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黑城堡133.龙的三个头——《冰与火之歌》丹妮莉丝女王未来命运全解读

黑城堡2019-01-10 15:44:09


黑插画



图 by daninaimare


“他们不会伤害我,”她告诉他,“他们是我的孩子,乔拉。”她纵声大笑,后跟夹马,朝人群骑了过去,头发里铃铛叮当作响,象征甜美的胜利。她先是疾走,然后小跑,接着如风一般飞驰,任由辫子在身后飘荡。获得自由的奴隶们在她面前分开。“母亲!”百人、千人,万人一起高呼。“母亲!”他们齐齐颂唱,随她奔过,手指扫过她的腿,“母亲,母亲,母亲!”


——丹妮莉丝解放弥林的奴隶

From《冰与火之歌》卷三《冰雨的风暴》


黑内容


“三之子”——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文:longqiaojushi


丹妮莉丝曾对乔拉·莫尔蒙说过:


“彗星把我领到魁尔斯,必有其目的。我本希望在这里找到我的军队,但那似乎并不可能。我不禁自问,还会有什么呢?”


“明天,你去找俳雅·菩厉。”


在维斯·托罗若,丹妮派出她的血盟卫去寻找人迹,最后乔戈带来了扎罗·赞旺·达索斯、魁蜥、俳雅·菩厉。起初丹妮对身为魁尔斯十三巨子之一的扎罗·赞旺·达梭斯抱有希望,试图从扎罗那里获得船只、军队。但是以扎罗为代表的十三巨子以及碧玺兄弟会、香料古公会、魁尔斯王族都不能让丹妮达成所愿。无奈之下,丹妮想到了男巫俳雅·菩厉,于是命令乔拉与俳雅·菩厉取得联系,这才有后来丹妮在不朽之殿的经历。这些经历对丹妮有什么意义呢?还是先从魁蜥对丹妮的警示说起吧。


一、魁蜥曾对丹妮说过:牢记不朽者。牢记不朽者是指魁蜥希望丹妮能牢牢记住她在不朽之殿的所见所闻。在这些见闻中,丹妮和不朽者的对话,尤为引入注目,书中曾有这样的描述:


……龙之母……三之子……


三?她不明白。


……龙有三个头……幽灵般的和声在她脑海里回响,却没有一片嘴唇在动,也没有一丝呼吸搅动静止的蓝空气……龙之母……风暴降生……低语变成回环的歌咏……命中注定你将燃起三团火焰……一团为生,一团为死,一团为爱……


她自己的心跳不知不觉与面前悬浮的蓝色腐心的律动趋向吻合……命中注定你将骑乘三匹坐骑……一匹床第,一匹恐怖,一匹为爱……他们的嗓门越来越响,她的心跳却越来越慢,甚至她的呼吸……


命中注定你将经历三次背叛……一次为血,一次为财,一次为爱……


——《冰与火之歌》卷三《冰雨的风暴》


这段内容可以简单的概括为丹妮是三之子,她这一生要经历三团火焰、三匹坐骑、三次背叛,而本胖认为三之子正是全书对丹妮这条故事线的高度概括。


二、如上所述,三团火焰分别为:生、死、爱;三匹坐骑分别为床笫、恐怖、爱;三次背叛分别是:为血、为财、为爱。如何理解三团、三匹、三次?本胖认为应该按照如下方式解读:三团火焰的第一团火和三匹坐骑的第一匹坐骑,三次背叛的第一次背叛密切相关。第二团火和第二匹坐骑,第二次背叛密切相关。第三团火焰、第三匹坐骑、第三次背叛同理。


1.先说第一团火焰、第一匹坐骑、第一次背叛。


这三个第一正是丹妮从少不更事的少女到初为人妇的成长阶段,与之息息相关的则是从未败过的卓戈卡奥。第一团火焰——生,指的是卓耿、雷哥、韦赛利昂三条龙的出生。第一匹坐骑为床笫指的是丹妮在伊利里欧和哥哥韦赛里斯的安排下,嫁给多斯拉克人卓戈卡奥。两人的婚姻只是一种利益交换,韦赛里斯为的是借兵复国,卓戈则抱得美人归。两人的露天结合(多斯拉克人习俗,美好的东西要发生在蓝天白云下,葱葱绿草间)更多的则是夫妻间的义务(床笫之欢)而非因为爱情。第一次背叛为血指的是卓戈的卡拉萨屠杀拉扎林人之后,羊人巫魔女弥丽·马兹·笃尔对卓戈卡奥的复仇,同时也是对丹妮的背叛。正是丹妮把巫魔女从多斯拉克战士的蹂躏中解救出来,正是丹妮让巫魔女治疗卓戈才导致卓戈的不治,正是丹妮让巫魔女施展血魔法解救卓戈,而巫魔女瞒着丹妮以死换生导致丹妮腹中的雷哥死胎,而换回一条命的卓戈则成为眼睛只会跟随太阳移动的植物人……在经历了第一次背叛后,丹妮抱着以死换生的想法,意图明显的以火刑献祭了巫魔女,团团火焰中,三条魔龙诞生,丹妮分别以卓戈、雷加、韦赛里斯的名字为三条魔龙命名。正是由于第一次背叛,导致丹妮名为床笫的第一匹坐骑的死亡,最后第一团火焰熊熊燃起,魔龙重回人间。


2.再说第二团火焰、第二匹坐骑、第二次背叛。


关于这三个第二,其实还是有不少争议的,而本胖认为这三个第二只有放在一起,互相关联,才能减少争议,凝聚共识。这三个第二指的是丹妮从初为人妇到历经磨练、逐步成长的阶段,这里本胖认为与之紧密关联的是西茨达拉·佐·洛拉克。他正是丹妮的第二任丈夫,也即名为恐怖的第二匹坐骑。他对丹妮的背叛正是丹妮经历的第二次背叛—为财。无论是砖与血筑就阿斯塔波,还是名闻天下的渊凯七种婉转春啼,抑或是人声鼎沸的弥林竞技场都是建立在奴隶贸易的基础上,奴隶贸易是支撑厄斯索斯大陆经济的支柱之一,奴隶湾三城则是在奴隶的血肉和苦难上绽放的恶之花。而丹妮来了第一件事就是解放奴隶。这不仅影响了善主大人、贤主大人、伟主大人奢靡生活,也影响了瓦兰提斯象党、虎党人士的大选,甚至影响到远方魁尔斯的对外贸易。这也正是后来扎罗·赞旺·达索斯风尘仆仆来到弥林劝丹妮西归,未达目的魁尔斯出动船只封锁弥林的原因。西茨达拉在成为丹妮的丈夫之前,对丹妮说的最多的话语一是重开弥林竞技场,二是求婚。当这些未实现时,鹰身女妖之子出动了。他们利用对街道的了解,依靠大金字塔内贵族的庇护,肆无忌惮,制造出一起又一起的血案。无垢者坚盾、弥桑德、竖琴大师蕤娥的牺牲正是鹰身女妖之子直接对丹妮的施压,无奈之下,在经历了西茨达拉的六次求婚后,丹妮终于在西茨达拉第七次求婚时,同意下嫁,随后重开了竞技场。在西茨达拉的斡旋下,鹰身女妖之子暂时停止了杀戮(西茨达拉本人看起来更像是鹰身女妖之子的头目之一)。但恐怖并未离丹妮远去,相反,恐怖却越来越近,直至婚礼当天,达兹纳克竞技场,在西茨达拉的包厢内,壮汉贝沃斯替丹妮吃了下了毒的蜂蜜蝗虫,丹妮才免遭一死。竞技场的血腥和喧嚣引来了卓耿,丹妮冲开巴利斯坦的手掌,冲过火焰来到卓耿身边,在用鞭子抽打了卓耿之后,丹妮骑在龙身上,越过斯卡札丹河,来到了多斯拉克海。背叛、恐怖、死亡,发生在弥林的这一切的矛盾酝酿到一定阶段,便化为卓耿的死亡火焰,它既标志了过去脆弱的、短暂的和平局面的终结,又开启了一扇通向更多死亡的大门,此为名为死亡的第二团火焰。


