀丽、文脉绵长的冠山,这些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交相辉映的景点一定要慢慢地看、细细地品。现在我们看到的是资福寺古刹门前小小的广场和粗大的槐树,还有对面位置偏低的戏台。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戏台上镌刻的对联,“传五百里人情多少奇观廿二史;绘四千年物色分明俗说十三经”

 

据史料记载,此台建于清代中叶,每年农历四月初八及六月初八为冠山庙会,届时要演戏数日。上联中的“廿二史”,指《二十二史》,清代时将明万历年间刊行的《二十一史》加入《明史》,称《廿二史》。下联中的“十三经”,指儒家奉为经典的十三部古书。汉把《易》、《诗》、《书》、《礼》、《春秋》立于学官,名五经。唐合《周礼》、《礼仪》、《公羊》、《谷梁》为九经。开成间刻石国子学,又加《孝经》、《论语》、《尔雅》,称十二经,到宋代,复增《孟子》,至明合称十三经。在佛门前的戏台上,我们读到了儒家经典,这副对联想要讲述的应该就是我们传统文化中佛道儒三教融合和谐相处的思想精髓吧。

 

资福寺坐北朝南,布局精巧。前设有山门,后建有正殿,中间为道场,东西是配殿。均为硬山顶建筑,是典型的明清中轴线寺庙建筑风格。据史料记载,资福寺创建于元代至顺辛末年即公元1331年,相传古人建寺立庙,雕塑许多佛像和石罗汉供在庙里,祈求佛陀资福于人,故名资福寺。

   

  

 

在资福寺里,虔诚信仰者拜佛祈福。但院里的这棵参天古柏却一定不要忽略。这是一棵金代圆柏,据说,这圆柏曾被古生物学家断言说早已灭绝,甚至连化石都难找到。

 

资福寺内的这棵圆柏依然主杆挺拔,枝叶葳蕤。这棵圆柏还有一个佛光四射的名字:千手观音柏。看看这棵树的形状是不是很像千手千眼观音菩萨的神像呢?

 

瞻仰过金代圆柏的佛骨神韵之后,不要忘了来这通古碑前预测一下心愿是否能够实现。拿一枚硬币,用食指将硬币细细地捻几遍,然后往碑面上贴,据说,这要硬币粘在碑面上,心愿就可以实现。记住啊,一定要细细地捻,把硬币上的空气都要捻干净,这样硬币就可以粘住,心愿也可以实现。

 

在做这件事之前,也许有人会觉得这是迷信,但这却是个物理现象,做一次试试,很有趣的。

 

现在我们就沿着资福寺西南50米处的这座石桥去丰周亭,这是一条登山的必经之路,沿途不要忘了观赏自然风光。

丰周亭也叫傅山篆刻亭。傅山先生是明末清初的思想家、医学家、书画家、文学家,他在平定古州流寓多年,常在冠山隐居,他留在冠山大石上的四字篆刻几百年来让人们百思其解,却还是疑惑不断。

 

这四个古篆大字,当代研究傅山的学者们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一直存在着不同解释。一种说法是“丰周瓢饮。周指西周,瓢饮典出《论语·雍也》,一箪食,一瓢饮。也有说瓢饮的谐音指漂隐。还有人说第一个是“礼”周瓢饮,典出北魏郦道元《水经注》等,傅山先生国学深厚,篆刻令人费解,有兴趣那就参与研究吧。

 

现在我们去书院游览,切身体会古代学校的文化内涵。

 

丰周亭北边,有一条石阶,入口处一座砂质石牌坊经风历雨,额上题刻淹没,不知建于何代,有人称其为历史的门槛。阶道呈70度陡坡随山而上,直通峰顶,两边山坡松柏丛林莽莽苍苍,古人写诗赞叹“危冠举天外,倒影枕江河”

 

据史料记载,崇古书院的前身是冠山书院又称吕公书院,冠山书院的前身是冠山精舍。冠山精舍是北宋末年吕家办的塾馆,延至金代。到了元代,吕家第六代吕思诚贵为中书左丞,奏请皇帝御赐匾额、钱物及万卷书,重新兴修书院,把规模扩大,成为当时有名的吕公书院。

 

到了明代书院被毁,在时任山西布政使的汪藻提议和监督下,重新修建了书院,更名为名贤书院。现在则叫做崇古冠山书院。这是因为清代最后一次重修的时候,为了和州城另一座冠山书院的名字区别开来,所以起名为崇古冠山书院。

在这座书院的内院有五间正房,这就是当时的教室,名叫崇古洞。在这座书院读书的历代学子人才辈出,最为有名的是明代礼、兵、吏三部尚书乔宇,他在此读书期间还留下一则凄美浪漫的爱情传奇故事——乔尚书遇狐仙。

 

传说虽然飘忽,但据说这里还有一块墓碑。也许乔宇在冠山真有美丽故事发生。

 

