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笔记本价格交流组

人间草木深||丛棣:所谓才子

人间草木深2018-12-19 22:18:20

所谓才子


文|丛棣   绘画|唐寅 

说到才子,过往的贩夫走卒能举上一例,唐伯虎嘛,“江南四大才子”之首,他和秋香那点事谁人不知哪个不晓?脑袋里也许还会随之蹦出周星驰那贱兮兮的嘴脸,那也是才子招摇过市的嘴脸。

很多人都知道唐伯虎,却不晓得唐寅是谁。一名一字,判若两人,分明就是两个版本的人生。了解点史实的都知道,唐寅这一生霉运当头,刚过二十父母妻子乃至妹妹都没了,其后还因沾包舞弊案彻彻底底丢了功名,从此流落江湖藉卖文鬻画糊口,晚年更是穷困潦倒,直至郁郁而终。据说,死后还是好哥们儿祝枝山出资给埋的。说到祝枝山,人们都知道他也是四大才子之一,唐伯虎的狐朋狗党,在影视剧中绿叶般陪伴左右,也不着调,但是形象已相对模糊了,再提“祝允明”,很多人又会是一头雾水。还有个文征明,包括排在文征明之后的那个哥们,已被人们有意无意给淡化处理掉了。



   什么都有个主次。历史上还有很多才子被招安于“四大”旗下,一簇一簇的,毫无新意,无一不输给这江南四兄弟。旧时“江南”,不单是地理上的泛指,还是历朝历代精心呵护的一块文化招牌。作为江南的“四大”,唐伯虎无疑是首屈一指的,另外三个更像是他的小跟班,毕竟他才是最有才华的那个,也是最有故事的那个。这个,史实说的不算,老百姓说的才算。唐伯虎完全可以凭一己之力给整个才子界代言,其影响力及广告价值早已深入人心。因此,人们张口就是“唐伯虎”,往下才能轮到“祝枝山”,还有谁谁谁的。叫得亲切,叫得随性,跟叫街边的阿猫阿狗没什么区别。这也体现了老百姓对于才子的喜爱,起码感觉没把他们当外人。

   “秦观”“徐渭”“郑燮”是谁不重要,“秦少游”“徐文长”“郑板桥”倒是耳熟能详。其后更甚,直呼纪昀为纪晓岚已不过瘾,叫“纪大烟袋”才爽快,至于刘墉还是叫“刘罗锅”更顺溜些。看看,光是这称谓就满是故事啊。

   所以说民间才是才子的福地,这里有他们开花散叶休养生息的土壤,也有他们嬉笑怒骂闪转腾挪的舞台。老百姓才不关心他们官至几品著作几多,只要他们有才有料有乐子就够了。在人们的口口相传中,他们个顶个的才思敏捷,百分百的神童出身,那些“奇联