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外观设计专利不值钱!谁再这样说,请直接啪啪打他脸

佳和专利2019-12-02 16:37:44

  基本概念   

外观设计专利(Industrial Design)是指:对产品的形状、图案或其结合以及色彩与形状、图案的结合所做出的富有美感并适于工业应用的新设计。外观设计是指工业品的外观设计,也就是工业品的式样。

   错误观点   

相对于发明,外观设计专利通常被认为技术含量不高,价值不高。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观点?主要是因为相比较下,发明专利在申请过程中,费用更高、审核流程更复杂、授权周期更长。更甚者,只要符合了相关方面的要求,发明专利甚至可以直接走“专用”的优先审查通道。基于以上几点,“外观不如发明专利高级”的观点,看上去就很正确没毛病了。

可谁要真这么想,那就是一个傻!为什么要这样讲,请看下文专利价值判断。

   价值判断   

专利的价值最终体现在其“变现”能力上,也就是一项专利能为企业或者个人带来收入的能力。而决定这一“变现”能力的因素,可以大致分为以下三点:

专利技术本身的价值

技术的价值是专利价值的基础,直接决定了专利可以应用的领域、在产业链中的地位差异、技术相关产品在市场上的需求量等,也就是说,技术本身及其价值,会和产品以及产品的市场向直接相关联。

专利申请文件的质量

相对于技术本身的价值来说,专利申请文件的质量对专利价值的影响就没有那么直接了。用另一个例子进行说明:专利技术相当于一块布料,申请专利相当于缝制一件衣服,专利代理人就相当于衣服制作过程中的裁缝。由此可见专利申请文件的重要性。

专利技术在市场中的应用阶段

技术相关的产品是否存在、能否市场化、市场化后被用户认可的可能性大小等和市场相关的问题,也都是影响专利价值的直接因素。通常情况下,一项技术越早进入商业化阶段,它的许可价值就会越低。这是因为未投入多市场的技术会存在巨大风险,并且一项技术成熟到可以进入市场,需要投入很多的钱。

从以上三点可以看出,影响专利价值的因素,归根结底还是产品和市场,并不是所谓的专利类型。只要有产品有市场,外观设计专利,完全可以在价值上超越发明专利。当然,没有产品市场的专利,也不容易被抄袭。

咱们不只会说概念,以下几个案例可看。

   外观案例   

案例1:三星苹果27.5亿美元的世纪大案

2011年4月,苹果公司向加利福尼亚州北区联邦法院起诉三星电子的11种型号智能手机侵犯包括矩形圆角外形、程序图标的彩色网格排列等在内的7项实用专利、3项设计专利、部分系统应用程序图标的商标、产品外形设计和包装等,称三星剽窃其创新性技术、独特的用户界面以及包装设计,严重侵害其知识产权,要求三星支付侵权赔偿金27.5亿美元并停止侵权,同时申请永久禁令。

2012年8月地区法院裁定三星侵权成立,应赔偿侵权所得全部利润共10.5亿美元。同年10月三星就该裁定上诉至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2014年12月上诉法院驳回地区法院裁定,认为苹果手机的商业外观具有功能性不应受到保护,免去三星公司3.4亿美元的赔偿额,但支持外观设计专利侵权成立,要求地区法院重新考虑侵权赔偿金额。后三星多次上诉,赔偿额调整到3.99亿美元

是的,这个案件仍然还没完,因为三星真心不愿就这么白白交钱,只因为矩形圆角外观。

案例2:侵犯松下“美容器”外观专利,被判赔320万

“美容器”外观设计专利权人松下电器产业株式会社(简称松下株式会社)起诉称,被告珠海金稻电器有限公司(简称金稻公司)生产、销售、许诺销售及被告北京丽康富雅商贸有限公司(简称丽康公司)销售的“金稻离子蒸汽美容器KD-2331”侵犯了其外观设计专利权,请求判令二被告停止侵权,金稻公司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300万元。

一审法院认定二被告的涉案行为构成对松下株式会社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侵犯,松下株式会社依据网络上显示的侵权产品销量及平均价格主张三百万元赔偿数额具有合理理由,全额支持了松下株式会社的赔偿请求。同样,二审法院也认为,按照松下株式会社主张的被诉侵权产品销售数量总数与产品平均售价的乘积,即便从低考虑每件侵权产品的合理利润,得出的计算结果仍远远高于300万元。终审驳回了金稻公司和丽康公司的上诉。

案例3:百强家具胜诉外观专利侵权案,获赔200万

2009年4月,百强家具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写字台、电视柜等多项外观设计专利,并于2009年11月取得授权。

2014年,百强家具发现北京博航一统装饰材料有限公司(下简称“一统家具”)、宣毅(天津)家具有限公司(下简称“宣毅公司”),以及天津东升家具制造有限公司(下简称“东升公司”)未经许可,制造并销售的一系列家具产品的外观与涉案专利外观相同。此外,法莱德福公司还在知名家居卖场中销售上述产品。