冠山是文人墨客青睐的地方,流传下来的故事和景点也很多,那边的石馆就是自然和人文双景相溶的景观。

 

这片平地上兀然横卧的3块巨大砂石,看上去像一个品字,有人说这是书院的象征,还有人说像个磊字,是古州气节的标志。

 

东边这块最高最大的,就是俗称石棺的左丞石庵。为什么它叫左丞石庵呢?这里面有个故事。

 

这块石头高约4米,宽约3米,形如陂陀。但西、南两个立面平如刀削,垂直中绳。南面有一窟,窟口如拱门状,可容一人进出。窟内横长4人并坐或者一人躺卧。


据史籍记载,这石窟是吕思诚在冠山读书时,出资请石匠凿成的。盛夏天气,拥书面壁,一则消暑,二则攻读,同时还取意“洞天福地”,另一个通俗的意思,那自然就是升官发财了。难怪后来的吕思诚能做到宰相的高位。

 

这石棺拱门左上方篆刻“左丞石庵”则是明代乔宇乔尚书所刻,落款“白岩”。这“白岩”就是乔宇的号。

 

乔宇重游故地时曾作诗一首,其中就有“傍险欲寻归隐洞”,或许指的就是这里。这通题为《雪中访左丞吕公书院旧址》的诗碑,就存放在崇古冠山书院,“峻岭崇岗冒雪来,冠山遥在白云隈。松盘厚地蜿蜒出,花散诸天缥缈开。傍险欲寻归隐洞,凌高还上读书台。平生仰止乡贤意,莫遣遗踪閟草莱。”

 

西面也有诗刻,“但是陂陀石,颓唐总可人。风霜容磊落,烟雨渗精神。不肯孤花压,谁能乱木因?点头汝信我,各各会其真。”落款是“傅眉题,商喜刻”,傅眉就是傅山的儿子,父子才学品节,也都在这首诗里了。

 

从这边往南看,那就是来冠山不可不看的风景——仰止亭。《诗经·小雅》中有“高山仰止,景行行之”的诗句。意思是高山崇伟,令人仰慕,后来引申为对圣人贤士的高尚品格的敬慕和追随。乔宇诗中的仰止,就是他平生非常敬慕吕思诚的表达。

那这冠山上的仰止亭是谁建造的,在这里又会看到一番怎样的景象呢。

 

仰止亭是清代提督窦瑸所建。窦瑸,生于清康熙五十五年,字文贻,平定城东关人,曾任湖南、广东提督。

 

在古州平定,有著名的八大风景,其中之一是冠山雨过,“野云滋鸟道,时雨下鸿磐”,“冠山雨过看山来,不肯晴云峦绿隈”等都是文人雅士描写冠山雨过的诗句。仰止亭便是观雨的最佳之地。


 

再往这边,耸立的这座砂石坊,坊额横书阴刻“云山一览”4个大字。这座石坊是明代古建筑,保存完好。攀上石阶,古松参天,松旁一组小而精致的建筑,依山势上下重叠。

下为吕祖洞,上是文昌阁。传说中文昌帝君是掌管主管读书人的科举功名,学子们祈求福佑金榜提名的寓意尽在神像雕塑中。吕祖洞也有对联“境采山林余韵;檐飘海凫云风”,文昌阁自然是也有对联:“四面云山环斗极;满城烟树焕文章”

 

 

从文昌阁往南,便是文化荟萃的名人石刻区。“仰之圣真”“第一石”,“云中坐论”“状元”“心目豁然”“云根”,“回峰纵目”“补山”。(资料来源《经典平定》)


 

慢慢看去,石刻远不止这些,这有块石头,刻的是“化机”。这个是明代的石刻,刻的是“心目豁然,松岩山人,葛思达”,我们来看看还有些什么。这块达石头的另一面,还有四个字,“仰之弥高,张诚题”,是光绪年间的石刻。这是乾隆年间的石刻,上面刻的是“英雄进步”,在这里看到这四个字,好励志呢,因为在前面的路口,就是登上顶峰的必经之路。它便似乎在提醒到这儿的游客,千万不要停止你的步伐,要继续加油往前走,因为马上就可以到达顶峰了。人生也即如此,坚持进步才能登上峰顶。

说到石刻,还有一处圣迹,来冠山如果不游此处,那是要非常遗憾的。这是一个怎样的去处呢?请跟我来。

 

从名人石刻区往南,是夫子洞。夫子洞是以夫子石窟为主体的一座明代古建小院。院南一座两柱一门的石坊,柱面上镌刻一幅楹联:于此寻孔颜乐处,超然得山水真机。资料记载,傅山先生当日游历此处,看到这幅对联,曾和同行者说:“昔人教寻孔颜乐处,此句也是平地圪垛语。”

这幅楹联自古以来有不同解释,我们来品评欣赏,会有怎样的感悟呢?