先插一句本胖对各种形式的预言或者木偶戏的看法,无论是龙家人的龙梦、绿先知的梦、幻象、红袍僧的火焰、木偶戏等既不能过度解读,又不能盲目排斥,大家应把这些看做马胖向读者传达信息的一种表现形式。下面本胖列出一组丹妮在不朽之殿看到的幻象:她的银马踏过草原,来到一条黝黑的小溪,上方是星之大海;一具尸体站立船首,僵死的脸上有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灰色的嘴唇悲伤地微笑;冰墙的裂缝开出一朵碧蓝的玫瑰,散发出无比甜美的气息;……龙之母,烈火新娘……这组幻象讲的是丹妮的婚姻,或者说讲的是丹妮的三匹“坐骑”。星之大海下,骑着小银马,来到小溪边,说的正是丹妮和卓耿(自行脑补画面)。冰墙的裂缝开出一朵碧蓝的玫瑰,散发出无比甜美的气息。冰墙是长城,碧蓝乳霜的冬雪玫瑰是莱安娜的所爱,散发出无比甜美的气息。指的应是丹妮爱上了长城上那个和冬雪玫瑰有关的某人,这里多数人认为是琼恩·雪诺。接着马胖貌似觉得信息传达的还不够,直接点出“龙之母,烈火新娘”,好像生怕读者不知道他说的是丹妮的三任丈夫似的。那么第二个幻象:“一具尸体站立船首,僵死的脸上有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灰色的嘴唇悲伤地微笑”指的是谁?争议来了。


“一具尸体站立船首,僵死的脸上有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灰色的嘴唇悲伤地微笑”一具尸体站立船首,易让人联想到铁民,悲伤的微笑貌似在说席恩,因为微笑是席恩的标志之一,但这里不可能是席恩,因为不朽之殿的这组幻象说的是丹妮的三匹坐骑(婚姻),以席恩目前的身体情况(已去势)、精神状态,以史坦尼斯近乎严酷的公正,席恩是不可能跨海斩长鲸,直捣黄龙府的。排除席恩之后,铁民中最有可能的人选就是维克塔利昂了。维克塔利昂本受鸦眼攸伦的指派把丹妮带回维斯特洛,他个人的打算则是娶了丹妮,以报鸦眼夺妾(盐妾)之恨。红袍僧马奇罗治愈了维克塔利昂的手臂上的毒,而维克塔利昂则认为是鸦眼送给他的娘娘腔卡尔文学士下毒,于是把他献祭给了淹神。马奇罗同时指出“你的死神在这间屋子里”,这里的死神多数人认为指的是屋子里那个被割掉舌头的黑皮肤女子,但这则警示却没引起维克塔利昂足够的重视。从上述分析来看,这具站立在船头的尸体对应的应该是维克塔利昂了,但马奇罗的另外一句话似乎与这个观点不相契合。马奇罗曾对维克塔利昂说过:“没有必要。光之王给我看了你的价值,船长大人。每晚在我的火中,我都瞥见等待着你的荣耀。”听到这话后,维克塔利昂很是受用,他想起了达衮·葛雷乔伊,想起他曾把冰原狼的尾巴打了个结,又深入狮穴抓了一把狮须。从这点看,维克塔利昂投奔丹妮后会有一个远大前程,并收获了荣誉,这似乎和一具尸体站立船首相矛盾。好在冰与火之歌中文维基上有另外一则解释。


冰与火之歌中文维基上另外一种观点是:“为了让丹妮莉丝完成第三次婚姻,西茨达拉也必须死去,船首上的尸体可能和西茨达拉的死亡方式有关。”


丹妮的第二任丈夫是西茨达拉,丹妮沐浴的第二团火焰——死亡、丹妮骑乘的第二匹坐骑恐怖、丹妮经历的第二次背叛——财的交集正是西茨达拉·佐·洛拉克!有的粉丝会有认为西茨达拉不是丹妮真正意义上的丈夫,这是错误的。两人结婚正式举行了仪式,而且丹妮同意按照弥林的的婚俗为西茨达拉洗脚,前提是西茨达拉应先为其洗脚。由于两人的结婚,鹰身女妖之子才暂时停止了杀戮,弥林的竞技场重开,才有后来丹妮在达兹那克竞技场沐浴团团火焰。重新回到维基对第二个幻象的解释上来,“一具尸体站立船首,僵死的脸上有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灰色的嘴唇悲伤地微笑”这个幻象本胖觉得可以这样解析:“一具尸体站立船首”,指的是西茨达拉的死亡方式是被维克塔利昂献祭给淹神。“僵死的脸上有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这句指的是西茨达拉。卷五书中曾有个细节,巴利斯坦·赛尔弥曾称呼西茨达拉为陛下,西茨达拉让巴利斯坦改口,要求巴利斯坦称其为明光或圣上。“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对应的应该就是明光。“灰色的嘴唇悲伤的微笑”,这个很早就有人提到,灰色对应gray,微笑对应joy,而Grayjoy正是维克塔利昂的姓氏。所以“一具尸体站立船首,僵死的脸上有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灰色的嘴唇悲伤地微笑”这个幻象指的是两个人、一件事。两个人分别是西茨达拉和维克塔利昂,一件事指的应是维克塔利昂把西茨达拉献祭给淹神。


