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探寻凤鸣山长眠道人隐居地

美丽乡村李红兵2020-02-01 21:20:58

点击上方蓝字“美丽乡村李红兵“,看更多原创优秀文章

朝阳山西南有一座凤鸣山,凤鸣山旁有几座石板堆砌起来的石庵,石庵大概有六、七间,分为上下两层,好像现在的复式房。房子大概是南北方向,面朝南方,前面是一条深沟。房子的右侧是一座倒塌的石头房子,据说是在这里建的一座道观,现在已经倒塌,只留下地基还可以看出原来道观的痕迹。再往右侧,有三块石碑,一块竖立的石碑上刻着“长眠道人”,一块横立《初修凤鸣山场面道人碑记》,另外一块横立《凤鸣山长眠道人碑记》。

《初修凤鸣山场面道人碑记》两侧刻有对联“凤鸣山前千秋乐,龙潜潭下万古传”,横批“怀青特超”。碑文大概意思是说,清朝光绪丙午年(1906年)之春长眠道人云游至此将此处命名为“凤鸣山”,长眠道人隐姓埋名,视死如归,是富贵如浮云,视俗吏为火坑。他以身殉奏仅次于伯夷、叔齐这些商朝忠臣。淇县的善男苦妇被他的气节所感动,捐献富田、财物,以褒奖其高风亮节。

《凤鸣山长眠道人碑记》大意是,己亥年(1899年),滑县诸同志购求此山,以为藏修之所。道观建成,并未正式启用。时值丙午年(1906年)春,有长眠道人云游其巅,爱其清洁,遂做为安身之所。长眠道人以读书充实生活,陶冶情操。其外表安闲,其心中实有大不适,不然,为什么正值壮年走上不归路?附近村民,每遇到灾难有求于长眠道人,都很灵验。长眠道人的浩然正气不容泯灭,本应得到好的归宿。却不详细了解其人,不知道他姓什么,家住哪里,生平业绩也都不知道,只是留下几本书。立碑时间清宣统二年(1910年)春。碑文由东皋居士王元求撰写。

据淇县贾振君同志考证,长眠道人很可能是一位刘姓维新派核心人士,晚清民主革命的先驱。据说,长眠道人原在京城做官,因参与政治运动,被朝廷追杀,整个家族和同党被迫离散,长眠道人一家隐居淇县,他最终长眠在凤鸣山。

不论历史如何变幻,岁月都将给整个历史事件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使后人对那段历史不断的去猜测、联想、还原。

带着对历史的疑惑,我们还是决定一探究竟,试图揭开这段神秘历史的面纱。

远远看去,几座石庵静静地矗立在那里。本地一般将简单的房屋称作“庵”,比如,茅草庵就是指用茅草搭建的房屋,形容房屋比较简陋。这些石庵也是比较简陋,都是用一块块片石堆砌而成,并且没有屋顶。

石庵看起来非常坚固,这么多年也没有坍塌。可见片石叠加的结构非常合理,既起到砖的效果,又起到瓦的效果。

石庵的前面是一条深沟,深沟的对岸是大山。

站在石庵堆砌的小院外,可以看到远处的大山。

石庵围成一个小院。现在的石庵成为羊圈了。

石庵堆砌起来是要花费很大的力气的。石庵和远处的高山形成对比,加上长眠道人在这里的神秘传奇故事,增加了这里的神秘色彩,这样,石庵代表的意义就像远处的高山一样厚重了。

有一座石庵的屋顶已经坍塌,露出了庵外的风光,似乎只为照亮庵内曾经发生过的故事。好像这就是长眠道人自缢的地方。一般修炼学道者,都称为道士,很少称为道人。如果自称道人,恐怕认为自己的修为和道士还有一定差距吧!道士是修长生的,而长眠道人却在壮年以身询奏,有悖道士之根本,所以起名”长眠道人“,这样的解释还应该有些道理。

庵顶没有被破坏的,站在庵内,可以看到外面漏进的光线。我突然觉得,如果长眠道人盘坐在这里,外面是暴风骤雨或雪花纷飞,他会有何感想?是不是也会感受到维新变法的血雨腥风,就如庵外的极端恶劣天气,带给人一种无情、残酷的现实?

