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起底“万膳骗局”幕后“带头大哥”

温州都市报2018-12-08 15:33:48

  连日来,不少市民陆续来到鹿城公安分局绣山、洪殿、黄龙等派出所报案。他们从万膳商城的“投资者”,转眼成了受害人。


  万膳商城,曾以“高额回报率”向投资者抛下诱人鱼饵,而随着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骗局败露,众人才恍然发现在这座绚丽商城藏着一个吸金黑洞。


  短短一年时间,万膳商城以一种近乎不可能盈利的怪诞模式,在温州莫名出现,又瞬间崩塌。


  这出吸金骗局,谁是幕后操盘手?这名神秘的“带头大哥”,拥有怎样的资金腾挪术,又如何自导自演了一场烟花般的人生表演?而今落寞后的哀伤,或许能给那些不甘只做实业而妄想一夜暴富的经商者敲响警钟。


  原万膳商城总部大门紧闭,门上贴出了公司搬走的通告。钱鹏鹤/摄


     胡方尧

  位于市区新桥街道金虹东街的万膳阁海鲜城目前已停业。钱鹏鹤/摄

  位于永嘉岩头的胡方尧老家。杨信良/摄


  1三名高管被拘,“投资者”称被骗数千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万膳商城于2012年10月正式上线运营,隶属于温州杰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除了市区南塘商业街入口处拥有一座大型超市外,它还具备购物网站,采用线下和网络销售的电子商务模式,对外号称“温州首家大型O2O网络实体互动商城”。


  一名“投资者”称,真正吸引公众眼球的,并非所谓的“首家模式”,而是商城推出的系列所谓“返利活动”。


  “充值45000元,可得60000元油卡;充值2250元,可得4500元话费;充值2.8万元,一年内可累计获赠1.1万元电费。”在赠送消费卡券的噱头过去之后,一些业务员甚至直接将“红利”以现金方式,分半年或一年返回,击鼓传花般吸引公众前赴后继地往这个吸金黑洞砸钱。


  此外,6月30日的那场“万膳商城·青春记忆之夜”演唱会,云集了诸多演艺明星,更是给外人留下“实力雄厚”的幻象。


  这种幻象持续到9月2日,东窗事发。


  9月2日下午2时许,多名“投资者”来到市区车站大道华盟商务广场35层,此处是温州杰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办公所在地。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咨询相关事项,当时该公司看上去运行如常。


  然而到了当天下午3时许,有人发现公司的办公家具、用品等开始外搬,办公人员也陆续离开,就连公司招牌也被掀去,一副人去楼空的景象。这突然变故的信息,在“投资者”群体中传开,大家隐约感到不妙。随后,写字楼业主单位贴出通知,称“杰购”长期拖欠租金,双方解除合同。


  9月3日,网上开始传起“万膳老板跑路”的消息,不少“投资者”争先恐后赶到华盟商务广场和南塘万膳商城,或讨要说法,或抢购商品。


  当天下午5时许,面对公众疑虑,鹿城警方在微博上公布消息,证实万膳商城的3名高管已于8月11日、9月2日先后被刑拘,案件性质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投资者”称,他们砸在万膳商城的钱少则数千元,多则数百万元,总金额估计至少数千万元。鹿城警方称,目前涉案金额还待进一步统计,坊间猜测并无依据。


   2开着“劳斯莱斯”,夫妻名下却无房无车


  据警方公布,被刑拘的三人为温州杰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董事长和原财务总监。


  法人代表陈长达是陕西石泉县人,1980年出生。与他有过接触的一知情人士称,陈长达事实上只是一名职业经理人,是幕后老板摆在台面上的一颗棋子。


  “真正的带头大哥是董事长胡方尧。据我所知,这家公司还有几名股东。”该知情人士透露,胡方尧是永嘉县岩头镇五上村人,招募了一些永嘉老乡进入万膳商城工作,其中一人曾因诈骗罪入狱,释放后被胡方尧重金邀请加盟。


  2013年11月份左右,胡方尧从温州世贸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黄丽娜手中,以一年400万元的租金,转租了南塘街的地下商场。


  “我是经人介绍,将店面转租给他,只见过一两次面,不熟。”黄丽娜称,但她对胡的盈利模式一直心存质疑,“我做了这么多年生意,他的这个模式就是亏本买卖,除非另有其他目的。”在黄丽娜看来,胡方尧不是她满意的租赁对象,但她受到诸多限制,不得不签下这份合同。