3.最后说第三团火焰、第三匹坐骑、第三次背叛。


按照不朽之殿不朽者的话语,第三团火焰、第三匹坐骑、第三次背叛皆为爱!个人认为,由于这三个第三还未发生,相关推断易引发争议。丹妮曾对自己说过,龙有三个头,我该和谁一起对抗世界?本胖认为若想解开第三团火焰、第三匹坐骑、第三次背叛之谜,有必要先弄清楚都是谁将御龙。丹妮的三条龙分别以卓戈、雷加、韦赛里斯命名为卓耿、雷哥、韦赛利昂。卷五结束时,丹妮骑着卓耿身上,越过斯卡札丹河,来到丹妮以龙石岛命名的龙石山。所以,第一个御龙者为丹妮无需多言。第二个御龙者虽然还未飞龙在天,但本胖认为他应该就是提利昂·兰尼斯特。


小时候的提利昂对龙就极为痴迷。


他在凯岩城度过的孤独童年,常常整夜幻想自己骑龙翱翔,幻想自己是坦格利安家流落的王子,甚至是瓦雷利亚的龙王,高踞于九天之上。某年,叔叔们问他想要什么命名日礼物,他恳求叔叔们送他一条龙。“不用很大的龙噢,一条小的就好,跟我一样大的。”吉利安叔叔觉得这简直是他这辈子听过的最好笑的事,提盖特叔叔则解释道:“孩子,最后一条龙在一个世纪以前就死掉啦。”这实在太不公平、太不公平了,所以小男孩那天哭着入睡。


——《冰与火之歌》卷五《魔龙的狂舞》


请大家注意这句:“幻想自己是坦格利安家流落的王子,甚至是瓦雷利亚的龙王,高踞于九天之上”


再看书中另外一处描写:


“据说长夜黑暗、处处险恶。你在火焰中看见什么了?”


很多龙。马奇罗用纯正的维斯特洛通用语回答,他的维斯特洛话几乎没有一丝口音。毫无疑问,这正是至高牧师本内罗选择他来将拉赫洛的信仰带给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原因之一。“老龙小龙、真龙假龙、光明的龙与黑暗的龙都有。我还看见了你,小小的身材却洒下长长的阴影,你在魔龙群中怒吼。”


“怒吼?像我这么好脾气的家伙?”提利昂简直有些飘飘然了。对方应是刻意为之,傻瓜都爱被人拍马屁。“说不定你看见的是分妮。我们几乎一样高呢。”


“不,我的朋友,我看见的是你。”


——《冰与火之歌》卷五《魔龙的狂舞》


以前本胖看到此处,一直以为马奇罗在火焰中看到小恶魔在骑龙,其实不然。马奇罗是在说他看到了“很多龙”“老龙小龙、真龙假龙、光明的龙与黑暗的龙都有”“我还看见了你,小小的身材却洒下长长的阴影,你在魔龙群中怒吼。”本胖觉得此处应该这样理解:提利昂正是“很多龙”之一,而且他是一条正在怒吼的龙。马奇罗看到的景象其实是在暗示小恶魔的龙家身份!


除此之外,我们再看看提利昂的外表。按照弥赛菈在多恩的说法,兰尼斯特分为凯岩城的兰尼斯特和兰尼斯港的兰尼斯特,正宗凯岩城的兰尼斯特的外貌特征是金色卷发,碧绿色眼眸。瑟曦、詹姆皆如此。而提利昂的外貌特征却是一头长直头发几乎金亮成白,两只眼睛一碧一黑。按照凯岩城的兰尼斯特的谱系来算,灰狮达蒙的儿子金狮杰洛生下泰沃德、提恩、泰陀斯、杰森。泰陀斯生泰温,杰森生乔安娜,泰温和乔安娜的结婚后,乔安娜于266AC生下瑟曦和詹姆这对双胞胎,后又于273AC生下提利昂并难产而死。假如提利昂是泰温和乔安娜的儿子他应该在很大概率上拥有一头金色卷发,碧绿色眼睛。但提利昂却是银金色头发,眼睛一黑一碧。众所周知,在维斯特洛,一头银发正是坦格利安家族的主要特征。


小恶魔从小对龙的痴迷、马奇罗在火焰中看到的景象、小恶魔外貌特征和龙家的相似之处,这些都是对小恶魔御龙者的身份的佐证、强化,他御龙者的身份随着HBO海报的放出已毫无悬念。


也该把琼恩·雪诺请出来了。书中有多处对琼恩·雪诺相貌特征的描写:


1.小恶魔曾对琼恩·雪诺说,你除了姓氏之外就是个典型的史塔克;


2.卡斯特曾对熊老说过这人好像是个史塔克;


3.断掌科林说琼恩·雪诺长的像个史塔克,因为他见过奈德也见过瑞卡德。根据书中描述,琼恩·雪诺的外表具有史塔克家族的典型特征:棕色头发、灰色眼珠、长脸。卷一曾有两处这样的描写:


说老实话,艾莉亚连长相都跟琼恩非常神似,两人都有史塔克家的长脸和棕发,却完全没有他们母亲的容貌、肤色与头发。听别人闲话,琼恩的妈妈不过是一介平民而已。珊莎小时候,有一次忍不住问母亲是否弄错了,会不会是什么古灵精怪把她真正的妹妹给抱走了?但母亲只笑笑,然后说没这回事,艾莉亚的确是她女儿,也是珊莎的亲妹妹。珊莎想不出母亲有什么理由要骗她,便把她的话当真了。


——《冰与火之歌》卷一《权力的游戏》



“你有股特别的野性,你的祖父称之为‘奔狼之血’。莱安娜有那么一点,我哥哥布兰登则更多,结果两人都英年早逝。”艾莉亚从他话音里听出了哀伤,他鲜少谈及自己的父亲和兄妹,他们都在她出生前就过世了。“当初若是你祖父答应,莱安娜大概也会舞刀弄剑。有时候看到你,我就想起她,你甚至长得都跟她有几分神似。”


“莱安娜是个大美人。”


——《冰与火之歌》卷一《权力的游戏》


卷一这连续两次对三人相貌相似的强调,除了表明琼恩·雪诺像二丫,二丫像莱安娜之外,似乎在向我们暗示琼恩·雪诺和莱安娜的联系。记得以前曾看过一个报道,说是剧集的编剧曾询问马胖琼恩·雪诺的父母是不是他们所猜想的人选,马胖给予了肯定的答复。本胖斗胆猜测,剧集的编剧或许正是看到卷一的这两处描写才得出琼恩·雪诺父母的人选,并向马胖求证。


