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032.探究鬼节(三)

ADLT2019-01-10 14:59:16

2017-09-17


3.冬至、十月朔和道教下元节

     清明、中元两大鬼节所在的三月、七月,处于水气“生”、“壮”、“死”过程的“死”与“生”两个关键阶段。从水气的“生”、“壮”、“死”过程来看,子月即十一月,是水气也就是阴气的“壮”的时期 ,或称“旺”月。在这样一个阴气旺的月份,鬼的活动理应频繁,因此俗信中鬼在十一月也应有所表现。

     十一月中的重要节令为冬至。有些地方,人们是把冬至视为鬼节或者保存了一些鬼节习俗的。泉州习俗,冬至节,出门在外者,都尽可能回乡过节谒祖。大宗望族,还于是 日开宗庙祠堂大门,举行祭祖仪式,与清明节祭祖,合称春冬二祭。祭仪十分严格,参加者虔敬至诚。在泉州的惠安,冬至除祭祖外,还有一些与清明节相同的习俗 ,如于是日前后十天内上山扫墓,修坟迁地也百无忌讳。安徽桐城,冬至节上祖坟烧纸钱祭祖,并在这天修坟整墓;对已故未葬者可在这天举行仪式安葬。上海金山,冬至这一天旧时“有落葬、烧小囡棺材之俗,今则演变为骨灰盒落葬等。”杭州在冬至要扫墓。湖州冬至要家祭,有些人家还到三岔路口,路祭无家可归的野鬼;当晚老人与小孩要早睡,认为老人阳气不足,是晚阴气最重,要避一避。冬至有鬼俗,历史甚早,《周礼 ·春官》说这一天要“致天神人鬼”。

     但冬至并非纯粹是个鬼节。上海宝山,冬至既称“鬼节”又称“过年”,上海青浦,冬至既称“阴节”又称“小年”。俗话说“冬至大如年”,或称冬节为“亚岁”、“如正(新正)”,把过冬至当作 “过年”、“过小年”。这样的情况,应与周代有关。周代建子,周历正月是夏历十一月,因此,周代拜岁和贺冬并没有区别。汉代采用夏历,以建寅为岁首,但仍沿袭冬至的庆贺活动,并在冬至前后放假五天。此后冬至“过小年”的习俗一直延续下来。

     冬至既是鬼节,又是亚岁。出现这样矛盾的奇怪现象,根源还在中国人的思想观念。冬至这一天是一年中白昼最短、黑夜最长的时候。根据阴阳学说,白昼为阳,黑夜为阴,这一天阴气最重。

     八卦是阴阳学说中的一个重要部分,也是中国古代制订历法的重要根据。古人用八卦统领八节(二至、二分、四立),八节之一的冬至,卦象为坎。坎乃阳七伏于阴中之象,《易》日“万物之所归也。”《尔雅·释训》:“鬼之为言归也。”《说文解字》:“人所 归为鬼。从人象鬼头。鬼,阴气贼害,从厶。”《礼记·祭义》:“众生必死,死必归土,此之谓鬼。”冬至的卦象就说明冬至与鬼关系密切。

     冬至在子月,也就是十一月,这时冬天已过一半,阳气萌生,阴气渐退。自汉代孟喜开始,人们又用六十四卦配四时、十二月、二十四节气、七十二候,产生十二月卦。从十二月卦看,十一月属复卦瞳。邵雍《冬至吟》:“冬至子之半,天心无改移。一阳初起处,万物未生时。玄酒味方淡,大音声正希。此言如不信,更请问庖檬”。所谓“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说的是复卦的卦象,上坤下震,坤是静,震是动,表示一阳来复、万物更生时的大自然状态。此前的十月配属纯坤卦重量,阳气完全收敛关闭,万物也是敛迹,虽然此时天地生育万物之心未尝停息,但不见端倪。只待一阳初生于群阴之下,生意才初露。“玄酒味方淡,大音声正希”,指万物未生,阳气微弱,虽然无声无息,但生命的微芒已经发动,其势日长,正是造化发育之始。从阴阳五行观念来说,冬至为阴极盛之时,固然为纯阴之鬼旺盛之时,但物极必反,此时一阳上舒,阴气也就此开始消退,以人视鬼,最恐惧的日子已经过去,人之待鬼,自然不必隆重;以时序而言,自冬至起,阴气敛藏,阳气上升,大地万物回复生机 ,因此冬至是万象更新的吉祥日子,人们对它十分重视,即使没有周代把冬至作为一年之始的历史,视“冬节大如年”也有它的根据。正因为如此,冬至虽为鬼节,却并不像清明、中元那样成为重大鬼节。

