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洋”字湾儿:最洋气的5处黄河湾

小今2019-01-11 05:21:11

展开中国地理图,一条圆润的蓝线自西向东、由西北向东南呈“几”字形辗转入海,这就是黄河,华夏民族的“母亲河”!


在别人的印象里,黄河虽然历史悠久,却面貌不佳,给人浑浊、无趣、时断时续的印象。但我——黄河的女儿,却不这么看,我始终坚信她是美的,每一处河湾都美得很洋气!

(点击图片可缩放查看)


“Z”形老牛湾里画“牛”

老牛湾的生活步伐也像老牛一样慢,村里人依然脸朝黄土背朝天,过着古老的、让大城市人“羡慕”的田园生活。

“九曲黄河十八弯,神牛开河到偏关,明灯一亮受惊吓,转身犁出个老牛湾。”站在高高的山崖上回望,平缓的黄河就在这儿神奇地拐出个“Z”字形的大弯。老牛湾实际已经成了深入河道的半岛,像一头缓缓东进、入河汲水的大青牛。见此,我们姐妹间开始尽情发挥女性的想象力:东、西两侧的河湾像两只牛犄角,非常匀称地挂在老牛湾的两侧;崖上的古长城望河楼恰似牛鼻子,高高在上;后面的老牛湾堡则像高高突起的牛额头;牛头往南,弯曲的石梁恰是老牛的身子;石梁上那条青石公路则是牛的脊梁线;而长城和黄河更像是老牛身上两条长长的套绳,紧紧地把长城与黄河挽在一起。老牛昂首向北,长城、黄河迤逦向南。经过我们几个女人一番叽叽喳喳的勾画,本就生动的老牛湾就更像字母“Z”了。


老牛湾村里的老人们说,“早些年,这头逆流上行的‘老牛’在黄河浪急时,举止就会很躁动;河水稳定了就会特别安详。”现在下游三十多公里处的万家寨水库已经蓄了水,昔日咆哮的黄河也就风平浪静了,成了一碧万顷的高山平湖。此时,它正小心地踏入黄河中长哞汲水呢。老牛湾堡是黄河入晋后的第一个村庄,但大多数村民已搬到了新村,只有怀旧的老人们还舍不得故土,依旧守候着老牛湾。村里有一户院门敞开的四合院人家,看上去并不显旧,院里还种着梨树。

包子塔湾 大“U”吃包子

包子塔湾有长城,有大河,有古堡,有烽火台,还有数不清的古渡传说,但这些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它因此拥有了道不尽的历史故事,更引来了我与“放羊先生”之间的一段缘分。

离开老牛湾,我们向万家寨方向驶去,约莫十公里左右就到了包子塔湾。登临高处,包子塔湾的美景尽收眼底。此情此景,可能用“断崖万仞如削猴,飞鸟不度山石裂”来形容包子塔最为合适了。泛舟漂移,两岸鬼斧神工,断臂悬崖,河道曲折多变,弯转迤逦,黄河在此突一回头,竟折出了一个近乎“U”形的大河湾,将包子塔围成了一个狭长的半岛。


弯处的山包上原先有个村庄,属内蒙古清水河县,叫包子滩。不过,后来河这边又有了村子叫大嘴村。随着河道的变化,“大嘴”逐渐把“包子”吃下了肚,河对岸的村子就没有人住了。

也许是这几年见的游人多了,放羊先生对我也没有什么陌生感,他怎么也搞不清楚人们为什么接二连三地来这样一个苦地方。画家来了,噢,他明白了,画家要来这里描摹山水;剧组来了,噢,他明白了,剧组原来是要到这儿拍摄外景;长城专家来了,噢,他又明白了,这里原来是古长城的一部分。看我望着大湾出神,男人忽然问我:“别人来包子塔湾,总归要有目的的,你来做甚?”我竟然一时语塞,顿了一下,只好说:“我也许专门来碰你的,是来陪你说话的。”

石楼湾 激发灵感的大“O”

黄河经老牛湾向南倾泻,到晋陕大峡谷中下部,经吕梁山阻挡而冲出一个奇特的大转弯,这就是位于石楼县辛关渡口以南6公里的马家畔一带的“天下黄河第一湾”——石楼湾。这是整个黄河流程中空间占位最大的河湾,也是体量意义上的“第一湾”;万古流淌的黄河石楼湾段,弯曲度几乎呈“句号”,所以它也是黄河弯曲度意义上的“第一湾”。这段长达8公里长的圆湾,入湾与出湾的直线距离仅有700米,近乎首尾相连,形成了明显的“O”形。


