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春天养生第一菜

食经2018-12-05 16:36:27



        春天最好的菜是什么呢?春天最养生的菜是什么呢?我认为非春韭莫属。


        春韭的好,古人对此早有认识。早在《尚书?夏小正》中就有“正月囿有韭”的记载。《诗 经》中也有“四之日其蚤,献羔祭韭”的描写,意思是说用羊羔和韭菜一起祭祀祖先,可见古代先民对区区韭菜的钟爱与崇尚。南北朝时期的齐国,曾经有一位太子很认真地请教御前食医:“菜食何味最佳?”食医脱口而答:“春初早韭。”可见春韭不仅是平民百姓的心爱之物,就连自喻“天子”的帝王之家,也很是待见。而民间也素有“正月葱,二月韭”之说,所以春韭自古便享有“春菜第一美食”的盛誉。


        春韭还具有极高的养生价值与健身功效,这更增加了人们对它的喜爱。李时珍早就对春韭有了“可生可熟,可蕴可久,乃菜中最有益者”的权威注解。春韭,因为经历了一冬的“养精蓄锐”,根和茎都已贮存了大量养分,所以春天食春韭,除了味道鲜美,另外还有增进食欲、健胃消食、散淤活血、杀菌消炎、护肤明目、补气壮阳的功效。因此,春韭虽比不了春茶中“明前”的名贵,但茶越是名贵的,就越是脱离了大众之口。而春韭则不然,无关贫富贵贱,人人皆可尽情食之。故春韭实乃雅俗兼有的绝妙佳肴,餐桌上有了它,再怎么清贫寡淡的日子,也会立马变得新鲜生动且悠长绵远。韭菜还有个了不起的别名,叫“起阳草”,意为有补肾助阳的功效。韭菜与葱、蒜、茭头、洋葱并列为“五辛”,确实是被和尚戒食的。宋代名僧释遵式有诗《戒五辛颂》,就细说了吃五辛之罪,“生啖增瞋念,熟食发淫思”,后果很严重。


        即使抛开营养价值,单从美上来着眼,春韭也可谓是妙不可言。俗谚有“天九尽,地韭出”。当《九九消寒图》上用色笔填满最后一朵梅花的时候,数九寒冬就尽了。地上的春韭,经过漫漫长冬的沉寂和等待,就乘着春光悄悄地探出了头。春风爱拂,春雨滋润,她们很快就出落得水灵娇翠,楚楚动人,散发出一种淡雅的清香。不仅让人们看到了早春的颜色,还让人们嗅到了早春的味道。春韭不惟细嫩,样子也很养眼,细长润泽的叶片,是那种浅淡而清新的绿,洁白如玉的根茎,一如年轻女子柔嫩温香的肌肤,时常会令人联想到“香娇玉嫩”这个词来。我家过去有一种很特别的吃法:把韭菜切成一寸来长的段,然后配上小河虾一起炒,除了盐,其它的调料一概不放。但油一定要多,火一定要猛。小河虾被炒熟后全身通红,衬以翠绿的韭菜,犹如无数红莲点缀在一片绿荷之中。食之清香柔嫩,有一种春风拂面的感觉。

        在以食为天的中国,春韭更是受到了历代文人雅士的推崇,纷纷不惜笔墨大加赞赏。“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杜甫因为感动于老友以冒着夜雨割来的春韭炒菜,还有新煮的黄粱米饭招待他,特写下这首寄情之作。虽知道即刻便又是“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的凄凉,但却不失今夜能尝此一鲜,又何惧明日各天涯的释然与洒脱。何况只要留得青山在,就还有“一畦春雨足,翠发剪还生”和“春园暮雨细泱泱,韭叶当篱任意长”的来日方长。相比于杜甫的感伤,蒲松龄和陆游的赞美则更直接。蒲松龄说:“三寸四寸,与我无份;四寸五寸,偶然一顿;九寸十寸,上顿下顿。”对春韭的热爱及评价之高,一目了然。而陆游则把春韭与鸡、肉一起列为伴酒佳肴,他说:“鸡跎宜菰白,豚肩杂韭黄。”最雅的当数黄庭坚,他曾写过“韭菜照春盘,菰白媚秋菜”的句子,说自己一边吃着盘里的春韭,一边看着外边欣欣向荣的菜园子。这意境与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在审美上有异曲同工之妙。


        吃春韭最重要的一点一定要及时,清晨,踩着露珠,迎着清风,在玲珑剔透的韭菜畦间,蹲下来,持一柄刀剪挨着土齐着地轻轻一割,剪一握还沾有晶莹水珠的韭菜,不失是一件美事。亲身采撷,亲自下厨炮制,这样的春韭,滋味当然是最好的。春天一过春韭就成老韭了,这时韭菜中的纤维多了,不仅失去了柔嫩的口感,辛辣刺激味也会加重,吃完后,留存在口腔中的异味久久不散,为不少人所厌憎。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