     冬至虽未成为重大鬼节,但在冬至之前的农历十月,却有一个鬼节,与清明、中元并称为中国三大鬼节,就是十月朔的寒衣节。

     阴气最盛之时,也应是鬼活动最盛之时。一年之中,阴气最盛之时是在子月。但正如上文所述否极泰来、物极必反,正是在此时,阳气萌生,阴气渐退,鬼气处于江河日下的地步,因此十一月虽然出现了鬼节--冬至,却并未成为主要的鬼节,甚至也不是纯粹的鬼节。以五行寄生十二宫言,此前的十月(亥月)水气处于“临官”阶段,也就是阴气处于蒸蒸日上、即将进入最旺盛之时,用四季阴阳盛衰的说法,正处于太阴兴起之时。亥在十二月卦中配属纯坤卦,阳气完全收敛关闭,处于一种纯阴无阳的状态之下;在五行与十二地支的配属关系中,亥与子一起配属水。如此看来,鬼在十月活动频繁,十月初一寒衣节成为主要鬼节,也就可以理解。实际上民间十分重视十月朔这个鬼节。据史孝进、刘仲宇主编的《道教风俗谈》所说 ,上海白云观“十月朔前后最忙。十月朔前来做道场的人比过年,比清明,比中元节都要多。”民国吕舜祥修、武嘏纯纂《嘉定 东志》卷六 :十月初一, “谓之十月朝,有如七月半请客者。旧时本区西边人家不做七月半而做十月朝。”

     至于十月初一的鬼节之所以以送寒衣为特点,正如光绪《定兴县志》和《中国民俗大系·山西民俗》所说的那样,送寒衣是由生者而联想到死者,十月已进入孟冬 ,人人需要御寒加衣,因而鬼也需防冷御寒。《邯郸民俗录存》记载,邯郸民间认为“十月一 日是放鬼的,清明节是收鬼的”,可证民间本来就有这样一种思想:一年之中,鬼有一个 固定的时间阶段外出自由活动的。不过从气之三合来说,鬼开始外出自由活动的时间,也就是民间所谓鬼开门的时间应该是七月,邯郸民间的这种说法,应是更多地考虑了当地农事生产的实际。

     农历十月还有一个节日与鬼节有关,就是十月十五的下元节。下元节出于道教,是道教“水官解厄”的日子。下元水官全称“五气三品解厄水官”,总管九江四渎、三河五海、十二溪真圣神君,掌管死魂鬼神之籍,记录众生功过之条。每年十月十五日,水官考籍,按照众生善恶功过,随福受报,随孽转形。道观此日设斋建醮,禳解厄难,超度死者。但是由于下元节与十月朔相距甚近,都在十月,而且节俗都以祭祀为主,与鬼有关,民间难 以区分清楚,所以有将二者混淆、合而为一的情况。

     固然民间将下元节与十月朔混淆是错误的,但两者产生的思想根源是一致的。下元为道教上元、中元、下元三元之一。赵翼《陔余丛考》卷三十五《天、地、水三官》一文在考述三元由来时,提到郎瑛的观点:“天气主生,木为生候;地气主成,金为成候;水气主化,水为化候 。其司用于三界,而以三时首月候之,故曰三元,三元正当三临官,故又曰三官。”赵翼认为郎瑛“亦未究其 出自何处”。赵翼所说不错,郎瑛确实未能指出三元、三元日究竟在什么时候才出现的,但郎瑛指出了三元说的最根本的理论根据。道经《太上洞玄灵宝三元玉京玄都大献经》在说到下元时说“所 以十月十五日为下元水官校录者,十月建亥,亥属北方,北方是坎,坎是水位,正是水司建王之时”,可见道教下元水官与阴阳五行说中的“水”有关。道教没有把天、地、水三官的节日放在所属的五行之气木气、金气、水气的“旺”月而放在将要达到旺盛的临官,道理就在 “天道之数,至则反 ,盛则衰”,“旺”之时也是衰之始,并不适宜,而“临官”正是“建王(旺)之时”,最适宜不过。这也从一个侧面帮助我们理解为什么是十月而不是十一月出现三大鬼节中的一个。根据阴阳五行学说,阴阳生成五行,少阳成木,老阳成火,少阴成金,老阴成水。金气临官的中元节为鬼节,水气临官的下元节更应为鬼节。从道理上说,如果寒衣节与下元节在节期上合而为一,并不令人特别惊异。但寒衣节与下元节节期毕竟没有合而为一,一方面从民间来讲,民间心理--送寒衣既要当令又要趁早,故而安排在十月第一天;从道教来讲,三元皆在月圆的十五。另一方面,七月十五,佛道相争相成,造成巨大影响;而下元节期没有佛教参与,无争亦无息,其影响不足以将民间的送寒衣活动吸引过来。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