“奈德,答应我,躺卧血床的妹妹朝他低语。她生前最爱冬雪玫瑰的芳香”卷一奈德在红堡的黑牢中曾有过这样的回忆。血床在书中代表着女人分娩难产、大出血,“奈德,答应我”指的是在多恩的极乐塔里,莱安娜临终对奈德的托付,当奈德给予莱安娜肯定的答复后,莱安娜眼中的恐惧一扫而光,随后逝去。假如琼恩·雪诺的生母为莱安娜的话,那么琼恩·雪诺的出生地点正是极乐塔,出生的时间则是奈德一行七人到达极乐塔前后。极乐塔之战后,幸存下来的奈德和霍兰·黎德一起返回,同时,奈德也从南方带回另外一个婴儿,并以琼恩·艾林的名字命名为琼恩。篡夺者战争的爆发时间为272AC—273AC,篡夺者战争的最后一战为极乐塔之战,从时间上来看,假如琼恩的生母为莱安娜,其父必为雷加,因为按照世界集的说法,在AC282年初时,雷加带着他手下在赫伦堡附近“掳走”了莱安娜。


由于梅姬·莫尔蒙和盖伯特·葛洛佛仍未找到霍兰·黎德,琼恩·雪诺的身世依然未知,所以只能靠已有的线索进行分析、推断。假如琼恩·雪诺是雷加和莱安娜的儿子,那么他是如何与丹妮的龙建立联系呢?先看下面一段话:


布朗·本离开时,韦赛利昂展开苍白的翅膀,在他头顶慵懒地拍打,翅翼扫到佣兵的脸。白龙笨拙地一只脚落在他头上,另一只踩在他肩膀,发出一声尖叫,然后再次飞离。


“他喜欢你哦,本。”丹妮道。


“很有可能。”布朗·本哈哈大笑。“要知道,本人有一点真龙血脉。”


“你?”丹妮很是吃惊。普棱是个老佣兵,好脾气的混血儿,有张棕色宽脸、断裂的鼻子、浓密灰发和多斯拉克母亲遗传的一双黑色杏仁大眼,声称自己同时具有布拉佛斯、盛夏群岛、伊班、科霍尔、多斯拉克、多恩及维斯特洛的血统,但这是她头一次听说其中还包括坦格利安血脉。丹妮探询似地看着他,“怎么可能?”


“嗯,”布朗·本说,“曾有位生活在日落国度的普棱先祖跟龙公主结亲。这是奶奶告诉我的故事,她活在伊耿国王时代。”


——《冰与火之歌》卷五《魔龙的狂舞》


这里的伊耿国王指的是伊耿四世即庸王伊耿,普棱先祖指的是奥斯菲·普棱(虽号称“伟岸”,仍“喜当爹”),嫁给奥斯菲·普棱的龙公主指的是高塔三处女中的老三依兰娜·坦格利安。在奥斯菲死后十个月,依兰娜生下一子名为韦赛里斯·普棱(传言其是依兰娜和庸王的儿子),而据小恶魔推测,棕人本应该是韦赛里斯·普棱小儿子的后裔。这段话告诉我们魔龙似乎颇为喜欢有龙家血脉的人,这意味着魔龙更容易接受他们,为他们所驯服。而以往的历史告诉我们,有龙血的人更容易驯服龙。比如在血龙狂舞时期,雷妮拉公主曾在龙石岛招募龙种骑乘魔龙,结果龙种铁锤休夫和白发乌尔夫、船壳镇的亚当(实为科利斯·瓦列利安家的私生子,瓦列利安家族和坦格利安家族世代通婚)成功驯服沃米索尔、银翼和海烟。假如琼恩·雪诺是雷加的儿子,那么将来他会骑乘以其父雷加命名的雷哥。或许大家会问棕人本还有龙血呢,为什么是琼恩·雪诺而不是棕人本成为御龙者呢?请看下文。


巴利斯坦·赛尔弥曾对丹妮说过她父母的婚姻:


“我也见证了您父母的婚礼。恕我直言,他们两人之间连喜爱都谈不上,王国也为这场婚姻付出了昂贵的代价,陛下。”


“既然不相爱,为何要结合?”


“您祖父指配的。一位森林女巫曾说,他们的结合可以诞生出预言中的王子。”


“一位森林女巫?”丹妮十分震惊。


“她随荒石城的简妮一起进宫。她发育不良,身体畸形,很多人说她是个侏儒,但她跟简妮夫人很亲,简妮夫人公然宣称她是森林之子。”


——《冰与火之歌》卷五《魔龙的狂舞》


这段话告诉我们杰赫里斯二世之所以指配疯王伊里斯和雷拉公主结婚是因为森林女巫(即后来的高尚之心的鬼魂)预言他们的结合可以诞生出预言中的王子。


再看另外一描述:


当她再次停下,第一个念头是:那是韦赛里斯!但仔细一看,却发现不是。那人有哥哥的头发,却比哥哥高大,眼睛靛蓝,而非淡紫。


“就叫他伊耿,”他对大木床上正为新生婴儿哺乳的女人说。“对君王而言,这不是最好的名字吗?”


“你会为他写一首歌?”女人问。


“他已经有了一首歌,”男人答。“他就是预言中的王子,他的歌便是冰与火之歌。”他边说边抬起头,视线与丹妮交汇,仿佛看到了门外的她。“还有一个,”他说,她不知他是对她还是对床上的女人讲话,“龙有三个头。”


他走到窗边座位,拿起一把竖琴,用手指轻轻拨弄银弦。忧郁而甜美的音乐充满房间,男人、妻子和婴儿如晨雾一般消退。乐声徘徊,催促她赶紧离开。


——《冰与火之歌》卷三《冰雨的风暴》


这段话告诉我们预言中的王子是一个人,但龙有三个头,所以预言中的王子应该有两个同伴,形成一个三人小团队。总结下两段话的内容:


1.预言中的王子由疯王伊里斯和雷拉诞出;


2.预言中的王子拥有一个包括自己的三人小团队。


假如琼恩·雪诺是雷加的儿子,试问有谁能比他更有资格成为丹妮的三人小团队之一呢?


丹妮和小恶魔龙骑士的身份已无悬念,但琼恩·雪诺是否为龙的三头之一、成为御龙在天的龙骑士,书里未讲、剧集未透,只能靠假设、推断,所以本胖上面啰里啰嗦的讲了那么多。三个龙骑士的身份暂时敲定之后,我们就可以继续解析丹妮的第三团火焰、第三匹坐骑、第三次背叛了。因为本胖认为,这三个第三正是由预言中的王子所在的三人小团队来实现!


假如说丹妮的第一团火焰、第一匹坐骑、第一次背叛代表着懵懂阶段,第二团火焰、第二匹坐骑、第二次背叛代表着成长阶段,那么第三团火焰、第三匹坐骑、第三次背叛则代表着成熟阶段(一不小心成三个代表了)。第三团火焰为爱,第三匹坐骑为爱,第三次背叛也为爱。本胖认为若想弄清楚这三个第三指的是什么,关键在于名为爱的第三匹坐骑,第三匹坐骑弄清楚之后,其他问题迎刃而解!


