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毛泽东诗词与中国气派 | 习主席带火的那些诗词

诗画天地2019-12-02 16:57:19
↑点击上方“诗画天地”关注我们

毛泽东诗词是20世纪最优秀的世界文化遗产之一,对构建中华民族的文化心理产生了巨大影响,其蔚为壮观的中国气派令无数人为之陶醉。

毛泽东曾为新文化发展指明了方向,就是“新鲜活泼的、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毛泽东诗词是二十世纪最优秀的世界文化遗产之一,对构建中华民族的文化心理产生了巨大影响,也以其蔚为壮观的中国气派令无数人为之陶醉。

醇厚独特的民族风格

1940年1月在《新民主主义论》中阐释新民主主义的文化时,毛泽东指出:“它是我们这个民族的,带有我们民族的特性。”“中国文化应有自己的形式,这就是民族形式。”毛泽东要求中国的文学艺术要符合中国人的世界观、价值观和审美观,体现中华民族的精神、情感、趣味和习惯。

毛泽东诗词古朴典雅、对仗工整、抑扬顿挫,是运用旧体诗词形式反映现实斗争和现代生活的光辉典范。正如毛泽东对作家梅白所说:“旧体诗词源远流长,不仅像我们这样的老年人喜欢,而且像你们这样的中年人也喜欢。我冒叫一句,旧体诗词要发展,要改造,一万年也打不倒。因为这种东西最能反映中华民族的特性和风尚,可以兴观群怨嘛!哀而不伤,温柔敦厚嘛!”

毛泽东诗词植根于中国优秀文化的深厚土壤,蕴涵着丰富多彩的中国文化元素,从文化名人到历史典故,从民间故事到神话传说,从哲学思维到日常习俗,字里行间,俯拾皆是。毛泽东诗词中反复使用的意象,比如日月江河、风雪云雾、苍松腊梅、旌旗鼓角、炮声弹洞等,要么是历代文人骚客借以托物言志的传统物象,要么是现代作家用来描绘战争风云的常用素材。它们既是诗人审美创造的工具,也是读者寄寓情感意念的载体,有着广泛的认同性、易理解性和易交流性,具有不同于别国民族文化的独特魅力。在中国诗坛上,很少有人能像毛泽东那样深刻地体现我们这个东方文明古国的民族特色,产生如此广泛深远的影响。

通俗易懂的鲜活语言

毛泽东文艺思想的核心是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这是最具中国气派的创作原则和价值导向。毛泽东始终致力于使中国古典诗词大众化。毛泽东诗词深入浅出、明白晓畅、雅俗共赏。

毛泽东一向反对使用古奥偏典,故作艰深晦涩。他借用的典故都是广大人民群众颇为熟悉的,如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牛郎神女、吴刚嫦娥。毛泽东引用或化用的名人诗句,如“一枕黄粱再现”“天若有情天亦老”“一唱雄鸡天下白”等,即使不注明出处、不进行解释,也不会产生歧义。

毛泽东特别重视人民群众的生活语言,新鲜质朴、生动活泼。“宁化、清流、归化,路隘林深苔滑”是行军路线、道路状况的真实描绘。“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是对敌我双方态势的分析判断。“当年鏖战急,弹洞千村壁”是战争遗址今昔对比的客观纪实。这种语言,经得起行家里手咀嚼玩味,普通读者也一看就懂。“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取自谚语“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惊回首,离天三尺三”来自湖南民谣“上有骷髅山,下有八面山,离天三尺三”。而“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怎么得了,哎呀我要飞跃”等,则是日常口语直接入诗。《八连颂》通过“全军民,要自立”和八个“不怕”总结出“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堪称是用群众语言写就的经典文献。

“两结合”的创作原则

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是毛泽东倡导的文艺创作原则。前者强调按照生活的本来面目进行再现,后者主张既表明对现实的态度又体现对未来的渴求。毛泽东诗词是“两结合”的光辉典范,既弘扬了中国古典诗歌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的优良传统,又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文艺思想。

毛泽东诗词蕴含着充满激情的理性,炽热而深邃,呈现出鲜明的现实主义特征。毛泽东诗词史诗般地反映了特定时期的社会风貌,使读者能够全面客观地体察中国人民的疾苦与心声,剖析中国革命的形势与任务,重温20世纪中国历史的波澜壮阔与沧桑巨变,追溯毛泽东跌宕起伏的奋斗足迹和心路历程。毛泽东诗词又洋溢着充满理性的激情,深沉而浓郁,具有强烈的浪漫主义色彩。毛泽东诗词想象独特、语言奔放、亦真亦幻、意味深长,在平淡中彰显神奇,在黑暗中出现光明,在困难中看到前途,在曲折中展现刚毅。正因为如此,毛泽东诗词读来使人荡气回肠,能够感染人、鼓舞人、激励人、塑造人。

