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赠书 在这个浪漫的日子,来重温一遍美好的爱情神话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06-12 10:23:49

 七夕节

有一段爱情,文人把它写入诗歌,说唱艺人把它编成话本,戏剧家把它搬上舞台,美术家它绘成图画和雕塑。在七夕这个浪漫的日子里,让我们来重温一遍这段美好的爱情神话吧。


每当初秋晴朗的夜晚,人们坐在庭院纳凉时,仰望着深邃苍穹上璀璨的繁星,常给孩子们讲起牛郎织女的故事,这个美丽的神话爱情故事,就是七夕节的来源。


夏夜繁密星光组成一条白茫茫的星带纵贯南北,我国古代把这条星带称为“天河”,在天文学里称之为“银河系”。在天河(银河)之西的星座中,有一颗发出青色光辉的明亮的星星,这就是织女星;天河东部天鹰星座内,和织女星遥遥相对的一颗明星,放射着橙黄色的光芒,它就是牵牛星,民间称牛郎星(星图上称“河鼓星”)。织女星旁的四个小星(即“渐台星”)组成平行四边形,象征着织女的织布梭子;牛郎星(河鼓)与它旁边的两颗小星构成一副担子,象征牛郎担着的两个孩子。牛郎配织女的神话故事就是从这几颗星而兴起的。




牛郎织女的神话传说究竟起源于何时,至今尚在五里烟雾之中。


但从历史文献来看,三四千年前,随着古代人对天文的认识,传说就产生了。在《夏小正》中就有“是月织女东向”的记载。但是,《夏小正》这本书究竟是何时的著作,史学界尚有争议。就“织女星”的名称来说,应当起源于人类进入文明时代的纺织业。那么,最晚在夏商时期已有织女星的称呼了。这种星名出现本身就是有关织女的民间传说在天文学上的反映。在西周的民歌《诗经·小雅·大东》中,已有这种原始民间传说的痕迹:


维天有汉,监亦有光。

跂彼织女,终日七襄。

虽则七襄,不成报章。

睆彼牵牛,不以服箱。


在这首民歌里,可以看出人们将天上的星与地上的耕织生活联系在一起。战国至秦汉时,关于牵牛、织女星本身,也具有神话色彩。如《史记·天官书》记载:“牵牛为牺牲。”因为“南斗为庙”,在庙中祭祀必须以牛为祭品。同书又说:“织女,天女孙也。”《史记正义》又说:织女为“天女也,主果蓏丝帛珍宝”。甚至,帝王如果至孝,感动神明,织女三星就会又明又亮。否则织女三星就会暗而微,“天下女工废”。织女三星中的大星“怒而角”,则天下“布帛涌贵”。从这些“天人感应”的占星学中,可以折射出原始神话故事的光辉。虽然先秦时织女、牵牛星已被人格化了,但是,他们之间还未发生爱情纠葛,分别居于银河两岸,因此“七夕”也不是一个节日。


当历史的长河流淌了几百年,从战国经秦朝,进入汉代,封建制度已经完善,男耕女织的小农经济模式也已定型,于是,人间男耕女织的小农经济模式也反映到天上。牛郎牵的牛不再是庙中做祭祀的牺牲品,身份极为高贵的天女也考虑下嫁牛郎了,于是织女、牛郎之间的爱情纠葛也随之产生。汉代《古诗十九首》中有诗云: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

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看来他们之间的爱情故事一开始就不那么顺利。一条又清又浅的天河把他们隔在两岸,虽说相距不远,但这“盈盈一水”之隔,却连一句话也说不上,只能害相思病。


据现有文献记载来看,织女与牵牛的正式结婚已到了南北朝时期。南朝梁殷芸的《小说》(《月令广义·七月令》引)记载:织女是天帝之女,年年在机杼上纺织,织成了锦缎般的云霞天衣,由于劳累,容貌却无暇修整。天帝见她独居十分可怜,把她许嫁给河西牵牛郎。出嫁后“遂废织杼”,引起天帝大怒,“责令归河东,但让一年一度相会”。作为完整的爱情神话故事,殷芸的记载已经形成一个梗概。作为婚姻,织女、牛郞从汉代到魏晋相爱了几百年,却结成一桩不幸的婚姻。而且织女变成了婚后慵懒的典型,作为耕田织布的劳动人民对这个形象当然也是不满意的。于是,民间艺人反复加工,长期口头流传,终于形成了另一个美丽动人的民间故事。