回到丹妮在不朽之殿所看到的幻象上来。


她的银马踏过草原,来到一条黝黑的小溪,上方是星之大海。一具尸体站立船首,僵死的脸上有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灰色的嘴唇悲伤地微笑。冰墙的裂缝开出一朵碧蓝的玫瑰,散发出无比甜美的气息……龙之母,烈火新娘……


——《冰与火之歌》卷三《冰雨的风暴》


对于这组幻象,本胖在前文已做过解释,这组幻象的名称为“龙之母,烈火新娘”,在此之前的两组幻象的名称分别是“龙之母,死亡之女”“龙之母、谎言杀手”。幻象的名称既然为“龙之母,烈火新娘”,那么幻象的内容讲的就是丹妮的三段婚姻、三任丈夫、即三匹坐骑。前两任丈夫本胖在前文中已做分析,分别为卓戈卡奥和西茨达拉·佐·洛拉克,第三任丈夫按照幻象内容来看,则必然是琼恩·雪诺。幻象中冰墙指的是高700尺,长100里格,屹立在全境最北端的长城。裂缝这个意象指的应是长城上的守夜人军团受到敌人的攻击。碧蓝的玫瑰即冬雪玫瑰,冬雪玫瑰则代表着莱安娜。例如奈德回忆中“奈德,答应我,躺卧血床的妹妹朝他低语。她生前最爱冬雪玫瑰的芳香”。裂缝开出一朵碧蓝的玫瑰,指的是虽然长城上的守夜人军团受到攻击,但仍然有一个与莱安娜渊源很深的人挺身而出、保卫长城。这就好比虽然长城出现了裂缝,但一朵冬雪玫瑰依然从中顽强绽放。幻象紧接着描述,散发出无比甜美的气息。这句是说这朵冬雪玫瑰在丹妮嗅起来,无比甜美,对其有着非常强的吸引力。考虑到这幅幻象是“龙之母,烈火新娘”这组幻象中的最后一幅,从上述分析中我们可以总结:守夜人军团中有一个与莱安娜渊源很深的人在保卫着长城,他对丹妮有着非常强的吸引力,他将成为丹妮的第三任丈夫,他只能是琼恩·雪诺。


第三匹坐骑推断为琼恩·雪诺的话,那么第三团火焰为爱必然和琼恩·雪诺密切相关。这团爱的火焰本胖认为可以解析为丹妮为了对琼恩·雪诺的爱、对维斯特洛子民的爱,和爱人(琼恩·雪诺)、臣子(提利昂)共举龙旗,共同抵抗异鬼大军的入侵。对此,丹妮曾经做过一个龙梦:


那天晚上,她梦见自己就是雷加,正统帅大军前往三叉戟河。但她骑的是龙,不是马。她看到长河对面篡夺者的叛军穿着玄冰的盔甲,而她用龙焰沐浴他们,让他们像露水一样融化,使得三叉戟河如洪流般迸发。


——《冰与火之歌》卷三《冰雨的风暴》


在这个龙梦里,丹妮用龙焰沐浴他们,让他们像露水一样融化,使得三叉戟河如洪流般迸发。这个他们指的正是异鬼。我们知道龙晶、龙钢、龙焰是异鬼的三大克星,被山姆威尔·塔利的龙晶匕首杀死的那个异鬼流出淡蓝色的血液,它的血肉和骨头迅速消融,留下乳白玻璃般的骨头,闪着苍白的光,最后全部化为一滩冰冷的液体。而丹妮龙梦中被龙焰沐浴过篡夺者的叛军“像露水一样融化,使得三叉戟河如洪流般迸发”描述的正是众多异鬼死亡后形成的液体汇聚成流,注入三叉戟河。


再次强调下本胖对冰火正传中对各种形式的预言(以下简称预言)的看法:


1.应该把预言看成马胖向书迷传递信息的方式。


2.预言如果无用那么书中就不会充斥着大量的预言。


3.从书中已完成的进度来看,各种预言与事情发展的走向非常吻合,比如不朽之殿的不朽者、高尚之心的鬼魂、本内罗和马奇罗、丹妮的梦、提琴手约翰、醉鬼戴伦等对未来所作出的预言都奇准无比。


4.本胖认为各种所谓的预言其实就是马胖创作中大提纲之下的小提纲及内容走向的隐晦表现。


第三次背叛为爱,在讨论这第三次背叛之前,本胖先谈下对亚梭尔·亚亥所持的光明使者的看法。伊蒙学士在离开长城之前,曾对琼恩·雪诺说过让他看下弗塔的《玉海综述》。伊蒙学士离开后,琼恩·雪诺看到了伊蒙学士在《玉海综述》所作的标注,内容为:


亚梭尔·亚亥用妻子的鲜血来冷却宝剑,从此以后,光明使者都不是冰冷的,它始终保持着妮莎·妮莎的体温。而在战斗中,这把宝剑会烧得火红。亚梭尔·亚亥用它打败过一头怪物。他把剑插进怪物肚子里,怪物的血顿时沸腾,烟雾和蒸汽从嘴里涌出。怪物的眼睛融化后顺着脸颊流淌,最后身躯整个燃烧了起来。


关于第三次背叛为爱,本胖在前文提过,它应由丹妮的三人小团队成员来实现,或许是提利昂,或许是琼恩·雪诺。先说提利昂,提利昂生于征服273年,小瑟曦和詹姆7岁,出生时母亲乔安娜·兰尼斯特难产而死。而“乔安娜死去时候,泰温身上最好的那部分情怀也随之而逝去了 ”(吉利安所云)。因为与亡妻乔安娜的感情深厚,而畸形的提利昂的出生又导致了爱妻香消玉殒,泰温对提利昂殊无好感。对于这对父子之间的关系,提利昂曾在长城对琼恩·雪诺说过这样的话:“全天下的侏儒,在他们父亲眼里都跟私生子没两样。”而泰温也曾亲口对提利昂说“只是因为无法证明你不是兰尼斯特的种,才没把你溺死”;13岁时,提利昂本与平民之女泰莎私定终身,泰温知晓后,让整整一个营的卫兵轮奸了泰莎,并让提利昂最后一个上,完事后丢了一枚金币,只为彰显兰尼斯身价不凡。接着泰温让詹姆告诉提利昂他只是詹姆雇来的妓女,好让他初验男女之事;五王之战时,尽管在绿叉河之战、黑水河之役提利昂已充分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但泰温在班师回朝后仍打算让已丧失继承权的詹姆继承凯岩城,寒冰重铸而成的两把瓦钢长剑(守誓剑、寡妇之嚎)则给了他“那个儿子”及乔佛里。泰温和提利昂父子的关系只能用糟糕来形容。