  一名曾在万膳商城供职过的老员工也认为,这种模式其实就是一个“空手套白狼”、“拆东墙补西墙”的庞氏骗局,而很多员工并不知情。据他所知,案发前,一名内部员工“投资”了6万元,其他多名员工也有数额不等的资金投入。


  这名离职员工称,平时代表公司对外接触时,胡方尧基本上让法人代表陈长达出面,以致外界很多人误以为陈长达便是公司老板。在这低调行事的背后,胡方尧的个人生活却颇为高调,他曾多次看到胡开着一辆价值数百万元的“劳斯莱斯”轿车出入。


  与胡方尧同村的一村民称,曾看到他一身名牌,驾驶“保时捷”越野车回乡。


  蹊跷的是,查询发现,胡方尧名下只登记了一辆二轮摩托车,而其妻腾某某也无购买轿车记录。此外,夫妻二人名下,没有任何房产记录。


  规模庞大的万膳商城,董事长夫妇竟是无房无车户?相关人士分析,也可能胡方尧在出事前已将名下财产悉数转移或变卖。


   出身小裁缝,做生意精明

  涉足餐饮开出多家连锁店


  永嘉五上村是红十三军策源地,村居简朴。胡家的房子位于一条小巷子的尽头,是两层的木质结构,有50多年历史,已现衰败。


  胡家育有五子一女,村里称之“五虎”。胡方尧排行老四,1973年出生,初中毕业后,曾在家务农过一段时间。


  9月4日中午,胡方尧的父母正在家中心不在焉地剥着刀豆,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家事。谈起儿子的经历,80岁的胡父泪眼婆娑:“他的兄弟们以前都劝他别这么干,会出事,他不听,脾气太倔。”在胡父的一声叹气之后,他谈起了胡方尧的一些往事。


  胡方尧的二老一直在村里靠种地为生,但胡方尧并不甘心这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初中毕业在家闲了一段时间后,跟着远方亲戚跑到山东学做裁缝。在学手艺期间,胡方尧表现出了做生意的精明。他私下揽活,自己缝制衣服拿到各类展销会上去卖,赚取外快。


  几年后,小裁缝胡方尧回到温州,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创业。他来到温州开了家小店,经营被单、被褥等床上用品生意,积累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2001年,从未涉足餐饮领域的胡方尧在市区下吕浦开了一家“楠溪楼”,对外宣称是“楠溪第二楼”。而当时“楠溪第一楼”生意红火,胡方尧的这个店名,给外人产生混淆和联想。


  对于这种山寨嫌疑,经营“楠溪第一楼”品牌的嘉庭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金怀称:“确实有人误以为这家店是我投资的,但我也不在意。后来可能是商标问题,他们改了名字叫万膳阁。”


  “万膳阁”号称连锁餐饮,拥有多家分店。但查询发现,登记在胡方尧夫妇名下的仅剩2家,分别位于下吕浦和新桥。位于永嘉瓯北的那家分店早已易主,市区新城的那家此前在官方微博上发布声明称:原为加盟店,现已更名,与“万膳”毫无关系。


  4被法院列入“老赖”黑名单

  村里贴出讨债告示


  在胡父看来,儿子不是做餐饮的料,生意一直不景气,他是硬撑着,老人家看在眼里感觉辛酸。


  尽管如此,在村民眼中,胡方尧一直以一名成功商人的形象出现。一村民称,村里人家大多不富裕,几年前村里搞活动,挨家挨户凑钱,“每户大多出一两百元,但胡方尧一个人就拿出了5000元。”那次,胡方尧的名字被村民口耳相传了好几天,村里都在传胡家的四儿子在外面赚了大钱。


  有村里人到过瓯北的那家万膳阁,“他一见到熟人,就主动上来敬酒,还吩咐服务员打折,弄得我们都很不好意思”。


  胡方尧的一名儿时玩伴称:“他小时候很机灵,但读书成绩不好。听说赚了大钱,偶尔回村里,都开很好的车子,碰到我还是很客气,没有架子。”


  但让胡方尧的父亲感到最有面子的是,十年前他做七十大寿,儿子把温州的厨师请到村里来,摆了七桌,还把村干部都请来了。胡父当时也觉得儿子在社会上混开了,但随后几年发生的一些事情,让老人家心里隐隐感到担忧。


  胡父称由于餐饮生意不景气,胡方尧又盲目扩张新店,东凑西借,陷入一轮轮的民间借贷纠纷中。


  2011年5月4日,永嘉县人民法院一份民事判决书显示,胡方尧替人担保60万元,对方不能偿还,他因负连带责任被告上法庭;2012年5月13日,胡方尧夫妇因欠款190万元,永嘉法院在报纸上发出公告要求两人出席开庭;2013年6月6日,永嘉法院公布一批“老赖”曝光名单,胡方尧夫妇便在其中,欠债未执行金额155万余元……