在发现多款家具被仿冒销售之后,2014年12月,百强家具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状告上述公司侵犯外观设计专利权。

2015年年初,经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调解,百强家具与一统家具达成和解,一统家具保证在签订《和解协议》后不再实施侵犯百强家具专利权的行为,并赔偿了巨额赔偿金。

2016年年底,百强家具诉天津宣毅等公司的系列外观设计专利侵权诉讼获得胜诉,并获得赔偿金。至此,百强家具诉多家家具公司的系列侵权案件的赔偿金合计近200万元。

如果以上案例还不过瘾,咱们再来看看相关数据。

   法院数据   

相关数据显示,广州知识产权法院自2014年12月21日至2016年11月14日,判决外观设计专利侵权案件293件。293份判决中,原告为国内主体的有289个,属国外权利人的只有4个。 

289个原告为国内主体的判决书中,229份判决法院判定被告侵权成立,侵权认定率达79.24%,有60份判决法院判定原告败诉,败诉率为20.76%。

在2014年12月21日至2016年11月14日期间,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上网公开的外观设计专利侵权纠纷中,原告撤诉案件达257件,而通常情况下,原告撤诉主要是基于双方达成和解,而和解的条件一般是双方就侵权及法律责任的承担达成一致。由此合理推算,在外观设计专利侵权案件中,侵权成立的案件比例应在90%左右,侵权认定率总体较高。

最高人民法院信息中心司法案例研究发布数据显示,知识产权侵权,2016年较之2015年同比上升41.34%。

以上数据,说明一个问题,在知识产权经济时代,创新是企业增强核心竞争力的基石,加强创新成果的专利保护则是企业立于不败之地的保障。外观设计专利,作为专利申请中难度相对较低、费用相对较低、审查时间相对较快的一种,如果申请布局的合理,完全可以成为企业抢占市场的利器。

如何对外观设计专利申请,不用听下回,下文立即开始分解:

   外观设计专利申请5招   

1.相似设计合案申请

相似的外观设计,最好合并案件申请。多个相似的设计在一个授权专利中受到的保护力度,与这些设计分案申请授权后获得的保护力度相同。将相似的外观设计分案申请,在审查阶段可能会收到审查员发出的审查意见通知书,认为这些外观设计属于同样的外观设计,要求专利申请人只能提交其中一件专利申请,否则这两件专利申请都将被驳回,这将导致申请人的其中一个设计方案失去了申请授权的可能。若专利侥幸授权,专利权人开始诉讼维权,但因为专利在符合单一性的情况下,未进行合案申请,可能在无效程序中因属于同样的发明创造而导致部分外观设计专利权被无效,最终败诉,给专利权人会造成损失。与此相对,将相似的外观设计合案申请,在审查阶段可能会收到审查员发出的审查意见通知书,认为这些外观设计不符合单一性的规定,此时再进行分案申请能够保障所有设计方案的授权可能性。

2.构件申请,优于整体

若专利产品由多个构件组装而成的,尽量将整体拆分成具备授权前景的多个构件,分别申请外观设计专利。

产品被拆分成构件后申请外观设计专利,在构件升级换代的情况下,可以对更新的构件单独申请专利,能在产品更新的过程中提供更全面的保护。

仅申请产品整体的外观设计,若他人仿制产品的构件,让消费者自行购买其他部分组装,不整体出售,这种情况下,整体专利无法为专利权人提供有效的保护。此外,组装产品的构件往往时可以被替换,整体专利易被规避。.

3.找最小单元创新点

申请人提供的一个产品,可能包含多个创新点,为了节约成本,申请人可能将产品整体作为一个专利申请。由于存在多个创新点,专利易被规避。在有多个创新点的产品设计方案中,提取创新点,每个创新点申请一个专利,形成多重专利布局。

4.要形状不要色彩

若产品的形状、图案或者其结合以及色彩与形状、图案的结合均有创新,将产品在形状上的创新单独申请外观设计专利。因为色彩和图案容易修改,请求保护色彩或图案后,他人可能仅需改变产品颜色就能规避。所以,申请形状将获得更大保护。

5.外观申请要早于产品发布

专利申请要早于产品发布或对外宣传。专利申请要在产品发布或对外宣传之后才开始,可能由于自己的提前公开,导致专利成为现有技术,最终被无效或由于现有技术抗辩成立导致诉讼败诉。

最大的案例是英国路虎诉中国陆风侵犯其汽车设计外观专利,就是因为英国路虎车型发布会在申请专利之后,结果被无效掉,只能睁着眼看陆风抄袭的车型大卖,无可奈何。

最后再来一句,具体的产品还应有专业代理人协助进行分析后,设计合理的专利申请方案。很多时候,没有被选择生产的产品设计,可能会忽然成为爆款。所以,在进行外观设计专利保护时,不仅仅盯着决定生产的那一款,所有设计成型的产品,建议都视情况申请相关的专利,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的研发、设计投入而产生的权益。(来源:知果果)


Copyright © 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