假如说提利昂和泰温的关系用糟糕来形容,那么他和姐姐瑟曦的关系则非常糟糕、势同水火。奥柏伦和伊利亚访问凯岩城的时候,瑟曦曾带他们去看襁褓中的提利昂,并用手拧他的小鸡鸡,直至詹姆对她说你弄疼了,她才住手。十岁时,雷加王子到达凯岩城的第一天,瑟曦和爱拉雅·赫斯班去蛤蟆巫姬的帐篷里询问关于自己将来的预言,当听到巫姬对她说“将来有一天,当你被泪水淹没时,VALONQAR将扼住你苍白的脖子,夺走你的生命”时,瑟曦认为VALONQAR这个高等瓦雷利亚词语兄弟指的就是提利昂,以至于以后每次看到提利昂她都会想到他就是将来扼死她的VALONQAR。在瑟曦的心里,提利昂就是个恶魔般的存在。乔佛里死于紫婚之后,瑟曦收买提利昂的情妇雪伊诬陷提利昂是凶手。提利昂坚持比武审判时,瑟曦更是指定魔山作为她的代理骑士,一心想置提利昂于死地。弥赛菈在多恩被杰洛·戴恩砍伤,瑟曦更是把其归结于提利昂的阴谋。在瑟曦那里,所有的不幸都来源于提利昂,所有的伤害都是提利昂的卑鄙手段所致!


像提利昂这样一个相貌畸形、从小缺父爱、无母爱,与家人关系紧张的人无疑是非常渴望被爱的。正如维基上所言:“瑟曦只要对提利昂表现出一点点的善意和爱(提利昂一直对爱渴望已久,特别是来自家人的爱),他就会用最大的热情就回报她,对于詹姆也是如此”。对提利昂好的人,他会念念不忘。即使被泰温和詹姆欺骗,认为泰莎不过是哥哥找来的一个妓女,他对她仍然挂念多年。提瑞克失踪后,他要求杰斯林·拜瓦特无论生死、无论如何都要找回提瑞克,只因“他还是个孩子。而他父亲是我过世的提盖特叔叔,对我一向很好”。如果受到了伤害,提利昂则会反应激烈,甚至失去理智。比如在红堡的黑牢中,当詹姆告诉他泰莎的真相后,他对詹姆说瑟曦是个撒谎不眨眼的烂婊子,她和蓝赛尔、奥斯蒙凯特布莱克,甚至月童上床,更谎称是他杀死了乔佛里,目的只为能深深的伤害到詹姆。在泰温的床上发现雪伊后,他勒死了她。当泰温告诉提利昂泰莎去了“妓女的去处”后,他用十字弓射穿了泰温的肚子。他曾对伊利里欧说过要亲手杀了瑟曦,他也曾对“瓦加罗的婊子”说过他投奔银女王的目的就是奸杀瑟曦……上述事实告诉我们,提利昂是一个渴望被爱的人,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一个受到伤害和背叛会激烈反抗甚至失去理智的人。


大家都知道,正传里故事发展分别有君临线、丹妮线、长城线。本胖斗胆猜测,维克塔利昂把西茨达拉献祭淹神的原因之一或许正是祈求淹神把丹妮和她的军队平安送达维斯特洛。本胖个人认为随着故事发展,丹妮线会先和围绕铁王座争夺的君临线汇合,然后再北上和长城线汇合。前文提到,提利昂是一个渴望被爱的人,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一个受到伤害、背叛会激烈反抗甚至失去理智的人。渴望被爱,则又难免多情。知恩图报,则易报得激烈。在三条线逐渐汇合的过程中,假如提利昂和一个被称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鸦眼、维克塔利昂、昆廷有云)朝夕相处、并肩作战,而这个女人又对提利昂施以恩惠,本胖很难想象提利昂不会爱上丹妮……


凛冬的寒风还未吹来,春晓的梦想仍在酝酿。由于卷六、卷七仍未出版,关于丹妮的第三团火焰、第三匹坐骑、第三次背叛的相关材料不多,故事内容、剧情发展、人物结局大体靠猜……


好在1993年10月马胖寄给经纪人的《冰与火之歌》大纲于前期面世,让广大冰火粉看到了马胖原先的设定。比如马胖在写这封信时,《冰与火之歌》发展为三部曲:《权力的游戏》、《魔龙的狂舞》、《凛冬的寒风》。第一巻主要讲述史塔克家族和兰尼斯特家族的内战,第二部讲述在狭海对岸的多斯拉克部落集结起来入侵七大王国,它们由美丽凶悍的丹妮莉丝公主领导,第三部讲述被遗忘的极北的异鬼集结死人军团,企图消灭一切“生命”,只有守夜人能保卫人类。最后以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结束全书。我们现在看到的卷一至卷五并未按原先的这个设定来写,但部分内容似曾相识,与目前的正传内容有呼应之处。比如93设定里提到:提利昂会继续进行权力游戏,最后干掉了残酷的国王乔佛里。但詹姆·兰尼斯特继承了铁王座,方式是杀掉继承顺位上排位靠前的所有人,然后把所有东西推到弟弟提利昂身上。被流放的提利昂改换门庭,和史塔克家族联合来反对哥哥,并在这个过程中绝望地爱上了艾莉亚——这将导致提利昂和琼恩之间发生致命的对立。“把所有东西推到弟弟提利昂身上。被流放的提利昂改换门庭,和史塔克家族联合来反对哥哥”大家看到是否眼熟?不错,只是正传里把所有东西都推到提利昂身上的那个人是瑟曦,代替了93设定里的詹姆。正传里用提利昂流亡狭海、改换门庭投奔丹妮代替了原先设定的和史塔克家族联合。换言之,本胖认为正传用瑟曦这个人物形象代替了93设定里那个坏詹姆,用“投奔丹妮反对瑟曦”代替了“联合史塔克家族反对哥哥”。那么原先设定里:“并在这个过程中绝望地爱上了艾莉亚——这将导致提利昂和琼恩之间发生致命的对立”这个设定将来会被怎么代替呢?


