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旧文丨苏轼与合浦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合浦大小事2018-08-04 04:27:18

在合浦师范校园内,有一座古亭,悄然站立在波光与绿荫交织的光影里,像首简约的宋词,静静地诉说一段流传了千年的往事。今天,我们就来回顾这段文人往事。




琼州海峡天水相连,巨浪滔天,一艘木帆在海面上颠簸着驶向雷州半岛。舱内一灯如豆,一个头戴方巾身穿微服、年约旬的老人,危坐灯下,一面捋着胡子,一面翻看着一部手稿。


老人身旁的一个青年,倦睡如泥,发出阵阵鼾声。舱外睡着一条乌嘴黄狗。老人将书稿翻到最后一页,凝神沉思了一忽,拿起笔在最后一页上写着:“元符三年庚辰夏六月修订”。这个老人,便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翰林学士苏东坡,旁边倦睡的青年,便是一直伴随着他远谪儋州的少子苏过。

苏东坡感到有点困倦,他掩卷走出舱外,举目远望,大海茫茫,四周是黑洞洞的,巨浪拍打着船身,海水飞溅舱面,苏东坡的衣服也被打湿了,但他仍然一动不动地朝雷州半岛方向望去,无限感慨地说:“吾何数乘此险也!” 

船家关切地说:“还没睡么?” 

东坡摇了摇头:“舱里闷的慌,这儿正好凉快凉快!” 

“外面风大,当心着凉!” 

“多谢关怀。”东坡向船家拱了拱手说:“辛苦你熬夜了!” 

船家答道:“我们海上人家,被风浪颠簸惯了……”。

东坡喟然长叹:“我在宦途几经颠簸也习惯了。”说完莞尔一笑,走进了船舱。


苏过仍在酣睡,东坡斜倚着舱板,思绪万千。


他从二十几岁开始,便以惊人的才华进入了宦途,可是他年轻气锐,对王安石的变法抱持不同意见,时常在诗文中“托事以讽”,引起了变法派的忌恨,他们便罗织罪名,深文周纳,把他投入监狱,差点送了性命。


经过严重折磨,后谪迁黄州。元佑时期,高太后听政,旧派上台,王安石病死,东坡才被调回京师任翰林侍读。此时他又认为新法行之有效,“不可尽改”。因此又遭旧党的排挤,不见容于朝,先后被派知杭州、颖州。 在高太后当政时,旧派依附后党,不以年轻的哲宗为意,高太后死后,哲宗亲政,政局发生了很大变化,后党同帝党之间的矛盾日趋尖锐。一些官僚乘机打起“绍述”新法的旗号,倾陷异已,东坡又被当作打击的对象,一贬再贬,由英州、惠州一直贬到荒远的琼州。


元符三年(公元1100年)一月,哲宗崩徽宗立,五月下令大赦,苏东坡被量移廉州(今合浦)。六月十九日,他从儋州起程,二十四日渡海。坎坷的道途毕竟走尽了,垂暮之年始得北归,东坡兴奋之余,写了一首诗《六月二十四日夜渡海》


六月二十四日夜渡海

参横斗转欲之更,苦雨终风也解晴。 

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 

空余鲁叟乘桴意,粗识轩辕奏乐章。 

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胜平生。


全诗充满了兴奋之情,似乎真“参横斗转”、“云散月明”,海天清澈了,“道不行,乘桴于海”的生活结束了。“苦雨终风”的日子总算过去了。


苏东坡从儋州渡海到了徐闻,住在兴廉村净行院时大雨滂沱,诗人写了一首诗《夜宿净行院》: 

夜宿净行院

芒鞋不踏名利场,一叶虚舟寄渺茫。

 林下对床听夜雨,静无灯火照凄凉。


诗人的立场是“芒鞋不踏名利场”,虽然几经谪贬,身在蛮荒,仍不改旧志。人格是何等的高尚呵!苏东坡并非一时感情冲动,而是一辈子坚持以终,身体力行的,以前在登州也说过:“生死不变乎己志,用舍岂累其怀”,决不“俯身从众,舆论趋时”。


在杭州他说过:“用之朝廷,则逆耳之态形于言;施之郡县,则疾恶之心见于政”等等。这都是掷地作金石声的铮铮之言。对床听雨,灯火照夜,都没有凄凉孤独之感,这是因为诗的开头就定下了豪壮的基调。


苏东坡的诗在艺术上也反映了作者豪迈、坦荡、奔放的特色。


东坡客儋州时,当地农民送给他一犬名鸟嘴,这犬一直跟随东坡渡海到合浦,东坡十分喜欢它,并为之作诗:“……昼驯识宾客,夜捍卫门户,知我当北还,掉尾嘉欲舞……”这犬不但白天认识来往宾客,夜间还能看守门户。而且还懂得主人的心情呢,当它知道主人获赦北归时,便摇摆着尾巴,喜欢得跳来跳去。