  与此同时,一些追债者寻胡方尧不着,便跑到五上村寻人,村民称甚至在村里贴出讨债告示。


  胡方尧的父母听说儿子欠债几百万元,他们懵了,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的他们知道儿子这次闯大祸了。


   5借给施晓洁的千余万元打了水漂

  因无力偿还而四处躲债


  胡父称,儿子借贷的事情,他们有所耳闻,“村里人、亲戚都有出借,有些金额还挺大的,但他当时还能周转。”


  直到2011年,轰动一时的“施晓洁案”使胡方尧失去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施晓洁本是温州顺吉集团一名出纳,2007年开始,她以高额利息为诱饵,向外界吸金约5亿元,被称为“温州版吴英”。2011年9月,施晓洁被警方刑拘。今年3月,施晓洁因集资诈骗罪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胡父称,对于手头资金并不充裕的胡方尧而言,之所以能将大笔资金玩转于股掌之中,是他通过四处借款交给施晓洁,从中吃取利息差。在胡父印象中,胡方尧借给施晓洁的钱有近2000万元,施晓洁案发后,这笔钱打了水漂,他无力偿还,从此到处躲债。


  2014年3月,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此案的一审判决书称,施晓洁向胡方尧集资数额为1354万元。


  多年来,在资金困局中左突右冲的胡方尧,这次被逼进了死胡同。陷入“老高”漩涡的他已无法自拔,与此同时,讨债者蜂拥而至。胡父称此时的胡方尧已是困顿潦倒,他在市区下吕浦的一套房子被法院拍卖,租住在市区新城。


  但胡父称儿子是个重情义之人,即便在自己捉襟见肘之时,他还去狱中探望过身陷囹圄的施晓洁。


  至于这次探监的会谈内容,外人并不知晓。


   6咸鱼图翻身,进军电商领域

  以“充值卡返利”为幌非法吸存


  “施晓洁案”给了胡方尧当头一棒,要还清这笔巨额债务,他开始冒险吸存,企图咸鱼翻身。


  2012年3月,也就是施晓洁被抓半年后,沉寂多时的胡方尧集结了几名股东,筹备“万膳商城”,美其名曰“进军电商领域”。2013年5月,“万膳商城”正式上线。


  不愿具名的一名知情人士猜测,胡方尧或从“施晓洁案”中吸取了教训,他不敢明目张胆地非法吸存,而是以“充值卡返利”作为幌子,大肆吸金,掩人耳目。


  一律师分析,胡方尧以商城名义吸引所谓的“投资”,确实存在一定的迷惑性,让人误以为是商业活动。但这种不切实际的高额返利,本质上是一种变相的非法吸存行为。


  事实上,“万膳商城”在经营伊始,就遭到媒体和网络的诸多诟病。2014年3月14日,温州都市报以《充值疑云》为题,公开提出质疑。事后,“万膳商城”在采访记者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向记者手机充值2300元。在遭记者质问后,“万膳商城”方面称是“意思一下,多多关照”。随后,温都记者拒绝了这层“意思”,将2300元悉数退回。


  有人猜测,胡方尧急于撇清这种负面影响,对外树立公众形象,所以积极从事公益行善、举办演唱会,甚至在被拘前几天还在网上发布消息,以万元月薪招聘董事长助理。


  在各种假象蒙蔽下,胡方尧的吸金美梦还在延续。直到有一个人的出现,打破了他的“南柯一梦”。 知情人士称,此人是胡方尧的一名女债权人,据传债务为800万元,追债起码一年有余,胡以各种名义躲避、拖延。最终,该女子选择鱼死网破,在搜集了胡的各种罪证后向警方报案。


  但这一案发起因并未得到警方证实。鹿城公安分局对外公布的说法是:7月9日,警方在工作中发现“万膳商城”涉嫌违法活动,依法立案调查。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一名将钱投入“万膳商城”,如今已选择报案的市民称:“起先也不信会有这么高额的利润返回,在朋友怂恿下,作出了错误选择。如今想想,是我太贪便宜,哪会真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还好这个骗局被发现,否则会有更多的人上当。”该市民呼吁众多受害者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理性维权,积极配合公安机关调查。


作者:胡建国 杨信良

小编:冰箱

来源:温州都市报

更多新闻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下载掌上温州新闻客户端。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