一早从老牛湾起程,我们驾车南去,经过著名的黄河碛口古镇,边玩边走,边拍些纪念照。直到午后,才来到石楼湾所在的石楼县。两侧山上的植被丰茂,最舒服的感觉是整条路上都没有重载卡车的可怕身影,我们姐妹三人可以没有任何顾虑地尽情欣赏窗外的风光。石楼湾虽被称为“天下黄河第一湾”,但却因山高路远,很少有人能真的来此一睹她的绮丽真容。为了一饱眼福,我们驱车绕道百里迂回向目标靠近。

从山上下来,我们把车开进了山脚下的留村。村子很安静,眼前是一片片望不到尽头的枣树林,具有陕北特色的窑洞院点缀在林子周围。院门口坐着晒太阳的老爷爷,几头猪在院落里哼唧哼唧,一群羊在山坡上悠然觅食。路尽头有一棵茂密的大树,树下一个石头砌成的院门楼明显与周围的土窑洞不同。“留村货栈”的木匾横在门楼顶上,门前的场地上,一个脸膛红黑的汉子正在晒粮食。

偶遇“C”形清水湾

去清水湾显然有点偶然,之前并未在计划之内。从乾坤湾出来,汽车沿着土岗乡东侧的公路飞也似的向下盘旋。我无意当中发现路口旁的景象简直就是一幅天然风景图:静静地黄河边上,一个石碾子默默地注视着大河,旁边是几个大字“清水湾”,这引起了我的兴趣。我踮起脚尖,仰着脖子,使劲往黄河河道窥望。尽管姿势不雅,但终归还是看见了一点清水湾的模样,但仅仅是这“一点”也足够让我兴奋了。尽管上到清水湾的高点观看黄河河道并非易事,而且车轮下的道路也像麻花一样地扭来扭去,狭窄得仅容一辆小车通过,但我决定还是不能错过清水湾!

眼看着前方路尽,车已逼近了峡谷末端。我们停车登上崖头远远望去,滔滔黄河仿佛想要挥写什么——河水从天地相接处涌来,随意勾出了一个巨大的“C”形大弯儿,旋即缓缓流走,消失在天地之间。雾霭中的清水湾气象博大,河水苍茫,河谷深陷,两岸悬崖峭壁,岩石层层裸露,如一部厚页巨著记载着这条古道长河的沧桑过往。相比乾坤湾,我更喜欢“图”上的清水湾。清水湾的河曲虽然没有乾坤湾有气魄,但感觉更有沧桑之感,更能让我联想到黄河的包容、壮美、悲沧。

藏在二十二道拐后面的“V”形老龙湾

在老龙湾的诱惑下,我们又精神百倍地开始驱车向北。两个小时后,我们的汽车已经停在了景泰县的一处三岔路口。我有些含糊,正停车观望之际,一个骑摩托车的老乡走了过来,“你们是去老龙湾的吧?跟我走吧,我就是龙湾村人。”热情的老乡骑摩托车在前面带路,我们则紧紧跟在后面。去老龙湾的必经之路是一条被称为“二十二道拐”的建在绝壁上的公路,带路的老乡告诉我们:“走这条路,心里莫怕,你把稳方向盘、放慢速度就行了。”如果没有这条公路,这处黄河大湾,差不多就是被绝壁、河面牢牢圈住,与世隔绝的风景了。

越过“二十二道拐”,路边一块大石远远高高矗立,上书“黄河石林”四个大字。老龙湾在哪?黄河石林在哪?老乡一边劝我们别急,一边领着我们来到巨石背后的崖边。从高处俯瞰,老龙湾跃然而现。都说滚滚黄河向东流,可我们眼前的黄河却突然自东向西摆出了个大大的“V”字转弯,倒退回去数公里,再经一番曲折之后,重又绕行东去,犹如神龙摆动,绕出了一方塞上江南。

——————————————————————


摘自《汽车自驾游》杂志

1、点击右上角“…”或“—>”,可将该内容“发送给朋友”,或“分享到朋友圈”。

2、点击该页顶部大标题下的“小今”,关注本微信号,定期自动收到推送内容。

3、回复“目录”两个字,可以随时查看往期推送内容。

4、回复“投稿”两个字,即会有编辑与你联系,与更多的人分享你的自驾故事。

5、回复“微店”两个字,立刻得到在线购买的地址链接。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