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藏品萃华 静淡云鹤去 交会两三贤——黄镇的《人物图》册

中国书画报2018-12-05 16:59:25


  清初,扬州经济的繁荣带动了文化的繁荣。盐商们乐于在自家宅院里接待社会名流和文人雅士。他们谈诗论文、挥毫泼墨,以文人雅集的形式进行交往。这样的文化交流活动也成为画家笔下的创作题材。“扬州八怪”中的黄慎所创作的一部分作品就展现了文人雅士们的文化活动。

  黄慎(1687—1768),字恭懋、恭寿、菊庄,号瘿瓢,又称东海布衣,福建宁化人。他出身平民,客居扬州,以卖画为生。他善画人物、花鸟、山水、楼台,是一位全能的画家。黄慎早年以工笔画为主,中年后以狂草笔法入画,作品于粗狂中见精细。现藏于广西博物馆的黄慎《人物图》册为绢本设色,共六开,每开纵28.5厘米、横34.5厘米。现对其中两开加以赏析。

图一

图二

  在图一中,画家在画面左上角题以晚唐五代韩偓的诗句:“蜂弹(韩偓原文为“穿”)窗纸尘侵砚,鸟斗庭花露滴琴。”钤“躬”朱文方印、“懋”白文方印。画面中,两位雅士相对而立。他们衣着厚重,举止悠闲轻松。画面左侧的雅士头扎发髻,略躬身,双手捧书文至肩部,双目凝视纸上,正聚精会神地诵文吟诗,表情认真而诚恳。画面右侧的雅士头戴帽子,微低着头,留着飘逸的长须,目光低垂,双手垂下,正凝神细听友人的吟诵。画面左侧有白鹅一双。一鹅卧地回首,鹅嘴插于鹅翅中;一鹅伸长脖子,随着诗声觅食,显得自在清闲。在图二中,画家在画面右上角题以南宋陆游的诗句:“琴传数世漆文断,鹤养多年丹顶深。” 钤“躬”朱文方印、“懋”白文方印。此作描绘的是在宽大的屋内,一雅士坐于床榻之上抚琴的情景。雅士头戴布帽,微侧头,左腿横盘,右腿弓起,将一架古琴斜放于双腿之间。他双目凝视琴身,双手拨弄琴弦,脸上浮现出专心致志的神色。一书童立于床榻边,双手抱于胸前,正聆听悦耳的琴声。两幅作品所展现出的意境与画中的题诗高度契合,呈现出诗画合一的效果。

  诵文吟诗、抚琴自娱是古代文人津津乐道的风雅之事,代表了文人雅士的一种人生态度和行为方式。清初,扬州的雅集活动非常活跃。王士祯被任命为扬州推官后,曾组织两次大规模的诗酒文唱活动。之后,卢见曾又与郑板桥等人在红桥雅集。清代徐兆丰在《风月谈余录》中写道:“构思时以寸香系缕上,缀以钱,下承盂,火焚缕断,钱落盂响,虽佳卷亦不录。”由此可以看出,文人雅集不仅是诗酒文唱活动,更是文人雅士比拼内蕴修养的舞台。黄慎通过《人物图》册将当时文人诵文吟诗、抚琴自娱之时的心态表现得淋漓尽致,从侧面展现出当时社会的文化繁荣之景。

  此《人物图》册立意明确、构图简洁,画面中的大片空白为观者留下了遐想的空间。图一看似只有两位相对而立的雅士和一对白鹅,但背景处的空白却仿佛隐藏着繁华的世界。“蜂弹窗纸尘侵砚,鸟斗庭花露滴琴”的题诗也使人不禁联想到有树、有花、有草、有鸟的庭院。图二的画面构成同样十分简单—— 一主一仆、一张床榻和一架古琴,但也展现出丰富的内涵。在画面中,让人产生遐想的不是人或物,而是画家赋予笔墨的情思。此图册中的人物均以工笔手法绘出,线条工整细腻、劲挺有力。画家用游丝描加铁线描画出衣纹,线条粗细均匀、圆润流畅。图册中的人物造型准确、姿态生动,从中可以看出画家深厚的写实功底。画家对人物神态刻画得细腻生动。无论是聚精会神诵文吟诗的雅士,还是专心致志弹奏古琴的文人,均被描绘得栩栩如生。图册整体设色淡雅。除人物须发、帽子着深黑色,腰间飘带、衣襟等处着深青色外,余者皆着淡褐色或不着色,使画面显得协调、雅致。整个《人物图》册,从主题到人物形神都展现出“静淡云鹤趣,高会两三贤”(唐代李群玉句)的意境。


来源:《中国书画报》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