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电玩巴士年终盘点:2015年度十大新闻事件

电玩巴士2020-03-25 16:16:28

一元复始太虚生,又到除夕佳节时,电玩巴士全体小编祝各位玩家新春愉快、猴年大吉。在辞旧迎新之际,我们也迎来了新一年的年关盘点。刚刚过去的2015年是家用机行业久违的“丰年”,大作和精良的独立游戏井喷,也有不少玩家翘首企盼多年的经典得以重制,这一年PS4在全球范围内的畅销屡屡刷新索尼自家纪录,微软虽然刚开始出师不利,但在2015年里也颇为振奋,推出了几部品质上乘的独占,销量也有所抬头,对玩家来说,已经数不清是多少囍临门了。而纵观行业动态,这一年也发生不少大事,比如震惊全球的任天堂社长岩田聪去世、PS4进军中国等等,总得看也是有喜有忧,但一年到头回想起来,也是酸甜苦辣,滋味悠长。

  

下面,就请追随巴士小编的脚步,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一年里诞生了哪些不可错过的好游戏、值得称道的业内故事,又有哪些玩意是滥竽充数、辜负期待,给玩家添堵的呢?



1、任天堂社长岩田聪去世

  

2015年7月13日,不少人清晨迈出家门搭上通勤的电车,习惯性地拿手机刷微博的时候,被一条讣告震惊了:任天堂社长岩田聪胆管肿瘤恶化,于7月11日逝世,享年55岁。笔者在通勤的电车上看到这条新闻时还轻蔑一笑,不知又是哪家小报的谣言,直到继续下拉发现很多权威媒体都转载了该消息,被这条新闻刷了屏,才沉下面容接受这个事实。


  

岩田聪自2002年继任任天堂社长,执掌这家游戏界的百年老店13年,期间他一手缔造了任天堂史上最辉煌的Wii/NDS王朝,也经历了向高清化转型的迷惘,和任天堂一起深陷亏损的泥潭。2015年本是岩田聪励精图治推动多项改革,公司扭亏为盈重见曙光的一年,对一个社长来说,55岁也正是宏图大展的年纪,聪哥却过早的离开了我们。而就在其去世前4个月的股东大会上,岩田聪还宣布任天堂将进军手游市场,同时公布新主机NX——临终还为任天堂与媒体留下这么多谈资和遗产,作为一位社长,堪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在玩家眼中,岩田聪逝世比起2013年山内溥去世更令人动容(山内溥的葬礼还是岩田聪主持的,仅仅过了两年而已,真是造化弄人)。比起铁腕的山内溥,温文儒雅、经常在直面会里调侃自己取悦玩家的聪哥与其说是社长,更像是玩家的朋友,因此对聪哥去世感到尤其震惊。全球玩家自发组织各种悼念活动,玩家的手绘、礼物、悼词、蜡烛堆满世界各地任天堂分部的门口,日本知名笑星、任饭、曾被聪哥制作的《气球大战》虐到死去活来的有野晋哉发推文哀悼“今天和家人玩了很多游戏,直到玩不动为止,明天还会继续。只有这样做这些游戏才能照亮整个房间,因为在我心里它们不能被遗忘在黑暗的角落”,读完令人潸然泪下。


玩家绘制的纪念插画

  

在各种悼念文章中,岩田聪2005年的“玩家之心”演讲被广泛引用,成为诠释他一生的信条,然而我认为对聪哥生涯最好的总结来自知名媒体人Geoff Keighley:“他是一个玩家、一个开发者,同时也是媒体同仁心目中的NO.1,乐于让玩家知道任天堂总是考虑着他们,希望通过游戏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事实上他做到了。”

 

2、小岛组与KONAMI的年度博弈

  

早在2001年《合金装备2》发售后,小岛秀夫就说不想再制作《合金装备》了。虽然玩家都知道没有一个系列会永远延续,但这句话他说了15年也没兑现,我们万万想不到事情就在2015一年间急转直下,小岛不得不以如此凄凉且有些荒诞的方式与自己一手缔造的MGS告别。


  