本胖认为此设定会被提利昂投奔丹妮,爱上丹妮,最终和琼恩·雪诺发生致命的对立所代替。结合前文所述,琼恩·雪诺会成为丹妮的第三匹坐骑即第三任丈夫,那么爱上丹妮的提利昂和琼恩·雪诺产生对立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如果本胖预测的不错的话,丹妮的第三团火焰、第三匹坐骑、第三次背叛可以作如下解释:在丹妮线和君临线汇合之后,丹妮北上遇到了琼恩·雪诺、爱上了琼恩·雪诺,并和琼恩·雪诺成为爱人、结为夫妻。第三匹坐骑的幻象得以实现。丹妮出于对子民的爱、对琼恩·雪诺的爱,和她的三人小团队驾驭着龙,率领大军与敌作战,并把熊熊龙焰喷向了敌人——异鬼大军。是为第三团火焰。那么第三次背叛呢? 其实相当一部分冰火粉丝认为丹妮所经历的第三次背叛来自琼恩·雪诺,本胖以前也是如此认为。但本胖反复思量,针对丹妮的第三次背叛,提利昂的可能性要远高于琼恩·雪诺。除了上面所说的提利昂的性格缺陷之外,纵观卷一到卷五,提利昂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人物,假如丹妮被称为龙之母,死亡之女,那么提利昂则是小恶魔,杯具之男。提利昂呱呱坠地时自身畸形,母亲难产而死,这是个杯具;13岁时和泰莎结婚,结果泰莎被轮,自己则被父亲和哥哥蒙骗多年,这也是一个杯具;黑水河之役功高盖世,却落得个颗粒无收,这又是一个杯具。紫色婚礼、比武审判、射杀泰温、逃亡狭海、伤心领落水、赛荷鲁镇被劫、赛斯拉·科荷兰海难等等遭遇证明:杯具长伴提利昂左右。小恶魔注定是一个杯具人物。除此之外,卷六流露出的一个章节里有这么一个桥段,小恶魔捡起打翻了锡瓦斯棋子白龙,龙上染血。这个暗示常被粉丝解读为小恶魔注定成为丹妮的白龙韦赛里昂的龙骑士。除了这层意思之外,本胖认为在冰火书中,与血相关皆为凶兆,比如丹妮经历的第一次背叛为血,比如莱安娜生产时的血床。所以,白龙染血这可能暗示了提利昂和韦赛里昂的杯具结局。


提利昂是如何背叛丹妮的?我们先看两则预言。一是拥有绿之视野能力的玖健作出的预言:


“狼会回来的。”玖健严肃地说。


“你怎么知道,孩子?”


“我梦见了它。”


——《冰与火之歌》卷三《冰雨的风暴》


这个狼指的是狼家人。这里的狼是瑞肯还是珊莎?我们再看看高尚之心的鬼魂作出的预言:


“我梦到一位少女参加宴会,她头发里有紫色的毒蛇,致命的汁液从它们牙齿上滴落。稍后,我又梦到那位少女在冰雪城堡外杀了一个无敌的巨人。”



——《冰与火之歌》卷三《冰雨的风暴》


这个预言里前半部分指的是珊莎参加紫色婚礼,头发里紫色的毒蛇、致命的毒液指的是藏在珊莎银丝发网中,最后毒蛇小乔的“扼死者”。“稍后,我又梦到那位少女在冰雪城堡外杀了一个无敌的巨人”这句有不少冰火粉丝认为说的是珊莎在鹰巢城弄坏了乖罗宾的公仔。本胖认为这种解释是错误的。首先,假如高尚之心的鬼魂专为珊莎弄坏了一个公仔而作出预言的话,那只能说马胖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了。其次,乖罗宾的公仔是无论如何都与“无敌”这两个字牵扯不上关系的。本胖认为冰雪城堡只能是临冬城,因为临冬城这座城堡的英文为Winterfell,winter是冬天,fell是fall(落下)这个英文单词的过去式,冬天落下的只能是冰雪了。巨人指的是小指头。小指头现下的纹章虽然是仿生鸟,但其祖父的父亲是布拉佛斯佣兵,曾为谷地的科布瑞家族效力,其纹章正是布拉佛斯巨人。无敌指的是小指头在正传卷一至卷五的不败战绩。“在冰雪城堡外杀了一个无敌的巨人”本胖认为指的是珊莎在入驻临冬城之前,杀死了小指头。换句话说,正是在杀死小指头之后,珊莎才真正成为临冬城的主人,成为北境的主人,但还不止于此。


珊莎成为北境的女主之后接着会做什么?我们先看下以前从“维斯特洛”网站上传出来的一个理论,姑且称之为“岑树滩理论”吧。雇佣骑士里,岑佛德伯爵为庆祝其女第十三个命名日而举办了岑树滩比武大会。比武大会的爱与美的王后为岑佛德伯爵的女儿,而最后捍卫她荣誉的为下列五位骑士:


  • 狂笑风暴——莱昂诺·拜拉席恩


  • 长刺——里奥·提利尔


  • 泰伯特·兰尼斯特


  • 亨佛利·哈顿


  • 瓦拉尔·坦格利安


岑树滩理论认为珊莎的“有缘人”(婚约对象)的先后顺序正是按照上述姓氏排列,比如珊莎的一个有缘人是乔佛里·拜拉席恩,第二个有缘人是维拉斯·提利尔,第三个有缘人是提利昂·兰尼斯特,第四个有缘人是哈罗德·哈顿,第五个有缘人按照这个规律应该是个坦格利安。那么现在存活于世的坦格利安都是谁呢?丹妮是的,但她是女的,排除!小格里芬被认为是魁蜥预言中的布龙、戏子之龙,他更有可能是伊利里欧和黑火女性后裔的儿子,而且他的联姻对象应是亚莲恩,排除!琼恩·雪诺被广泛认为是雷加和莱安娜的儿子,但本胖认为琼恩·雪诺将来会成为丹妮的第三匹坐骑即第三任丈夫,排除!那么还有谁有可能是坦格利安家族成员?答曰:提利昂·兰尼斯特。前文从提利昂对龙的痴迷、马奇罗的预言、提利昂的外表和凯岩城的兰尼斯特的外貌特征这三个方面论证了提利昂名为兰尼斯特实为坦格利安这一猜想。提利昂如果以后能成为韦赛利昂的龙骑士的话,那么他坦格利安血统的嫌疑无疑会加大,因为在冰火的设定里,魔龙更乐于接受有坦格利安血统的人,比如丹妮的三条龙尤其是韦赛利昂对棕人本的喜爱。前文提到,提利昂会在追随丹妮过程中爱上她,会因为丹妮和琼恩·雪诺的相爱而嫉恨丹妮同时和琼恩·雪诺产生致命的对立,进而会背叛丹妮、背叛他们三个共同的事业。如果在后两卷提利昂的龙家身份能证实,那么他会去除弑亲者的诅咒。如果提利昂能和坐镇北境的珊莎再续前缘,他还能去除弑君者的罪名,因为珊莎非常清楚谋杀乔佛里的正是小指头和老玫瑰。如果提利昂以后能和珊莎联手,他们这对组合绝对有问鼎铁王座的实力,他们联手的过程正是提利昂背叛丹妮的过程,也就是本胖认为的丹妮所经历的因为爱的第三次背叛。