石庵外,一个磨盘依旧放在那里,它似乎是历史的见证者,它看到了长眠道人在石庵内打坐,看见他到山下的龙潜潭担水,看见他在这里磨面。它似乎只是看到了长眠道人的日常作息,根本不了解长眠道人内心的不适。

岁月变迁,物是人非。这里再也没有一个仙风道骨的世外隐者的悲痛,也没有了貌似脱离尘世革命者的彷徨和无奈,更没有了一个追求民主革命先驱的一腔热血。在这里我们只能够感受,感受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石一土,因为它们见证了长眠道人的痛苦和彷徨,传承了革命者的意志和精神。

长眠道人只留下一个墓碑,石棺已经被打开,棺内的尸骨和遗迹不见踪影。这似乎是长眠道人预料到的一种结果,不留下姓名,只留下长眠道人这样一块碑。似乎长眠道人非常钟情这里的风光,愿意长眠在这里。

这里没有纷争,没有杀戮,没有欺骗,没有血腥,这里也没有革命者追求的革命梦想。这里似乎留下的只有荒凉和寂寞,还有与世隔绝的静寂,这也可能就是长眠道人最终值得欣慰的地方吧!

荒草掩盖了石庵的生机和活力,似乎有些苍凉,好像在向这位叫做长眠道人的革命者致敬。

石庵上不知那块石头是长眠道人砌上去的,虽然历经风雨,石庵却坚如磐石。

小院墙上的一颗酸枣树冲出了石头的禁锢,不知道是不是长眠道人在这里曾经摘过酸枣,品尝过这里酸甜苦辣的个中滋味。

院外石岸上的石头上,似乎还有长眠道人坐过的痕迹。石头缝里长出的一种草,我们也叫不上名字,因为他是红色,我暂且就叫他“革命草”吧,可能它最能代表长眠道人那颗为国为民、炽热滚烫的心吧!

院外的灌木长的有些高了,快要和石庵一样高了。

顺着这里的小道就可以下到龙潜潭,长眠道人常在在这里担水,就是走得的这条小路。现在已经没有人走了,小路几乎被草盖住了。山下的村民也是通过这条小路来到石庵,找长眠道人给看病,据说,长眠道人擅长接骨正骨,为当地的百姓解除了很多痛苦。

朝阳寺景区的赵主任说,在石庵的左侧位置,有半个山坡都是用石头堆砌的石堆,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如果是和长眠道人有关的话,我们展开来想象一下。

明月夜,长眠道人推开石庵的门,望着满天的星空,遥望北斗,联想起变法失败,多少仁人志士为开创一条维新道路,甘洒热血,只为唤起民族的觉醒。漫漫长夜,心中的悲愤难以消除,走到石庵外,找几块片石依山坡堆成一个平台,然后长眠道人盘坐上去。如此循环堆砌成为一片别样的景观。

堆砌的平台。

满山坡的堆砌平台,正是长眠道人思想斗争的结果。在他苦苦思索的那几年后,终于有一天,长眠道人认识到,一些愚钝的中国人,还需要仁人志士的鲜血来警醒国人。

“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谭嗣同《狱中题壁》似乎真正迎合了长眠道人当时的内心感受,他决定用死来留下如莽莽昆仑一样浩浩荡荡的肝胆正气。然而,他怀着最美的家国情怀给自己的遗愿就是做一个死于斯的“长眠道人",因为他决定以身询奏,舍生取义,实现他人生最大的抱负。

凤鸣山长眠道人隐居地。

运存人间 图/文

长按或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平台,看更多优秀原创文章和纪实图片,领略祖国壮美秀丽景色,弘扬中国传统文化。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