毛泽东把充满激情的理性和充满理性的激情融合得出神入化,把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结合得浑然天成。每首作品都既是现实的又是浪漫的,只是不同作品各有侧重而已。以《七律·长征》为例,它是现实主义力作,也是浪漫主义精品。就纪实长征这一重大事件而言,它是现实主义的;从抒发红军不畏艰难困苦的英雄气概而言,它是浪漫主义的。每一句诗都概括了长征的某种特征,都再现了长征史诗的局部面貌,都赞扬了红军的钢铁意志和豪迈情感。真实的感受、磅礴的力量、澎湃的激情使《七律·长征》成为千古绝唱。

韵味无穷的审美意境

1965年7月21日,毛泽东在《致陈毅》中写道:“诗要形象思维,不能如散文那样直说。”“宋人多数不懂诗是要用形象思维的,一反唐人规律,所以味同嚼蜡。”“要作今诗,则要用形象思维的方法。”毛泽东反复强调“诗要形象思维”,要借助形象表情达意,力求情浓缩而含蓄,景生动而传神,言有尽而意无穷。正因为如此,他在《沁园春·雪》的自注中写道:“‘雪’反对封建主义,批判二千年封建主义的一个反动侧面。文采、风骚、大雕,只能如是,须知这是写诗啊!难道可以谩骂这一些人们吗?别的解释是错的。”

王国维《人间词话》中说:“词以境界为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境界”也就是意境,是中国古典诗学的重要美学范畴。毛泽东诗词情景交融、意境高远。《沁园春·长沙》上阕把江南秋景写得宏伟壮阔、绚丽多彩,与下阕指点江山的豪情壮志相匹配。“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毛泽东化静为动,赋予雪山雪原以生命活力和人格意志,雄浑气概跃然纸上。“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毛泽东移情入境,使意与境融为一体。

毛泽东在意境创造方面,既源于古人又高于古人。《采桑子·重阳》是咏秋之作。毛泽东一扫“自古逢秋悲寂寥”的悲秋情结,称颂战地黄花的馥郁芳香,讴歌革命战争的壮美崇高,赞美秋日风光的苍劲寥廓。毛泽东诗词魅力无限,不仅因为毛泽东功底深厚,更在于精神崇高,诚如清代沈德潜《说诗碎语》所说:“有第一等襟抱,第一等学识,斯有第一等真诗。”

吐纳风云的豪放气势

毛泽东说过:“词有婉约、豪放两派,各有兴会,应当兼读。”“我的兴趣偏于豪放,不废婉约。”豪放派气势磅礴、意境雄浑,婉约派婉转含蓄、缠绵悱恻。除《虞美人·枕上》纯粹属于婉约,毛泽东诗词明显偏重于豪放格调,包涵寰宇、贯通古今,凸现出大国气象和伟人气度。

毛泽东的豪放笔法,恰如刘勰《文心雕龙》所说“思接千载”“视通万里”。他描绘的事物总是境象阔大、宏伟壮观,而他笔下的时间纵贯古今、时空交错。《沁园春·雪》大笔写意,寥寥数语,就把幅员辽阔的大好河山尽收眼底;几个人物,就把错综复杂的中国历史娓娓道来。

毛泽东胸襟博大,志存高远,把个人情感和人民悲欢相融合,将个人前途与国家命运相联系。毛泽东诗词中有指点江山的激扬,有秋收暴动的霹雳,有众志成城的炮声,有万里长征的凯歌,有残阳如血的壮烈,有横扫千军的畅快,有天翻地覆的慷慨。毛泽东诗词所反映的生活内容跌宕雄浑,所展现的精神世界浩瀚豁达,所抒发的主观情感热烈奔放,所承载的思想内涵博大精深,令人震撼、给人鼓舞。(汪建新) 

来自学子时报习主席带火的那些诗词



国家领导人的诗词情缘


在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同中外记者见面会上,新当选的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讲话最后援引古诗“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展示了充分自信。


新时代,新征程,不忘初心,砥砺奋进,自有清香,化作乾坤万里春。天地诗心,今天我们一起来感受习主席的“诗词情缘”。



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

我们不需要更多的溢美之词,我们一贯欢迎客观的介绍和有益的建议,正所谓“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  

——10月25日十九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同中外记者见面


墨梅

〔元〕王冕

吾家洗砚池头树,朵朵花开淡墨痕。

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


这首诗前两句直接描写梅花在何处、花开时是什么情形,而后两句则盛赞梅花的高风亮节。


王冕所描述的墨梅,淡淡墨水点染而成,因此并不艳丽,但神清骨秀、孤澹清逸、澄淡高远,有着独特的内在气质,它不以鲜艳的颜色吸引人、讨好人,只愿散发清香,留在天地之间。