 

小院内的主体是北面的夫子洞,是在一方山体巨崖上人工开凿的石窟。据史料记载,这是明代平定人孙杰出资雇石匠开凿的。

 

 

孙杰,曾在外地做官,年老回乡后重游冠山,发现这里巨崖高广,便凿崖成窟,内雕孔子圣像,两旁配以孔子的学生颜回和曾子,后命名为高岭书院。

 

这两侧巨石相叠而成的两座石室,每室均可容两人对弈,是士子休息游艺的地方。

 

了解夫子洞的历史,感受夫子洞弥漫的儒家精髓,我们似乎能理解傅山先生当年赏读这副对联时的那一段议论:“读得书久,自有乐处,便与孔颜不远;若白日去寻孔颜,孔颜与你是对面不见,岂不罔过了日子也!赖天地祖宗之泽,破书可读,一切龌龊人事不到眼前,心上纯资磨去,日知所亡,三间小屋之下,好不高贵也!自爱不自贵,自知不自已,圣经贤传,古今载记,尽尔游衍,谁能禁之……”傅山先生深悟对联之意,教导读书人要务实,要有学有行。

再去看夫子洞背后,有“焚烧字纸洞”。原先还有“敬惜字纸洞”,现已不存。原来,冠山书院规定,学生平时积攒的字纸不能随便抛弃,到一定时间,集中起来到这里来焚烧,纸灰多了,就从这下面挖出来存放到敬惜字纸洞去。这个习惯影响了这里的乡人,在平定民间,也有这样的习俗。家家户户打扫整理房间时,那些写有字的纸是不能随便乱扔乱放的,更不能当做垫子坐上去。一定是要放在盆子里烧成灰再做处理。 


转来转去,有两处地方也是必须要看的,一是集资兴教亭,再一个就是“文献名邦”坊。在冠山众多的名胜古迹上镌刻的对联中文献名邦坊联是绝对不能忽略不说的。

 

冠山文献名邦坊不是古建筑,身上却挂满深厚的历史印迹。《平定县志》载《迁址重建“文献名邦”坊书后:“戊辰(1988)季秋,挚友王谦子益、池长胜必卿联名惠函,谓平定决定重建被毁之科名坊,因南天门故道废,将位之于冠山。”这段文字是题写冠山文献名邦坊额及对联的平定籍老干部周璧先生撰写的碑文中的开头。其中的科名坊,俗名红牌楼,光绪版《平定州志·坊表》中对此有专门的记载。“文献名邦坊:知州吴安祖为嘉庆丁卯科乡试中式解元李绳宗举人王朝翰、刘垂绪、杨天德、赵发、黄璟、李印万、张观藜、耿以德、白中元,副榜,潘令、甄方、耿以敬、曹铎、张汝乐建。

 

“科名焜耀无双地;冠盖衡繁第一州”,关于这副对联,当地的文人学者各有见解,在一段时间里,就其中的一些字还有过比较大的分歧。

 

在周璧先生撰写的碑文中也提及此事:“闻平定诸贤达于原楹联‘衡繁;一字有争议。有持‘衡繁’者,有主‘冲繁’者,各执一词。王、池两学长及璧,据少时回忆,均认定原作确为‘衡繁’。执‘冲繁‘之说者,虽词汇也有所据,语义也差可衍通,然依字义而言,‘冲繁’旧时多用‘衝繁’,系表述地域之形胜,含军事要冲重镇意,方之平定全境固无不可,若副之‘文献名邦’坊,则有失贴切。璧为直溯‘衡繁’所据,翻阅一九八五年重印有清光绪壬午(1882)续修《平定直隶州志》,得三例证。录如下:一、州志卷十六坊表门,列有科名坊,一曰‘文献名邦’坊……二、州志卷一载,吴安祖修葺嘉山书院落成,延师课士赋诗四章,其第三章首联云:‘待聘谁携席上珍;科名焜耀榜中人。’此盖科名坊榜上联‘科名焜耀’之出处。三、州志卷一载,署州牧姚学瑛《旧叙》云:‘其冠盖相望则科第之蝉联也;其衡宇相接则生齿之繁衍也’,此乃科名坊下联‘冠盖衡繁’所由来也。鉴上所述,主‘冲繁’之说者窃以为有悖原撰……”

 

“峰回径转入羊肠,斜日登临屣齿忙。行次高空扶帽稳,留题绝壁近诗狂。风吹驿路烽烟静,日下寒林老树苍。过眼秋成今岁好,爱寻父老话农桑。”秋日的冠山,风光无限,遍览山中景色,明代诗人姚会《秋日登冠山绝顶归有作》的诗句中描绘的风景尽收眼底。

 

秋日红叶,冬雪青松,景中还有风景。若是有兴趣上到顶峰,更见峰峦叠嶂,古松成林,想起古人说“五百古松莫计年”年时,仿佛自己也置身于林中听涛的古风雅韵。山风吹来,如沐天籁。顿觉神清气爽,心旷神怡。在此小住几日,细品山中文韵悠长,书香绵密,更会意味无穷。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