经过一天一夜的海程,最后在官寨港(今广东廉江)登岸,再北行经白石山(今山口、白沙交界处)转道廉州。当时称为廉州的合浦故郡,是南珠的故乡,苏东坡所仰慕的地方,《合浦珠还》的神话传说早已风靡于世



在海南,诗人早就很想到这天涯海角的尽头,缅怀孟尝太守的遗风。

诗人到了廉州、太守张左藏及士人邓拟、刘几仲等人招待了他。风景优美的邓拟园林中的清乐轩,便是他当时驻足之处。清乐轩在城内东北隅碧波湖中的一个小洲之上,四周翠柳成荫,百鸟啭鸣。湖上芰荷亭亭玉立,菱茨满湖。东道主张左藏、刘几仲、邓拟等常于长春亭宴请苏东坡,宾主相得甚欢。苏东坡看到合浦山辉川媚,确是富庶之地,总算了却了夙愿

位于合浦师范校园内的东坡亭,原为北宋邓拟园林)


一天,主人捧出合浦特产龙眼招待苏东坡。他尝了几颗赞不绝口:“佳品、佳品,质味殊绝,可与荔枝匹敌。”原来,苏东坡在绍圣二年(公元1095年)谪贬惠州时尝到号称岭南佳果的荔枝,曾写了三首咏荔枝的诗,其中《荔枝叹》一首,由惠州的名产荔枝,联想到汉唐两代上贡荔枝的弊害,进而指斥了当时贵族官僚贡茶,贡花争新买宠的可耻行径,批判了封建统治者为了个人享乐或邀宠而不顾人民死活的罪行,这在当时是很有现实意义的。封建统治者,十里五里遍设驿站,快马疾驰,尘土飞扬,催征荔枝,急于星火,往往弄得人倒马毙。车马跨山越岭,就像猛鹘横海一样,为的是要火速把荔枝运到京城,以使荔枝枝叶风露犹存,好像刚从树上摘下来一样:“颠坑扑谷相枕籍,知是荔枝龙眼来”。又“宫中美人一破颜,惊尘溅血滴十载”。为了博得杨贵妃的欢心,不知摧残了多少人的性命。

现在苏东坡尝到了与荔枝相匹敌的龙眼,不由又联想起岭南佳果荔枝,他写了《廉州龙眼质味殊绝可敌荔枝》一诗,抒发了自己的感情。其中:“蛮荒非汝溽,幸免妃子污”两句便是这诗的精髓。他指出龙眼虽然生长蛮荒,但这倒是好事,不需要五里一单堠,十里一双堠地被拼命传送京城,能幸免于这些贵妃公主们的沾污而欣喜。 东坡每日在清乐轩左边的长春亭和刘几仲、邓拟等人品茗谈诗,心中的抑郁得以稍解。



一天,正是阳光和熙的天气,东坡和张左藏、刘几仲、邓拟等人同游三廉古刹东山寺。东山寺原为南粤王赵佗行宫,先后改为大云寺和灵觉寺,唐贞观十二年(638年)又将灵觉寺改为东山寺。该寺建筑宏伟,佛像高大。东坡在禅堂壁上看见有主持僧愈上人的题壁诗句:“闲伴孤云自在飞”。主持僧愈上人是很有诗才的,可他云游南岳去了,留下这句诗在壁上,苏东坡没有见到他,很感惆怅,便题诗于壁上和之云:“孤云出岫岂求伴,锡杖凌空自在飞,为问庭松尚西指,不知老衲几时归。”

位于廉州城东的千年古刹东山寺)


苏东坡等人走出东山寺,便去瞻仰海内驰名的还珠亭。还珠亭与东山寺相比连,他们穿过孟尝流芳坊,便登上了还珠亭,亭为砖木构筑,四柱重檐,轿顶式结构,飞檐翘角,葫芦盖项。周有迴廊,前后石级上迭。亭中央有《还珠亭碑记》一方。亭外两侧有历代骚人迁客题吟碑刻。东坡读完亭中碑记,感慨万端:“孟尝高洁,施政廉明,去珠复还,无怪乎千古誉为盛事”。邓拟在一旁说:“而今频年滥采,民不堪命矣!”

(位于合浦廉州中学内的古海角亭)


是的《还珠亭碑记》确是一篇珠民血泪史。东坡在亭柱题一联云:“孟尝何处去了;珍珠几时飞回?”落款是:元符三年秋月,苏轼书。东坡放下了笔,一面走下台阶一面愤慨地吟哦:“曾驱万民沉渊底,怎奈孟尝去不还?” 