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

古往今来,许多有作为的“官”都以关心百姓疾苦为己任。从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到郑板桥的“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从杜甫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到于谦的“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深林”,都充分说明心无百姓莫为“官”。  

——在《心无百姓莫为“官”》等文中引用



潍县署中画竹呈年伯包大中丞括

〔清〕郑板桥

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

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


此诗巧妙地以竹声作引,托物取喻。由自然界的风竹之声联想到百姓啼饥号寒的疾苦。一个“疑”字,道出了作者的爱民之心与勤政之意。


第三句“些小吾曹州县吏”,是说我们只是小小的州县官。些小:微小。吾曹:我辈。


第四句,“一枝一叶”表面咏竹,暗喻民间疾苦,既照应了风竹画和诗题,又寄寓了作者深厚的情感:百姓冷暖安危时刻牵动着心!



疾风知劲草,烈火见真金

“疾风知劲草,烈火见真金。”我们不会忘记,巴基斯坦是最早承认新中国的国家之一,也是首个同新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伊斯兰国家。在新中国打破外部封锁、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探索改革开放等关键时刻,巴基斯坦总是挺身而出,给予我们无私而宝贵的帮助。在中国遇到自然灾害和困难挑战的时候,巴基斯坦总是及时伸出援手。  

——2015年4月在巴基斯坦议会的演讲提及



赠萧瑀

〔唐〕李世民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

勇夫安知义,智者必怀仁。


在狂风中才能看出草的坚韧,在乱世里方能显出忠臣的赤诚之心。比喻只有经过严峻的考验,才知道谁真正坚强。



偷得浮生半日闲

尽管工作很忙,但“偷得浮生半日闲”,只要有时间,我就同家人在一起。我爱好挺多,最大的爱好是读书,读书已成为我的一种生活方式。我也是体育爱好者,喜欢游泳、爬山等运动,年轻时喜欢足球和排球。  

——2013年3月接受金砖国家媒体联合采访时提及



题鹤林寺壁

〔唐〕李涉

终日错错碎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

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


长时间来一直处于混沌醉梦之中,无端地耗费着人生这点有限的时光。有一天,忽然发现春天即将过去了,于是便强打精神登上南山去欣赏春色。


在游览寺院的时候,无意中与一位高僧闲聊了很久,难得在这纷扰的世事中暂且得到片刻的清闲。


腹有诗书气自华

领导干部要通过研读历史经典,看成败、鉴是非、知兴替,起到“温故而知新”、“彰往而察来”的作用;通过研读文学经典,陶冶情操、增加才情,做到“腹有诗书气自华”。  

——在《领导干部要爱读书读好书善读书》讲话中引用



和董传留别

〔宋〕苏轼

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

厌伴老儒烹瓠叶,强随举子踏槐花。

囊空不办寻春马,眼乱行看择婿车。

得意犹堪夸世俗,诏黄新湿字如鸦。


“腹有诗书气自华”为传世名句,一个“自”字,强调了高雅不凡的气质源于书香熏染。“气”不仅指读书带给人的儒雅之气,更是指在面对人生失意和窘迫时所表现出的豁达态度。


读书不仅可以长知识,还可以提升人的精神境界,使人气质高雅。曾国藩对儿子曾纪泽说:“人之气质,由于天生,本难改变,惟读书则可变化气质。”


北宋诗人黄庭坚则从反面加以论说:“人不读书,则尘俗生其间,照镜则面目可憎,对人则语言无味。”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等文中引用



人间词话

〔清〕王国维

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


首先,要有“望尽天涯路”那样志存高远的追求,有耐得住“昨夜西风凋碧树”的清冷和“独上高楼”的寂寞,静下心来通读苦读;


其次,要勤奋努力,刻苦钻研,舍得付出,百折不挠,下真功夫、苦功夫、细功夫,即使是“衣带渐宽”也“终不悔”,“人憔悴”也心甘情愿;


再次,要坚持独立思考,学用结合,学有所悟,用有所得,要在学习和实践中“众里寻他千百度”,最终“蓦然回首”,在“灯火阑珊处”领悟真谛。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广大青年要如饥似渴、孜孜不倦学习,既多读有字之书,也多读无字之书,注重学习人生经验和社会知识。“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所有知识要转化为能力,都必须躬身实践。  

——2016年4月在安徽调研期间提及



冬夜读书示子聿

〔宋〕陆游

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陆游勉励儿子子聿:古人做学问总是竭尽全力,青壮年时期肯下功夫,到老了才能有所成就。


从书本上获得的知识固然重要,但毕竟还是不够的。想做出一番成绩,一定要注重亲身实践。


来自网络


专辑原创首发:现代诗3-5首;古韵10首以上

三种投稿方式: 

微刊底部【写留言】发作品     

投稿邮箱:1978227900@qq.com

主编四世同堂微信:sstt500609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诗刊网页    点看广告也是支持
↓↓                                         ↓↓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