这场风波贯穿2015全年。早在年初《合金装备V》公布的时候就有传言称小岛组与KONAMI不合,为游戏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但彼时玩家觉得这又是KONAMI和小岛合谋的一次营销活动,谁也没有在意。

  

3月,游戏正式版封面公布,删除了系列封面惯有的小岛组LOGO与"A HIDEO KOJIMA GAME"标识,同时小岛组洛杉矶分部正式更名“KONAMI洛杉矶工作室”,玩家渐渐发觉,事件可能比之前预想严重得多,开始控诉KONAMI的倒行逆施,KONAMI则进行了一番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辩解,称这只是因为公司内体制改革,从工作室主导制转为公司主导,未来不会再针对小岛组做特别的包装与宣传,但小岛秀夫依然会负责MGS新作的开发,还装模作样地为下一部MGS贴出了招聘启事,玩家的愤怒暂时被平息。


早期公布和后来的正式版封面

  

4月底,由小岛秀夫监制的《寂静岭PT》试玩版全线下架,项目被取消。该试玩版在玩家间有口皆碑,是被寄予厚望的系列重生之作,KONAMI藉此掀起打压小岛的第二波高潮,再次激怒玩家。

  

5月,KONAMI新社长早川英树接受媒体采访时宣布,公司未来的业务重点转移到手游、柏青哥与健康业务上,言下之意不再需要费时、烧钱、对细节歇斯底里的小岛秀夫了。此语一出,玩家对曾经视为日厂门面与希望的KONAMI彻底失望,开始有声音支持小岛秀夫离开KONAMI一展长才。

  

7、8月,季节进入盛夏,小岛、玩家与KONAMI的“三国志”也进入最高潮。先是日媒带起节奏,爆料KONAMI的工作环境如同地狱:外网被切断、灯火管制、工作区到处设置监视摄像头监视员工、为防止挖角员工没有固定邮箱、毫无意义地频繁更换办公地点、甚至通话都会被监听。至于看来已经没有价值的员工,因为不想支付解雇员工的高额补偿,就调整岗位让他们去当保安、保洁员甚至“发配”到柏青哥工厂拧螺丝,压迫他们的精神逼其主动辞职,甚至有员工因此患上抑郁症。


一些零售店甚至自发贴出"A HIDEO KOJIMA GAME"标语以示对KONAMI的抗议

  

随后,国外知名游戏博客站KOTAKU出现几位“前KONAMI员工”抖出更多猛料:公司设有一个正式的特务部门“内部监查室”专门监视员工行为;员工进出办公楼有严格监管,必需向保安备案;甚至对已经离职的员工还要监视他们的自媒体,看是否说了KONAMI坏话,一旦发现立即警告,必要时还会向员工的新雇主发一份报告,控诉这名员工有多糟糕!

  

尽管爆料内容真假难辨,但KONAMI集中营似的管理彻底点燃了玩家的火药桶,嘲讽、辱骂和对小岛组的同情充斥网络,从这个瞬间开始,整个游戏业都站到了KONAMI的对立面,他们在玩家眼里再无公众形象可言。

  

9月,《合金装备V》正式发售,按惯例小岛秀夫应该频繁亮相宣传游戏了,但这次他却被KONAMI下了封口令,彻底消失在公众视野。同时,有玩家从游戏数据中解包出一些作废的关卡与剧情素材,加上游戏剧情有“烂尾”倾向,玩家普遍猜测是小岛迫于KONAMI的压力对游戏做了阉割。之后有流言称小岛秀夫完成游戏后已经正式离开KONAMI,目前正在度假。根据与KONAMI的协议,他要等到12月底才能建立自己的工作室,但KONAMI官方再次辟谣称小岛秀夫不会离职,一个大型项目完成后给员工放长假是业内惯例。


  