牛郎的父母早逝,与哥嫂在一起生活,常受哥嫂的虐待。后来哥嫂分给他一头老牛,让他自立门户。这头老牛是金牛星变的,有一天,老牛突然能说话了,它告诉牛郎说:织女和别的仙女要到银河里去洗澡(那时天地混沌初开,银河距离人间不远),让牛郎趁仙女们洗澡的机会,把织女的衣裳拿走,就可以得到织女做妻子。牛郎听了老牛的话,悄悄到银河岸边芦苇丛中躲起来,等待仙女们来临。


那一天,美丽的仙女们果然来到银河,脱下云霞般的锦绣衣裳,在清澈的河水里嬉戏沐浴。牛郎突然从芦苇丛中跑出来,从一堆仙女衣裳中拿走了织女的衣裳。惊慌失措的仙女们纷纷上岸穿上自己的衣裳飞走了,只剩下没有衣服穿的织女。牛郎要她答应做他的妻子才肯还给她衣服。织女对这位莽撞而诚实的少年产生了好感,含羞答应了牛郎的求婚。


他们婚后男耕女织,相亲相爱,生活幸福美满。两人还生了一儿一女。但是,那头老牛不行了,临死前叮咛牛郎:“我死后请把皮留下来,遇到急难时就把牛皮披上,它会帮助你的。”老牛死后,牛郎夫妻俩忍痛剥下牛皮,将牛埋在山坡上。




织女原是玉皇大帝的女儿,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知道她和凡人牛郎成亲的事以后,勃然大怒,命令天神下界,把织女抓回来。天神下界恰好牛郎不在家,就把织女抓回天上。牛郎回家不见织女,也不见银河,原来银河也被王母娘娘施法力搬到天上去了。牛郎和两个孩子放声痛哭,悲痛中突然想起老牛的叮咛,立即披上牛皮,用一担箩筐挑起两个孩子,一出门就身轻如云地飞起来,越飞越轻,越飞越快。他穿过团团云层,掠过灿烂群星,一霎间不知飘过了多少路程,银河已在眼前,织女也遥遥在望,孩子们招手喊妈妈,牛郎心中大喜。这时,王母娘娘心中一急,拔下头上的金簪向银河一划,清浅的银河立刻变成了万顷波涛,牛郎再也飞不过去了。从此,他们只能隔河相望,却无法在一起生活。这条河就成了“天河”;织女气得把梭子一甩,就成了梭子星;牛郎和织女也变成了牵牛星和织女星。牛郎因为挑着两个孩子,所以两边各有一颗小星。


天长日久,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也拗不过他们之间的真挚感情,准许他们每年七月七日相会一次。人们传说,每逢七月七,空中很少见喜鹊,都到天河给牛郎织女搭桥去了。还有人说,这天晚上夜深人静之时,在葡萄架下可以听见这对情侣的亲密话语……




这虽然只是一个民间神话,却十分感人。它反映了封建专制社会中青年男女们对自由爱情的渴望,反映了男耕女织小农经济的农民对幸福生活的追求。因此,在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中获得人们极大的同情。文人把它写入诗歌,说唱艺人把它编成话本,戏剧家把它搬上舞台,美术家把其中的情节绘成图画或雕塑。尤其在宋代,还修了牛郎织女庙。


《古今图书集成·神异典》引《苏州府志》曰:“织女庙,庙在太仓州南七里黄姑塘。宋咸淳五年,嘉定知县朱象祖重修。……旧立牛、女二像。建炎时,士大夫避难东冈,有经庙中,壁间题云:‘商飙初起月埋轮,乌鹊桥边绰约身;闻道佳期惟一夕,因何朝暮对斯人?’乡人因去牵牛,独存织女。”

摘自

节俗史话

───

韩养民 郭兴文 | 著   

2011年11月出版

国内首次系统研究节日文化史的通俗读物,书中比较详细地介绍了春节(除夕、元旦、元宵)、清明、端午、七夕、中秋、重阳节等传统节日萌芽、定型、发展过程及其特点,并围绕节日开展的各项活动、有关轶闻趣事、故事传说,进行了深入的探讨,是研究我国节日文化的力作。  

▲ 长按二维码关注

福利时间:在留言区留下你想说的话,点赞数前五名的读者,将获赠《爱情就是被催眠了》一本,留言截止时间:8月12日24:00。届时点赞数前五名的读者,请直接后台私信您的“姓名、地址和联系方式”,文献君将尽快为您奉寄图书,获奖名单不另行公布。

戳“阅读原文”,进微信小店淘书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