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论东芝的倒掉】之思索启示篇―时运不济下的讳疾忌医

MyCreditView2021-03-15 14:23:18

三:思索启示篇


东芝的事件可以从很多角度来深思。

监管体制要批判,日本政府和管理层要控诉,然而窃以为在针对事件本身的思索启示上实在没有什么卵用。监管体制正在一步步被完善,政府不得不面对媒体的公然指责且无权封闭任何发声渠道,然而2011年奥林巴斯事件之后仍有东芝,2015年东芝事件之后又有最近的富士胶卷。

思索如何提前读出财报里的虚假数字,嗅出商誉减值的气息,在投资层面上有实实在在的有价值。然而在东芝事件上察觉到东芝退职金支付率过高的人有之,CB&I商誉减值之后看出东芝在西屋的商誉计算上存在问题的分析师大有人在,审计公司更换之后觉得西屋商誉在2016财年内一定减值也似乎是不争的事实。然而却没有哪个分析师敢发声断言东芝会在西屋上损失会超过7000亿日元,会使东芝陷入负债超过资产的境地。退一步讲就算知道东芝会在西屋身上跌一个大跟头,还需要有Michael Burry等人一样叫板日本政府和三大银行势力的勇气。

所以我只是站在一个路人甲的立场上针对“东芝的倒掉”这件事的本身唏嘘,思索企业经营决策上的问题。


  • 时运不济:收购本身并无错

窃以为此次东芝的事件与金融风险管理界堪称第一案例的尼克利森案有很多相似之处。造成重大亏损的起因都不是决策者的战略失误,是时运不济。日本历史上空前绝后的两场大地震―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2011年的东日本大地震—将他们的美梦与日本的城市一起摧毁成了一片废墟。

我不觉得利森在日经指数上的straddle在策略层面有什么问题,就如同我任然觉得抛开道德素养来看西田还是一个优秀的经营者。今天我们在发改委的网站上仍能见到题为《中美签署先进压水堆核电技术转让谅解备忘录》的文章,内容为国家核电技术招标机构选择美国西屋公司和肖工程公司联合体作为优先中标方,中方引进西屋的核电技术,建设四台核电机组。




如果稍微留心观察就不难发现,这边文章发布于东芝收购西屋核电之后不久的2006年12月,此时国内新闻媒体的口径一致宣称“中美在北京签署了核电技术转让谅解备忘录”,让这合同签署的大义凌然顺理成章。

2007年7月,中国国家核电技术有限公司与西屋核电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签署了80亿美元的合同。虽然东芝的名称并没有在国内受到关注,但作为西屋的母公司一时在背后坐收渔利。相信以日企东芝的名义在我天朝是很难做到的。可见东芝收购西屋核电是相当有战略意义的。所以个人并不否定东芝对西屋的收购本身的价值。


  • 讳疾忌医:商誉过大无法减值

错在东芝当时在西屋身上下的赌注太大,承担了太大的风险。前后两任社长都不愿为这个错误买单,就如同利森一般无法止损,只能在监管体制的疏漏下任事态愈演愈烈直到把自身拖垮。

下图中可见在收购西屋之前,东芝的资产中几乎没有商誉的存在。在2007年3的决算中,一下子出现了近4000亿日元的商誉,几乎全部源自2006年10月对西屋的收购。4000亿日元对于东芝是什么概念?2006年3月,东芝当时的净资产约为1兆2千亿日元,营业现金流约为5000亿日元。也就是说可以顶的上东芝一年的收入而且一旦发生严重的减值,最大会损失掉鼎盛时期的1三分之一的东芝。

紧接着便是席卷世界金融危机,几乎全日本的综合电机企业都陷入了赤字危机,东芝在商誉上的减值也无可厚非。然而奇怪的现象是2011年之后连续4年里西屋商誉并没有减值,且东芝还在继续围绕核电事业进行收购。


东芝商誉

2011年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后,各国都加强了核电站的建设规制,东芝在各个建设中的项目上都出现了工程延期工程款增加的问题。并且其时各国对核能的投资都持观望的态度,受注金额有着明显减小的趋势。随后美国又展开了页岩气革命,导致电价下跌,核能的发展更加雪上加霜。

如果说2006年过大的商誉已经在东芝的财务健全性上种下了病毒,随后的5年便是潜伏期,本是可以治愈的。如果处理得当,还可以增加免疫力。然而东芝采取的态度是坚决的讳疾忌医,并且对外坚称“寡人无疾”。东芝在2015年仍坚称其在世界范围内2029年为止的受注计划为64座,并且其东芝自身的商誉并无任何减损。如果东芝当时能够及时更改在核电事业上的态度,修正事业战略,而不是欲盖弥彰让事态愈演愈烈,至少在核能上的损失可以是一个平滑的弧线,并且可以有时间寻求后的发展空间,不会发生现在这般两年之内蹦极式的从巅峰跌至商誉为零的悲剧。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