在年底的PS Award 2015和TGA 2015上,《合金装备V》荣获多项大奖,小岛秀夫却接连缺席颁奖典礼,没能领取属于他的荣誉。时任TGA现场主持人的Geoff Keighley在直播中义愤填膺地爆料,他们邀请了小岛,但小岛被KONAMI的律师警告,禁止他出席典礼领取任何奖项,会场内顿时嘘声四起。随后,典礼现场演唱了MGS V中静静的主题曲,主持人表示希望小岛先生看到这一幕,能感到现场仍在挂念着他。典礼结束后,小岛秀夫发了一条简短的推特,只写了“非常感谢”,至于“感谢”对象是获奖本身还是另有所指,就任凭玩家想象了。之后推特又起了一波反KONAMI狂潮,甚至有玩家向东京KONAMI健身俱乐部发出爆炸袭击预告,事件惊动了东京警视厅。


  

12月16日,小岛秀夫正式宣布脱离KONAMI,与新川洋司等骨干成立新工作室,并与索尼合作,为这场持续了一整年的恩怨纠葛画下句号,离开公众视野许久的小岛蓄起胡须,仿佛一下苍老了十岁。

  

纵观这场年度大戏,从经营角度看,KONAMI驱逐小岛无可厚非,小岛宣布离职后KONAMI的股票反而小涨就是例证。根据MGS的御用作曲家村中りか透露,小岛秀夫对游戏每个细节都要求尽善尽美,有时一处BGM她写了三四十首曲子都不能使小岛满意,但是这些作废曲目的报酬依旧是要支付的,所以到最后小岛也没将音乐做到心目中的理想状态,因为音乐部分预算花光,他已经没有钱付给村中了。同理,游戏阉割也怪不到KONAMI头上:一个已经投资了8000万美元还做不出来的游戏,小岛确实没资格向公司要求更多的资金。玩家真正厌恶的是KONAMI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绝情态度,多年来小岛和MGS一直是KONAMI的摇钱树,至于为公司带来的行业地位和商业声誉更是无法用金钱计量,KONAMI完全可以用更温和、体面的方式解决小岛问题,而不是像垃圾一样一脚踹开还让自己成为行业公敌,甚至前SE社长和田阳一也谴责KONAMI的做法缺乏气度和领导风范——尽管我们回忆和田洋一的所作所为根本与KONAMI如出一辙,颇有兔死狐悲之感。

  

不管怎么说,风雨过后,已到知天命之年的小岛终于迎来了人生新篇章,希望他在更自由的环境下,能带给我们一如既往惊人的电影化游戏体验。

 

3、国行PS4与PSV发售

  

2015年3月20日,经过举报风波的国行PS4与PSV终于发售。自2000年中国发布游戏机禁令后,为了这一天,两代中国游戏人忍受社会歧视,默默努力了很多年。主机发售后某一天,我和一位圈内好友看了添田武人的专访:“为了这个瞬间,我们做了很多事。每个人都是这样,做了一件事情的时候,希望旁边的人能够理解你。”看到这句话,两个感同身受的小伙伴眼圈红了。然而对玩家来说,一台游戏机的入华历程,却让单纯的玩家看尽人情险恶、世态炎凉。


  

国行PS4与PSV原计于2015年1月11日上市,但在之前的宣传中,索尼一直对玩家最关心的锁区问题守口如瓶,含糊的表态“在符合中国法律法规的前提下,我们提供的产品是全球统一的”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

  

2014年12月29日,即上市前半个月,电玩巴士第一时间拿到国行测试机并发布评测,确认主机不锁区的重大事实,不少玩家因此受到鼓舞纷纷解囊预定——但随之而来的,是任何玩家都不想回忆起来的灾难。

  

12月31日,一位以“任饭”自居的网友在3DS吧高调发帖,称已实名举报国行PS4不锁区“严重影响中国文化建设,藐视中国法律,要求封杀”,随后局势急转直下,索尼在发售日前再也没有公布新的宣传信息。


  

1月8日,距离原定发售仅剩三天,作为游戏媒体人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日子。这天清晨,各家媒体就通过不同渠道获悉,索尼昨夜紧急召集多位高管通宵开会,今天将公布重大新闻,国行PS4可能延期,全部已铺货机器都要返厂锁区。

  