东坡在合浦的日子里,他的诗友石康县令欧阳晦夫(广西贺县人)探访他,欧阳晦夫看到宦途坎坷的老友获赦北归,万分高兴,因为当时罹遭贬逐的人,大多数已登鬼录。


元丰七年(1084年),东坡次子苏 夭折,不久爱妾朝云又病卒于惠州。亲人离散,只有苏过陪伴着他。知已好友在这天涯海角的尽头,久别重逢,确实像梦境一样。欧阳晦夫拿出自己的诗稿请教东坡,并要求为他书写《乳泉赋》,东坡都满足了他的要求,在重逢的日子里,苏东坡写过《欧阳晦夫接 琴枕》一诗,充分表达了他们之间的深厚情谊。“见君合浦如梦寐”、“妻缝接 雾穀细”、“儿送琴枕冰微寒”,欧阳晦夫的妻子为东坡缝头巾,儿子为他送琴枕,这都充分表明了苏东坡和他们之间的深厚情谊。  

在客地与老友相逢的日子里,苏东坡偕欧阳晦夫、张左藏和邓拟等人游了远近著名的海角亭。海角亭紧傍廉江,面临浩瀚大海,东坡等人在那里临流赋诗,听海角潮声,远眺茫茫大海,想到自己离亲去里,贬谪边边郡,而今获赦北归,不久即将和家人团聚,兴起无限感慨,他挥毫写了“万里瞻天”四个犬字,抒发他对家国的深切怀念。后人将“万里瞻天”四字沏石纪念,为古亭增辉不少。

时值中秋,端州守郭功甫寄来了一首《寄子瞻自珠崖移合浦》诗给东坡,诗云:

君恩浩荡似阳春,海外移来住海滨

莫向沙边弄明月,夜深无数采珠人”。


天涯海角的合浦海滨,是一个盛产珍珠的地方,能在合浦海边赏月,无疑是尝心乐事,可是在深夜里,海边的景色是怎样呢?那时,采珠太监正在逼迫着无数珠民冒险采珠呢。




苏东坡在廉州住了两个月左右,将要去永州任职了。庚辰八月二十二日,正值秋高气爽,碧波湖中,秋荷摇曳,分外多姿。张左藏、刘几仲和邓拟等人饯别东坡于清乐轩,宾主举觞无限惆怅,席间忽闻远处传来笙箫之声,袅袅动人,坐客惊叹,这笙箫之声,似自云间传来,抑扬往返,谛听之,知是缾笙。东坡于是即席赋《缾笙》诗记之:

缾笙

孤云吟风细冷冷,独茧长缫女娲笙。

陋哉石鼎逢弥明,蚯蚓竅作苍蝇声。

东坡醉熟呼不醒,但云作劳吾耳鸣。



不久,朝廷任命东坡为舒州团练副使,临行前夕,他还写了一首诗《留别廉州张左藏》:

留别廉州张左藏

编雚以苴猪,瑾塗以塗之。

小饼如嚼月,中有酥与饴

悬知合浦人,长诵东坡诗。

 好在真一酒,为我醉宗资。



庚辰八月二十九日,东坡离开合浦那天,张左藏、刘几仲和邓拟等人,在滔滔南去的南流江畔送别东坡。真是“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张左藏等人和苏东坡在短短的相会中结下了浓厚的感情。

(合浦惠爱桥)


 苏东坡在廉州居住了两个月之久,在合浦历史文化的分量很大,他和南珠、孟尝、陈铭枢及海上丝绸之路是兼容并蓄的。他吸引着后世无数文人作诗凭念,如近代胡汉民、马君武者,也影响了北部湾作家群总体创作,如李英敏、陈建功、洛湃者;关于他的传说则在合浦人心里流下深刻的印记,如“东坡题诗戏知州”、“东坡笠的来历”、“东坡端砚沉湖底”、“珍珠酒传奇”……苏轼曾歇脚泉水古渡头,探寻合浦最优质的丝绸。

一位老人得知后,便抱起自家珍藏的绸缎赠他,只求他写“丝绸”二字。苏轼听了,高兴地挥豪泼墨。待苏轼走后,老人才发现所题不是“丝绸”,而是“思愁”,情味十足。


他在合浦写下了许多掷地有金石声,闪闪发光的诗篇,这对千百年来合浦文化艺术的发展,有着非常深远的影响。




文字来源:中共北海市委宣传部

图片来源:百度图库

综合编辑:合浦大小事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