上文说到冰火全书主要有丹妮线、君临线、长城线。这三条主线下面有些支线,比如布兰那条线是长城线的支线,艾莉亚那条线是君临线延伸出的支线,维克塔利昂和铁舰队是丹妮线的支线。支线为主线服务,所以布兰将会在长城线和异鬼大战中发挥作用,艾莉亚将会在围绕铁王座争夺的君临线发挥作用,维克塔利昂和铁舰队自然会在丹妮线发挥作用。假如提利昂因爱生恨背叛了丹妮和琼恩·雪诺,联手莎珊拿下铁王座。在这个背叛中,或许琼恩·雪诺身死,或许丹妮和琼恩·雪诺双双殒命,或者两人未死,但世人皆以为其死。提利昂和珊莎对丹妮和琼恩·雪诺的背叛为自己引来杀身之祸。这也符合本胖对提利昂这个人物形象的认识——这注定是个杯具人物。本胖斗胆猜测,因为艾莉亚这条线是君临线的支线,艾莉亚的故事必定和君临铁王座发生的事情息息相关。假如提利昂和珊莎这对组合拿下铁王座之后,艾莉亚听到自己最爱的哥哥琼恩·雪诺身遭不测,凶手为珊莎和提利昂,即使珊莎是亲姐姐,艾莉亚对其也会痛下杀手,提利昂则更不必说。


三之子——丹尼莉丝·坦格利安的三团火焰、三匹坐骑、三次背叛终于讲完了。前面两个三卷一至卷五都已发生,写起来相对容易,第三团火焰、第三匹坐骑、第三次背叛因为还未发生,写起来相对困难。这中间夹杂着本胖个人对正传的理解及对故事发展的推测,如果脑洞太大引起各位看官的不适,敬请原谅。文章开头,本胖认为“三之子”只是丹妮这条主线的高度概括,写到最后,本胖觉得“三之子”不单单关乎丹妮线的故事发展,其中的第三团火焰、第三匹坐骑、第三次背叛更是整部书的高潮所在! 许多人认为冰与火之歌是一个有着多个主角的小说,我觉得如果非要选出三个大主角,那么丹妮、琼恩、提利昂当仁不让。如果非要选出最大的主角,我认为非丹妮莫属。因为是丹妮的西进促成了丹妮线和君临线的汇合,是丹妮的北上促成长城线和上述两条线的汇合。本胖认为卷六和卷七无论是对抗异鬼、还是争夺铁王座,都会与丹妮紧密相关并围绕她展开。不知各位是否记得丹妮在不朽之殿看到的第一幅幻象:


在一个房间,有位美女展开四肢,赤裸裸躺在地上。四个小人趴在她身上,他们有老鼠一样的尖脸和粉红小手,跟夜影之水的仆人一样。其中一个在她股间抽送,另一个在摧残她的胸部,把乳头放进潮湿红润的嘴里撕扯咀嚼。



——《冰与火之歌》卷三《冰雨的风暴》


这四个小人代表着五王之战中除蓝礼之外(蓝礼未战而死)的另外四人:乔佛里、史坦尼斯、罗柏、巴隆·葛雷乔伊。而这个美女则代表维斯特洛。这幅幻象是说由于五王之战,维斯特洛生灵涂炭。但为什么会是丹妮看到这幅幻象呢?本胖认为之所以是丹妮而不是其他人看到是因为丹妮就是肩负拯救维斯特洛与水深火热之中的那个人,也就是预言中的王子。


书的名字叫冰与火之歌,而书中提到“冰与火之歌”这五个字则出于此处:



当她再次停下,第一个念头是:那是韦赛里斯!但仔细一看,却发现不是。那人有哥哥的头发,却比哥哥高大,眼睛靛蓝,而非淡紫。


“就叫他伊耿,”他对大木床上正为新生婴儿哺乳的女人说。“对君王而言,这不是最好的名字吗?”


“你会为他写一首歌?”女人问。


“他已经有了一首歌,”男人答。“他就是预言中的王子,他的歌便是冰与火之歌。”他边说边抬起头,视线与丹妮交汇,仿佛看到了门外的她。


“还有一个,”他说,她不知他是对她还是对床上的女人讲话,“龙有三个头。”


他走到窗边座位,拿起一把竖琴,用手指轻轻拨弄银弦。忧郁而甜美的音乐充满房间,男人、妻子和婴儿如晨雾一般消退。乐声徘徊,催促她赶紧离开。


——《冰与火之歌》卷三《冰雨的风暴》


“他就是预言中的王子,他的歌便是冰与火之歌。”这句话告诉我们所谓冰与火之歌就是关于预言中的王子的一首歌,而构成这首歌的要素就是本帖所阐述的三团火焰、三匹坐骑、三次背叛!最后本胖想借用弥桑黛的方式称呼丹妮:弥林女王,安达尔人、洛伊拿人、先民的女王,大草原的卡丽熙,解放者、龙之母、不焚者,风暴降生的三之子——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longqiaojushi,冰火维基爱好者,绰号“山胖”,新浪微博账号:@brad,该文首发于百度冰与火之歌贴吧。



黑问答



传说中的雷加不是很厉害吗?

百度贴吧网友 戈舞三秋 问:

传说中的雷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一锤子就被肥鹿干翻了?



贴吧众网友答


荆冠芦苇:

1.外貌:五官端正=英俊潇洒(歪瓜裂枣=帝王风范);

2.武术:比赛中级程度=武功高强(能拿单项冠军=神勇无敌,一个也打不过=太平之君);
3.文化:能写两句诗=才华横溢(一句也写不出来=敦厚稳健,不攻花巧);
4.文艺:能弹能唱=风雅无双(不善歌舞=一心为国,心无旁骛)。


monica0513:长枪比武和团体比武的实战性差很多,雷加是半路出家的文青,只拿过1次长枪比武的冠军,被吹捧一下而已,跟真的能打是两回事。实战和劳勃这种从以前就热中团体比武打人的哪能比……再看雷加穿的盔甲,缀满宝石,好看但降低防御性。从这点感觉就是个纸上谈兵的人……没有什麼实战经验,还敢跟劳勃PK……难怪被鎚扁。


ak2dd:雷加的武力应该并不差,因为书中貌似也没哪个角色认为他是花架子……但和拂晓神剑之类绝顶高手比应该还有距离。不过年轻时的劳勃也是个勇猛无比的战士,光是挥起那柄骇人战锤就非常人可以做到。雷加败在他手上也没什么不合理的。


燃烧的物资:劳勃年轻的时候也是维斯特洛一流的战士,其次当时劳勃处于狂暴状态,受点轻伤自己都觉不出来,一心想要让对面大锤碎胸口,而且我感觉用剑格挡锤子很费劲吧,很容易剑就断了。并且在大锤面前盔甲几乎无用,还会成为累赘,防御大锤最好的方法感觉就是拿个结实的盾牌了!


scvszyy:话说老巴解释过这个问题,战场厮杀不是武侠小说或者动漫,实力站一点上风就一定能赢。雷加强,劳勃也强啊,这种对决谁赢都有可能,体育比赛就为了防止偶然设置多回合,可惜雷加只有一条命……


本期编辑:妮妮

黑城堡主编:baozhenyuawabi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