经过一天等待,官方公告直到17:00才正式发布,确认国行延期到3月20日发售,已预订的玩家可以申请退款与补偿,但对锁区与否只字未提。正式接获消息后,玩家群情激奋,而那位语态嚣张的举报水友自然成了出气筒,贴吧对其的辱骂顶了3000多贴,愤怒的网友将其“人肉”出来,他和家人甚至收到死亡威胁,本人也自然登上各大媒体头条,而他无奈地辩解,自己的举报仅仅是为了搞清索尼是不是钻了法律的空子。如果真是投机取巧,那侥幸发售了,以后有关部门明白过来也一样要锁,赖不到他头上。


  

其实从常识思考,一个网友举报哪有那么大力量。根据事后各种流言,针对国行PS4的举报多达数千条,这才是主因。还有小道消息称事件真正的诱因是竞争对手下绊,该网友只是情商不足跳出来当了出头鸟,但究竟真相如何我们无从知晓。

  

此后直到正式发售,索尼再也没有为媒体提供事前测试机,玩家的心也悬在半空。发售后,我们第一时间拿到国行,根据测试,正式版国行主机可以运行任何版本游戏,但是锁定了国服PSN商店,所有关心国行的业界同仁都对这一连串风波与结局感到心累,但这种“半锁”比起过去已是历史性的进步,也并没有浇灭索饭的“信仰”,发售当天索尼专卖店前依旧排起长龙。


国行PS4发售日玩家在专营店门口挂起条幅

  

回首整个事件,以媒体立场我们不能去埋怨谁,也没资格埋怨——我们卖情怀讲奋斗了两代人十几年、不遗余力地向大众宣传游戏,结果国行进来两天就收到几千封举报,社会对游戏的主流观点仍没有多大进步,这是我们工作的失败。但总之,国行还是跨出了从零到有的一步,希望下一个十年,玩家不用看那么多阴谋诡谲,能单纯地玩游戏。最后,化用一句郭德纲老师的段子权当收尾吧:生活已经很困难了,缺车的缺房的缺钱的缺德的什么人都有,这些游戏给不了你们,但现在有个东西,花二三百块钱能让你开心,这种事不好找啊,希望每个玩家好好珍惜!

 

4、《最终幻想7重制版》公布

  

毫不夸张地说,玩家很多年没看过像今年E3这么精彩的发布会了。即便Xbox One和PS4两台次世代主机的发布会也完全无法与今年的E3相提并论——一个游戏阵容孱弱,另一个甚至发布会上连机身都没出现。而在E3 2015,索尼只卖情怀画了几张饼,玩家就都五体投地了,高呼“业界三大神话一夜成真(《莎木3》、《最终幻想7重制版》、《最后的守护者》)”。


  

要求重制《最终幻想7》的呼声最早可以追溯到PS3上市初期,但SE的态度一直暧昧不明,“现在没有重制计划,但玩家呼声高的话,我们也会考虑。”因为这种含糊表态,业界都认为重制只是时间问题,态度乐观的甚至认为SE已经偷偷开工了,这么一盼,转眼又过去十年。

  

E3 2015开展前就风传索尼会公布《最终幻想7重制版》,但盼了这么多年都竹篮打水,没几个人相信。所以现场播放CG时,即便克劳德出现仍没有多少欢呼,猜测可能又是什么外延作品或者CG电影。直到屏幕打出《最终幻想7 Remake》的标题,观众才明白发生了什么,顿时欢声雷动。E3后制作人野村哲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煽情地说,重制《最终幻想7》是他的夙愿,而当年参与7代开发的工作人员最小的他也已经45岁了,如果再不重制或许以后都没机会做了。


  

游戏采用“虚幻4”印象开发,而不是SE自研的“夜光”引擎,官方解释是“夜光”引擎尚需通过《最终幻想15》来评估和修正,目前还不足以推广使用。另外,由于当年的《最终幻想7》内容太过丰富,以现在的技术重制容量会过于庞大,因此重制版会分章节发售,目前第一章的剧本已经完成。对玩家来说,SE的开发效率实在不让人放心,为了更早玩到,分章节发售某种程度上也是好事。



5、《莎木3》公布

  

