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学习是一件卑微的事

财新网2020-02-23 15:39:15

财小新

本文选自《财新周刊》2015年第16期报道。

财新周刊移动端 每周六更新!周周重磅 篇篇精彩!重大选题特刊呈现,移动用户尊享!扫描文末二维码(可长按或保存到相册进行识别)进行下载和购买。

作者:王芫
作家


儿子学国际象棋时九岁了。虽说学习是一生的事,但报班时才发现,现在的孩子都在上小学前就开始学棋。家长们普遍认为,最好在小学前就能成为三级棋士;也有大胆的家长认为,如果孩子在上小学前能展露出学棋天分,就可以考虑走专业道路,连上学都省了。就这样,今年某天,某棋院最低年龄组闯入了一头九岁的“黔之驴”。第一次组内对弈,没一个孩子愿跟我儿子下棋,因为对这个“庞然大物”“莫相知”。在我的一再鼓励下,有人开始“稍出近之”;几盘棋下来,大家开始“觉无异能者”;几次课下来,我儿子终于被断定为“技止此耳”。


上星期的课上,老师讲龙形防御。老师用的是启发式教学,每走完一步都要问大家:“下一步该怎么走呢?”儿子一反平时的低调,举手发言十分积极,以至手带动身体,整个人都快站起来了。我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下了课,见他依然沉浸在高视阔步的感觉里,我就提醒他:“那个你以前学过。”他立刻大声抗议:“可我早就忘了!”忘了有什么值得自豪的?自己当场琢磨出来的就比通过学习得来的感觉更好?我十分不解。


然后我想到女儿的一件往事。当年女儿学体操,某一期课程结束前,老师特意把家长请来,让孩子们向家长展示学到的东西。老师话音刚落,孩子们就四下散去,只有女儿一动不动。我问:“你为什么站着不动?”她说:“我什么都没学到。”我说:“这怎么可能呢?你起码学了侧手翻呀。”她说:“那不是学的,那是我本来就会的。”


你本来就会?这不是睁着眼睛说谎话吗?我交了好几百学费呢!在当时,我只觉得这是女儿“各色”性格的表现。但如今,儿子也表现出了同样的“各色”。儿子和女儿在很多方面的表现截然相反,竟会在这件事上殊途同归——羞于承认学习。推理可知,这很可能跟家庭环境有关。不过,我自己从来都是以学习为荣的,所以即使需要在家庭内部深究,也可以考虑把我爸妈择出去。也就是说,断裂只发生在我这一代和下一代之间。


我必须承认:谈论学习时,我实际上谈论的是没有乐趣的苦学。比如女儿考SAT,在没有复习的情况下,单词部分能得600多分。这个成绩应该还是可以的。但考试怎么能不复习呢?单词怎么能不背呢?所以,我在肯定她的真实水平之余,必定要加一句:“你还得背单词啊!”然后我就给她讲我当年如何背单词考GRE的事迹,最后再给她网购几本著名培训学校编辑的单词书⋯⋯去年我意识到儿子拼写太差,就找出一本少儿英语词典:来,来,来,咱们花几个月时间把它背下来⋯⋯


而且,我特别自豪的是:我是那种颇能以身作则的家长。为了实现自己能用英文写作的理想,我至今还在背、背、背⋯⋯这些,孩子们都是看在眼里的。不是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吗?怎么现在榜样都不管用了呢?


原因很可能在于,他们是受了西方教育的影响。想到这里,我不禁又想起一件事。儿子在美国上一年级时,某次我去学校当义工,进校门时正遇到老师带着孩子们往户外走。我随口问了一句:“你们去哪儿?”老师笑眯眯地说:“我们去工作。”我有点诧异:“你们要去做什么?”老师自豪地说:“加减法。”


我当时很可能“嘿嘿”笑了几声,心想:老师你真幽默。现在回想起来,感觉那未必是幽默,老师很可能就是这么想的:加减法不是知识,而是问题,需要孩子们凭借自己的工作去解决。老师每天的工作不是传授知识,而是带领孩子们去工作,去探索解决问题的方法。如果这也可以叫学习的话,这是一种假装知识不存在的学习,假装不学习的学习。


我估计我家孩子就是在学校与家长的反差之下,对学习产生了超乎一般的反感。因为按照我倡导的方法,孩子们肯定一学习就觉得自己特卑微。


话说回来,按西方教育理念,12年不间断地培养出来的孩子,就不会自信受挫吗?比如:到了11年级,你再怎么努力工作也解决不了一个解析几何问题,可你同学已解决了微积分。你懂或不懂,微积分就在那里⋯⋯所以我坚定地认为:即使西方教育理念长大下的孩子,也会经历一段对个人能力幻灭的黑暗时刻,我只是不知道究竟何时以及具体怎样。对此,我准备加以密切观察。我希望我的孩子能逐渐摆脱家长强加的对“学习”的负面联想,以及西方学校教育赋予的对“工作”的盲目乐观,最终能像爱因斯坦那样叹息:“我越学习,越感到自己的无知。”■


财新周刊移动端 每周六更新!周周重磅 篇篇精彩!重大选题特刊呈现,移动用户尊享!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或扫描二维码(可长按或保存到相册进行识别)进行下载和购买。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