“情怀党的胜利”第二弹。当索尼展台播放《莎木3》的宣传片时,难掩激动的国外主播在直播中就喜极而泣。随后铃木裕上台宣布《莎木3》目前还处在开发初期阶段,并将在Kickstarter平台尝试众筹。众筹开始后仅仅1小时44分钟集资就突破百万美元,两轮活动总集资额超过630万,打破两项吉尼斯世界纪录——情怀卖得好还真能当饭吃。


  

在众多捐款玩家中,一对双胞胎兄弟慷慨贡献2万美元,他们当初被《莎木》感动,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桂林定居,并在这里捐建一所希望小学,兄弟二人作为外教教山区的孩子学习英语,他们的希望小学是那片偏远山沟里唯一一所学校,这段故事感动不少中国玩家,成为一段游戏引发的国际佳话,铃木裕大师知道了也会欣慰吧。


铃木裕手捧两项世界纪录证书

  

当年的《莎木》是世嘉有史以来最大的游戏项目,研发成本高达70亿日元,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该纪录保持7年后才被《横行霸道4》打破。世嘉希望藉《莎木》一举扭转DC平台在那世代主机战争中的劣势,然而游戏两作的全球销量相加还不足130万(其中2代仅在日本上市,在日本游戏的“黄金时代”也只售出15万套),相比成本简直是场灾难,也间接导致世嘉彻底退出家用机硬件市场,《莎木》续作开发也被封印,但游戏诸多超前设计——比如QTE、开放世界、时间流逝、实时天气等等——被玩家与业内同仁交口称赞,销量不佳的《莎木》就在玩家口耳相传中变成业界神话,被誉为“沙箱鼻祖”。不过铃木裕却对“沙箱”这个词很不感冒,称自己的游戏类型是“FREE(Full Reactive Eyes Entertainment的缩写,全反应视角娱乐)”,还对这个名词没普及开耿耿于怀。


  

不管玩家呼声多高,铃木裕还是很务实的,前两代的销量不允许他“任性”,因此用众筹这种取巧的办法来试水:630万美元对今天的3A大作来说不算多大一笔钱,不会对品质有什么决定性影响,但既试探了玩家热情,又使游戏在发售前就有了一批预定,能以此和资方交涉获得更多投资,一箭双雕。不管怎么说,苦盼多年的续作总算有了着落,不论对玩家还是铃木裕本人来说,《莎木3》已经不仅仅是一款游戏,而是人生一个阶段的句号。

  

6、任天堂宣布进军手游

  

2015年3月17日召开的任天堂与DeNA联合发布会上,已故前任天堂社长岩田聪宣布公司将与DeNA合作,正式进军手游市场,目前已有多个项目启动,预计到2017年三月将推出5款产品。该消息宣布后,任天堂股价暴涨25%。


  

任天堂的手游策略依然偏向保守、稳中求进,和DeNA的主要合作形式是提供旗下知名IP与角色授权,而非自己开发手游。岩田聪认为“我们最终找到了一种让独占式的电子游戏与智能设备业务双赢的解决方式,那就是将游戏硬件系统与智能设备系统上的任天堂游戏分隔开来。与DeNA合作让我们无需将太多的开发人员配置到一个他们原本就不太擅长的领域中,并且让我们可以避免干扰那些为任天堂硬件平台制作的独占游戏的开发。”


老任公布的第一款手游产品《口袋妖怪GO》

  

其实业内人士都清楚,任天堂涉水手游只是时间问题。任天堂新任社长君岛达己虽然在就任演讲中表示会继承岩田聪的方针与战略,但他在社内一直反对任天堂继续作为主机第一方在游戏业挣扎,同时否定岩田聪的功绩,主张积极拥抱手游浪潮,这种观点在董事会里很有市场。在2013年任天堂连续三年亏损后,董事会提出“对岩田聪不信任案”,其中就指名君岛达己接任社长。如今这项决策在岩田聪任上通过,也算聪哥迫于内外压力顺势而为,是他留给任天堂的重要遗产,至于功过,我们端看来日。不过,聪哥曾断言只要他在任一天,任天堂就绝不做手游,但面对连续三年的亏损和董事会的压力,也不得不弯腰啊。


  

7、任天堂公布新主机NX

  

岩田聪的另一项遗产,同样在3月17日与DeNA的联合发布会上公布。目前NX的相关信息太少,只有几条真伪难辨的流言:

  

第一,新主机将由两部分组成,一是放置在家中的家用主机,而另一部分则是外出携带使用的便携式掌机,二者数据互通。其中掌机部分将采用类似智能手机的设计,拥有GPS电波等无线服务功能,同时和Wii U GamePad一样可以作为新主机的手柄使用。另外,一些自称拿到开发套件的业内人士爆料也与该传言相佐证,称套件里包含一个主机单元和至少一个移动游戏单元,可信度还是比较高的。


NX概念图

  

第二,任天堂吸取了WiiU硬件落后竞争对手太多的教训,NX硬件配置十分强大,考虑到硬件迭代周期,NX在配置上超越PS4与Xbox One应该是既定事件。

  

第三,新主机由鸿海富士康电子制造,但截至目前,富士康并未就传言发表任何回应。

  

第四,鉴于WiiU市场表现不尽如人意,3DS也渐渐疲软,任天堂很有可能在2016年圣诞甚至更早发售NX。


坊间流传的NX手柄专利图

  

8、国行家用机销量超50万

  

2015年11月25日,首届家庭游戏开发者大会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召开。会上,主办方东方明珠宣布,国行Xbox One与PS4累计销量已超过50万台,计划在明年达到100万台,游戏数量也将在明年突破100款,实现“双百”目标。


  

目前影响国行主机销量的最大因素还是游戏本身,缺少大作、审核时间长让不少玩家提前选择其他版本。对此状况,期待一下子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是不现实的,只能一步步推进。索尼日前向有关部门提出了国内游戏分级制度的提议,希望参考国外已经成熟的类似章程,和政府合作推动这方面工作——但这种呼声在中国民间已经存在20年了,有关部门仍毫无采纳的意向。

  

根据2015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1407亿元人民币,其中电视游戏实际销售额达到2.2亿,虽然比例只有0.1%,但也已是规模过亿的市场,不容忽视——何况国内家用机市场无从统计的水货销售额远远大于行货,这一点圈里人都心照不宣。

  

游戏数量上,今年通过有关部门审批上市的游戏共750款,其中电视游戏47款占6.3%,以入华第一年的水平来说数量还算差强人意(尽管缺少一线大作,时间也难与世界同步),希望索尼与微软再接再厉,新的一年能给中国玩家带来更丰富、高品质的游戏体验。

 

9、PS4同期销售速度超越PS2

  

在2015年的“黑色星期五”商战中,PS4以1%的微弱销量优势战胜Xbox One,总销量也藉此突破3000万台,超越了PS2同期销量。

  

PS部门总裁Andrew House接受记者采访时称,2015年的“黑五”商战是PS历史上表现最好的一次:“我们刚刚目睹了PS史上最成功的‘黑五’销量纪录诞生。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希望未来PS4的销量可以比肩甚至超越PS2,以PC游戏为主流的欧洲也有向我们的平台转移的趋势,那些关于主机即将灭亡的预测实在过分夸大了。”


  

目前,PS4销量除了赶超同期的PS2,也超越了N64、初代Xbox和NGC整个生命周期的总销量,不过依然不敌Wii同期的3455万台。但放到更广阔的视野来看,PS4的销售速度完全可以比肩历史上最成功的家用机,证明只要有好的产品、好的生态,这个市场依然大有可为。


 

10、《情热传说》女主角神隐事件

  

《情热传说》制作人马场英雄和小岛秀夫一年里的遭遇可谓冰火两重天,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使马场彻底失去玩家信任的仅仅是一个虚拟女主角。

  

1月22日,被官方称作“传说系列20周年最高杰作”的《情热传说》上市,但游戏发售仅一周后,玩家剧情推进到中盘,终于忍受不住爆发了。

  

游戏的女主角艾丽夏在中盘离队,直到结局都再也没有回归,同时剧情中其他几位主角的表现也让人觉得三观异常扭曲:在初期艾丽夏表达出自己的无力时,男主角信誓旦旦地说“有我在”、我们是伙伴”、“没有在一起办不到的事情”——标准的日系中二世界观。然而艾丽夏离队几位主角言谈之间透出的都是“还好她走了”、“她太弱了是个累赘”这种扭曲的负面感情,在日本亚马逊就有玩家评论“连个身边的女孩子都保护不了你还拯救什么世界!”


马场英雄

  

另外玩家发现在艾丽夏离队后,游戏的商店里依然能买到艾丽夏的专用装备,证明这个角色原本有后期剧情规划,是游戏做到半途硬生生砍掉的。游戏发售一周后,马场英雄正式公布艾丽夏剧情DLC,售价1300日元——即便“传说”系列的“DLC海战略”早就招致玩家不满,但把女主角剧情砍掉做成DLC这么明火执仗的“抢劫”整个游戏圈都找不到先例,玩家觉得自己被当猴耍了。

  

在谩骂中,马场频繁亮相媒体做危机公关,谈及“女主角神隐事件”,他的口径轻描淡写,称游戏在设计之初就没规划钦定的“女主角”,官方也从未宣称艾丽夏是女主角,都是媒体和玩家的误解。她的离队是很早就决定的剧情转折,不是什么临时起意,但因为想给玩家留悬念,发售前不好明说,造成了玩家的心理落差。

  

马场的理由完全无法自圆其说,反而给人推卸责任、搪塞应付之感:在游戏上市前推出的OVA动画《情热传说:导师的黎明》中艾丽夏是当之无愧的女主角;在官方放出的宣传图片和视频中,艾丽夏与史雷共处最显眼的构图中心位置;艾丽夏和史雷是仅有的两个推出手办的角色,而手办预定页面的人物简介就是“《情热传说》女主角”;另外在BNGI官方手游《星彩传说》中,艾丽夏的人物简介也是“《情热传说》女主角”……诸如此类的“打脸”证据数不胜数,马场却依旧我行我素拒不道歉,反而称游戏开发组与动画、手办、手游的开发者缺少交流,造成这种错误都是他们的误解,并已紧急联络友商修正措辞——一切都是世界的错,他没问题。


男女“主角”的手办

  

日亚上《情热传说》的顾客评价只有一星半,二手店的游戏回购价一度低至100日元,创了一项不光彩的业界纪录。“女主角神隐事件”在日本发展成妇孺皆知的社会事件,成为欺诈营销的典型案例,东京工业大学英语科的入学模拟试卷甚至用这个梗出了一道翻译题,将“-这个女主角多少钱?-含税1300日元。”译成英文,看得考生捧腹大笑。近400名玩家联名上书BNGI要求开除马场英雄。


东京工业大学模拟试卷

  

游戏发售两个月后,频繁站出来做危机公关的马场英雄彻底消失在公众视野。5月份,CC2社长松山洋爆料,因为马场的发言越描越黑,他已被BNGI下了“封口令”禁止出现在媒体面前,虽然严苛,但也算变相对他本人的保护。不幸的是,从这一点我们推测《狂战传说》的制作人还是马场英雄,所以游戏已经公布了大半年官方还不敢说制作人是谁——否则以马场现在的声誉,一旦曝光还是他销量岂不暴死?


玩家的恶搞P图,马场露不露脸都要被调侃

  

其实以普通玩家的视角来看,万万想不到因为一个游戏女主角可以闹得满城风雨妇孺皆知。归根结底,我们认为这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作为JRPG的标志IP之一,传说系列自2009年的《圣恩传说》后再没出过令人满意的续作。马场英雄成为“传说”系列总负责人后,各种加强版、剪辑版、重制版、DLC大量推出,早就搞得玩家怨声载道,这次事件是玩家对马场个人与系列不求进取积怨的总爆发,但愿经过当头棒喝,BNGI与马场能有所醒悟吧。



更多内容点“阅读原文”查看!

喜欢就赞一个吧!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